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玫瑰庄园(十七)
    安斯艾尔诧异的睁大眼睛,“今天怎么带了这些东西回来?”

    “我妈妈做的,”温茶试探的问,“你愿意尝尝吗?”

    “乐意之至。”安斯艾尔取出一块三明治吃了一口,粗糙的口感没有让他露出丝毫嫌弃,一口一口的把手里的三明治全部吃完。

    “味道怎么样?”等他吃完后,温茶给他到了一杯水,小声问着。

    “还不错。”子爵大人中肯的说。

    温茶点点头,说:“还有些糕点,你想吃吗?”安斯艾尔又取了一块带了果酱的面包咬了一口,问:“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没有。”温茶摇摇头,“我妈妈就是想做点吃的而已。”

    “这样啊,”安斯艾尔收起自己的疑惑,面色微妙的说,“她真是个好妈妈。”

    “当然。”

    吃过面包后,子爵又喝了一杯水,温茶才把剩下的分发给了其他仆人。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拿到软面包的索菲亚一下就猜到了问题的关键。

    “你怎么会这么想?”温茶诧异的问。

    “以前你可没带过这么好的面包来,”索菲亚笑着说,“你只会带些糙面包和果酱,这回你带的东西可丰富多了。”

    温茶为她的聪明点赞,“喜欢就多吃点。”

    索菲亚可不像她这么没心没肺,高兴的对她说了声“生日快乐”。

    温茶点点头,回屋收拾好东西,就准备睡觉了,这时门忽然被敲响了。

    温茶走到门口,打开屋门,身穿管家制服的安德鲁,正英挺的站在屋门口,面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生日快乐,西茶!”

    他一脚踩进屋里,正准备给温茶一个大大的拥抱。

    温茶躲开他的手,拧着眉头问,“您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索菲亚告诉我的,”安德鲁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说,“今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这时候,我连准备生日礼物的时间都没有了,真是太遗憾了。”

    “抱歉,”温茶伸手把他往门外推,“我的生日喜欢和我的家人一起过,感谢您的祝福,请您出去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安德鲁站在原地,任她怎么推也推不动,他真切又诚恳的说:“西茶,在午夜钟声敲响之前,我想跟你一起度过接下来的时光,请你答应我。”

    这是堪比告白式的请求了。

    温茶能答应他才怪。

    “抱歉,”她略带疲惫的说,“我很累,想休息了,您能让我好好的睡一觉吗?”

    “当然,”安德鲁迅速应下来,“你现在就躺到床上去,我会在床边守候着你的,相信我。”

    温茶:“…………”我脑壳有病才相信你……

    “请您出去,”温茶的面色当即就冷了下来,“我不需要您守着我,也不想您耽误城堡里的工作,今天不是您的休息日,您应该搞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对吗?”

    “我是管家,”安德鲁也敛去面上的笑容,正色道:“我有自己的空闲时间,来看看你,对我来说也可以是工作。”

    “恕我无法理解您的想法,”温茶有点说不出来的烦躁,“我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不是您陪在身边,希望您能尊重我的选择。”

    “不,西茶,我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安德鲁辩解道:“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完美的生日,即便没有宴会,也会让你觉得很幸福。”

    “我已经很幸福了。”温茶说。

    “意义是不同的,”安德鲁严肃的说:“你只想跟你的家人在一起,难道就没想过,有一个爱人陪在你身边吗?”

    温茶:“……”爱人?谁?

    “我希望你能给我这样的机会,”安德鲁忍不住想去拉她的手,真挚的说:“你十八岁的生日,一定会是最好的见证。”

    “抱歉先生,我还没有这样的念头。”温茶避开他的触碰,移动到门边,随时准备跑出去。

    安德鲁疾步跟了过来,“那是你还不知道男女之爱的美妙,等你了解之后,你一定会为之倾倒。”

    “谢谢您的提议,但我不认为现在是个好机会。”

    “为什么?”安德鲁皱着眉头,叫起来,“你十八岁的生日,有我这样一个英俊绅士的男人陪你一起度过,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温茶没回话,另外一道声音冷冷的替她回答了。

    “没有绅士会像你一样堵在姑娘的门口,也没有绅士会不顾姑娘的意愿,强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冰冷而熟悉的声音像是一把利刃,刺中了安德鲁心肺,他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看到了安斯艾尔子爵冷硬而冰冷的脸。

    “大、大人……”安德鲁吓得浑身一抖,“您、您怎么会到这儿来?”

    这里是仆人的住所,贵族们,一般都不会到这儿来,即使是只看一眼,他们也怕脏了自己的衣角,可安斯艾尔竟然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到这儿来?”安斯艾尔讥讽的盯住他,“如果我没到这儿,也不会发现你竟然这样虚伪!你这个口蜜腹剑的伪君子!”

    “不是这样的,大人,”安德鲁被他严肃的口吻吓得差点跳起来,急忙解释着:“今天是西茶的生日,我只是想给她一个难忘的生日,我并没有其他意思,请您原谅我。”

    “安德鲁!”安斯艾尔极度不悦的说:“你是城堡里的管家,不是主人,你没有任何资格在工作时擅离职守,管家的职业操守,你都忘记了吗?”

    “没、没有……”

    “你太令我失望了。”安斯艾尔冷冷的说,“城堡里不需要你这样虚伪的管家。”

    “我错了大人!”安德鲁被他说的差点跪倒在地,望着安斯艾尔的眼里充满恳求,“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请您给我一次机会。”

    “没有以后了。”安斯艾尔看也没看他一眼,“明天一早,我不想在城堡里看到你。”

    “大人……”安德鲁如遭雷击,他抬头看向被安斯艾尔拉到身后的温茶,心里百转千回,他咬着牙,质问着:“您是怕我会抢走西茶,您才想逼着我离开的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