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玫瑰庄园(十八)
    “你怎么会这么想?”安斯艾尔皱起眉头,严肃的说:“西茶只是城堡里的女仆,没有争抢的道理。”

    “是吗?”安德鲁站直身体,目光灼灼的望向温茶,“既然您对她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意思,那我对西茶的爱慕之情,您也不该插手。”

    “爱慕?”安斯艾尔的眉头越皱越紧,“你和西茶有什么爱慕之情?你们都是城堡里的仆人,我不准你们相爱。”

    “我可以带着西茶一起辞职。”安德鲁极为冷静的说,“这样您就不能干涉我们了吧。”

    安斯艾尔闻言,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暴怒:“我说了不准!”

    “可您也说了,就算是女仆,也没有争抢的道理,如果西茶愿意跟我走,您也不能阻止她。”

    安斯艾尔的手指紧握起来,他低着头,死死的盯住温茶,沉声问:“你愿意吗?”

    温茶:“……”当然不愿意了……

    “抱歉,”温茶看向红光满面的安德鲁,低声说:“我恐怕要辜负您的期望了,我想继续留在城堡做仆人。”

    “你怎么会这么想?”安德鲁诧异道:“如果你是为了家人才这样做的话,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跟我离开城堡,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受苦,我会让你过得很幸福,请你相信我。”

    “我相信您,”温茶真诚的说,“但我有自己的选择,请您原谅我的无礼。”

    温茶的拒绝让安德鲁红了眼睛,他看向安斯艾尔,厉声问:“是他逼你的对不对?”

    “不是。”

    “说谎!”安德鲁根本不相信她的说辞,“这位你口中的子爵大人,根本就是想学其他贵族,将你像情人一样禁锢着,他不愿意给你自由,他才是真正的虚伪,你不能被他的甜言蜜语迷惑了!”

    听到这儿,温茶有点想笑,没想到平时严肃的管家,脑洞居然这么大。

    “不是你想的那样,”温茶挣脱安斯艾尔的手,解释说,“我和子爵大人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不要再误会我们,我可以对主起誓。”

    “我不相信,”安德鲁指着大声说:“如果真的只是仆人,他会牵你的手吗?会让你坐在他身边看书吗?会一看到我就像见到了敌人一样吗?”

    温茶愣住,安德鲁继续说:“他分明就是想独占你,他才是真正的虚伪!”

    “……”

    “跟我走吧,西茶,”安德鲁认真的说,“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这些贵族只会拿你当消遣,等有一天他们厌恶你的时候,等待着你的,将会是比世界末日还要可怕的下场。”

    “……”

    见她不说话,安德鲁继续说:“你知道那些当过贵族情妇的仆人吗?她们被万恶的贵族当做了牲口一样践踏着,不仅失去了童贞,还会被女主人踢掉孩子,最可怕的是,当她们被赶出庄园后,不仅不能嫁人,还要被无数人唾骂,只能在约克郡花街上卖弄风骚过日子,最后还会得极为可怕的爱情病,浑身溃烂而死……西茶,你不能重蹈她们的覆辙。”

    “我要带你走,”安德鲁笃定的说,“希望你能答应我的追求。”

    “你在胡说些什么?”安斯艾尔耐着性子听他把话说完,心里涌起一阵阵愤怒,“西茶是不会跟你走的!你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造谣犯,马上滚出我的庄园!”

    “您这是恼羞成怒了,”知道自己会被赶出庄园后,安德鲁也不怕安斯艾尔了,他挑衅的说:“您是在害怕西茶会被我带走对吗?因为您也是那些贵族里的其中之一,您心虚了,这真是件令人发笑的事。”

    “无中生有的家伙,你彻底惹怒我了。”安斯艾尔怒极反笑,将温茶拉到自己身后的同时,抬起拳头,一拳打到了安德鲁的脸上。

    安德鲁没想到他会动手,被打的倒在了地上,指着安斯艾尔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趁人之危的卑鄙小人!”

    安斯艾尔居高临下的盯住他,“听着,我不管你究竟是从哪儿知道那些贵族嗜好的,但我没有这些嗜好,我是真正的绅士,真正的绅士,绝不会做出辱没自己身份的事,只有你这样的小人才会以己度人,你最好记清楚了!”

    “呵!”安德鲁嘲讽道,“你有种对主起誓,你永远都不会对西茶有特殊心思,否则你不得好死!”

    “我凭什么为你起誓?”安斯艾尔根本不受他激将,冷声说:“你只是个仆人,没资格来要求我。”

    安德鲁并不意外,他轻蔑的说:“你们这些贵族,果然都只是在做面子功夫而已。”

    “我不信主。”安斯艾尔说,“对你口中的主,也提不起半点兴致,我只信我自己,也只对我承认的人起誓。”

    他转头看向已经呆了的温茶,面色认真,无比严肃道:“也可以用我的生命起誓,绝不会玩弄西茶的感情,否则,我不得好死。”

    躺在地上的安德鲁愣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完全没想到安斯艾尔真的敢发这样一个毒誓。

    “我不在乎你信不信?”安斯艾尔不紧不慢的说,“因为你再也看不到了。”

    他转过头,把跟在后面的男仆们叫过来,拖起安德鲁的身体,丢出了庄园。

    安德鲁不断回头看向温茶,想从她那儿得到些回应,可是他失望了,温茶一直默默地站在安斯艾尔身边,头也没抬起来看他一眼。

    安德鲁失望的垂着脑袋,极为不甘的离开了庄园。

    他去了哪里,温茶不知道,因为有远比这个还要恐怖的事情。

    那就是子爵大人生气了。

    听不见安德鲁的叫喊后,他丢开温茶的手,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了。

    温茶暗道不妙,亦步亦趋的跟了过去,跟到子爵的卧室时,安斯艾尔停了下来,他面无表情的回头看向温茶,说:“今天是你的生日。”

    温茶迟疑着点了一下头。

    安斯艾尔就笑了,他轻声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所有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

    说完这话,他抬脚走进屋门,将温茶关在了门外面。

    温茶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貌似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之前安斯艾尔问她今天是什么日子,介于他是高高在上的子爵,她没把生日这件事说出来,现在安斯艾尔从别处知道她的生日后,一下子就生气了。

    不是火冒三丈那种,是很平静的那种。

    很平静的那种,是最为棘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