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玫瑰庄园(十九)
    看着紧闭的屋门,温茶摸了一下鼻子,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伸手去敲门。

    安斯艾尔站在门后,听着敲门声,眼睛里一片幽暗。

    温茶就在外面站着,他知道,但他也愤恨。

    这个不听话的女仆,不止没有把生日消息告诉他,竟然还在房间里和管家拉拉扯扯,如果不是他偶然听见那个叫索菲亚的女仆和安德鲁的谈话,他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也不知道该死的安德鲁竟然还想唆使她离开城堡。

    不痛快。

    真是不痛快透了。

    他二十五年的人生里,经历过多少波折,就是遇到海上的雷暴,也没有这样的心塞和烦躁。

    安斯艾尔听着越来越急促的敲门声,抬脚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略微萧瑟的风景,心里一片晦暗。

    “大人,子爵大人。”温茶在门口低低的喊,“您能开开门吗?我有话想同您说。”

    安斯艾尔没搭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反正现在是不想搭理她的。

    “大人,”温茶又叫了几声,“今天的确是我的生日,但是我并没有跟安德鲁串通好要离开庄园,我想留在这儿,您是知道的,还有,之所以没告诉您,我的生日,是因为我怕造成您的困扰。”

    安斯艾尔心想,怎么会造成他的困扰?他根本就不介意,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要是您不想知道我的生日呢?”温茶说:“我贸然告诉您,您也许会很尴尬的不是吗?”

    没有。安斯艾尔心说,他才不会尴尬,也不会像安德鲁那个伪君子一样拦在她的屋前,他是个有操守的绅士。

    她怎么能这样误解他?

    “刚才您来帮助我,我很高兴,谢谢您的关切。”温茶继续说。

    安斯艾尔闻言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来感谢他了,刚才去哪儿了?

    见他始终不回话,温茶也不沮丧,“对于今晚造成的状况,我感到很抱歉,希望您能原谅我的无礼,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晚安。”

    温茶说完这句话,停顿了十几秒钟,见他真铁了心不出来后,轻手轻脚的往楼下走。

    屋门口响起的脚步声,像模糊的鼓点,让安斯艾尔陷入了不可名状的矛盾里,他捏着窗棂上的雕花,拳头紧握起来。

    他才不稀罕一个女仆的真心。

    他才不。

    他松开拳头,狭长锋锐的眼眸在昏黄的光线里,显得矛盾,又有些期望。

    他想起把安德鲁丢出去之前,那个伪君子说的话。

    “你只想跟你的家人在一起,难道就没想过,有一个爱人陪在你身边吗?”

    “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你十八岁的的生日,一定是最好的见证。”

    安斯艾尔深吸一口气,余光瞥到钟表上,已经快接近午夜了。

    温茶下楼后,在楼梯口碰到了正要回房间的的索菲亚。

    “哦,西茶。”索菲亚走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安德鲁管家被解雇这件事,你知道吗?”

    温茶怔了一下,故作疑惑的问,“怎么了?”

    “刚才一等男仆把他丢出去了,”索菲亚叽叽喳喳的说:“我和其他仆人一直在忙,没想到才一会儿功夫,他就被解雇了,这简直太出人意料了,安德鲁管家是多么优秀的先生啊,他怎么能被解雇呢?”

    “有人知道原因吗?”

    “听把他丢出去的一等男仆说,安德鲁管家擅离职守,触怒了子爵大人,才被惩戒的。”

    温茶暗自松了口气,说,“那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索菲亚不解的说:“可我记得,安德鲁管家之前好像是去找你了。”

    “他的确是来找了我,”温茶没有否认这个事实,“他像你一样,同我说了生日快乐。”

    “那你……”

    “说完生日快乐,子爵大人就来了。”温茶解释说:“之后,男仆们就把安德鲁带走了。”

    “真的是因为擅离职守吗?”索菲亚不相信,“子爵大人是位仁慈的绅士,如果只是一点小错误,安德鲁是不会被惩戒的。”

    “那就不知道了,”温茶面不改色的摇摇头,“子爵大人虽然是绅士,但他还是一位高高在上的贵族,他心里怎么想的,我们谁也猜不透。”

    索菲亚也是这样认为的,“我同意你的说法,希望以后我们能继续待在庄园里,绝不能落到安德鲁管家一样的地步,我喜欢这份体面的工作。”

    “当然,”温茶微微一笑,“你是一位称职的女仆,祝你好运。”

    在屋门口和索菲亚道别后,温茶推开门,换掉身上的女仆装,便闭着眼睛躺在被窝里睡觉了。

    睡意刚上来没一会儿,屋外忽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这样的敲门声,在深夜清晰可闻,一下就吵醒了温茶。

    她套上衣服,揉着眼睛走到门口,打开门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双微冷有力的手一下拉住了她的手腕。

    “跟我来。”

    低沉的声音像是一道闪电迅速窜入她的耳朵,她惊讶的抬起头,年轻的子爵已经转过头,拉着她往楼上走去。

    此时,正值约克郡的凛冬,花田里有些萧条,唯有清冷黯淡的月光,静静地散落在透明的窗户里,给城堡添了一丝银辉。

    安斯艾尔打开屋门,把她拉到了温暖的卧室,偏头看了一眼墙头的挂钟,发现还有几分钟到凌晨后,悄悄松了口气。

    他走到床头,用一把镶着蓝宝石的钥匙,打开了床头的雕花柜子,从里面取了一个精致的礼盒出来。

    他拉着温茶的手,把礼盒放到了她的手心里。

    “生日快乐。”他轻声说。

    温茶被他一系列的动作,惊呆了,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安斯艾尔,结巴道:“您、您居然……给我准备了礼物?”

    “是的,”安斯艾尔轻叹了一口气,狭长而深灰色的眼眸,像是一块水晶一样,凝望着她,“当你在楼下呼呼大睡,我竟然还有兴致想起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一定好得意吧?这简直是我做过的最糟糕的一件事。”

    谁说不是呢?温茶想,没有哪个贵族绅士,会给没有情人关系的女仆送礼物的,但这位子爵大人却做到了。

    对她来说,也尤为稀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