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玫瑰庄园(二一)
    安斯艾尔下楼吃过饭后,一等女仆开始收拾餐桌。

    安斯艾尔带着温茶去屋外散步,冬天的庄园十分萧索,既没有常开的玫瑰,也没有攀岩在栅栏上的蔷薇,只有横亘交错的鹅卵石小路,让庄园看起来像一座迷宫。

    温茶亦步亦趋的跟在安斯艾尔身后,沿着小路一直走,直到把玫瑰花圃逛了个遍,安斯艾尔才停下来,转过身,望着气喘吁吁的少女挑眉。

    “你的体格也太差了。”他不满的说。

    温茶缓了口气,断断续续的说,“抱歉,请您原谅我的无礼。”

    安斯艾尔皱起眉头,“你除了道歉和觉得自己无礼,就没别的话可说了吗?”

    温茶:“……”对不起?

    安斯艾尔:“……”

    他抬脚走到温茶面前,像提鹌鹑那样,将温茶从地上提了起来,一只手提着她的领口,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纤细的腰。

    “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儿。”他面色淡淡的说。

    温茶听到这话,吓得脚趾头都蜷缩起来了。

    这人不会是被夺舍了吧?

    感觉到她的僵硬,安斯艾尔垂眸盯向她,“有问题?”

    温茶:“……”有,而且还很大。

    “谢谢您,我现在很好。”她伸手抵着安斯艾尔的胸口,坚决不让自己就范。

    “你确定?”安斯艾尔狐疑的瞥了一眼她发软的双腿。

    “当然,”温茶笃定的说,“我会站的很直,请您相信我。”

    安斯艾尔顿了一下,见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缓缓的松开手,叮嘱着,“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好的,先生。”

    在他移过头的瞬间,温茶悄悄地松了口气。

    严重怀疑,子爵大人最近是吃错药了。

    停了差不多一刻钟,安斯艾尔回过头,对温茶说,“我们回去吧。”

    他伸出手,示意温茶主动把手放到他手心里,温茶囧,再度恳切的说:“我可以自己走,请您相信我。”

    安斯艾尔见她一副冥顽不灵的样子,气的冷哼一声,扭头就走了。

    她以为,他想牵她的手吗?呵!

    温茶悄悄地跟在他身后,默默地把距离拉远了些。

    昨天晚上她还觉得安斯艾尔可能是脑子不正常,在做混事,今天会好起来的。

    但今天,他好像病的更重了。

    温茶感觉到了莫名的节操危机。

    回到城堡后,安斯艾尔一言不发的进了书房,温茶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该不该进,年轻的子爵,一个眼刀甩过来,“你还站在那儿做什么?当雕塑吗?”

    温茶犹豫着走到他面前,安斯艾尔取了一本书丢给她,往书房窗户边的椅子上躺了下去,说:“念给我听。”

    经过安斯艾尔一个冬天的教学,温茶现在认识了很多字,平时看书什么的,只要不是生僻字,她都能认出来。

    安斯艾尔给她的是一本西方爱情罗曼史,讲的是漂亮的贵族小姐和绅士之间的唯美感情。

    温茶从第一页开始念,她的声音动听如春天的百灵鸟,带着少女的清脆和干净,听在耳朵里,像是有种独特的质感。

    安斯艾尔并没有睡着,他眯着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她的脸,才发现,她眉形漂亮,睫毛细密纤长有些微微卷曲,鼻梁不是很高,但鼻头很翘,很可爱,还有她的嘴,不大不小,色泽红润,没施半点脂粉,却像春天的玫瑰花一样吸引他的眼睛。

    当然,最让他喜欢的是她的眼睛,眼瞳圆圆,眼角上挑,色泽清澈明丽的恍若下过雨的湖泊,好看的让人屏息。

    他就是从这双眼睛,注意到她的。

    安斯艾尔看了她许久,直到她读的嗓音有些发哑,他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将放在身侧的茶杯递给她。

    “喝点水。”

    温茶看着他喝过的茶杯,强忍着想揍人的念头,说:“谢谢您,我不渴。”

    安斯艾尔原本还仰着的眼眸,一下就低落下去,他烦躁的挥挥手,“我不听了。”

    温茶从善如流的把书放下,他又说,“我要躺在这儿睡觉,你看着我睡。”

    温茶:“……”

    或许是昨天夜里真的没睡饱,安斯艾尔只片刻便进入了梦乡,他的睡相很好,双手成交叠状搭在胸腔下方,面色安然沉静,不似平日里的严苛认真,呼吸也很轻,他不打呼,也不用嘴呼吸,看起来像是个倨傲的王子。

    只可惜,睡相再好,也挡不住他那颗坏心眼。

    喜欢听贵族绅士和贵族小姐的故事挺正常的,勾搭女仆什么的,就要不得了。

    温茶之前有想过离开玫瑰庄园,主要原因是这里将来会发生一场让人无法预料的暴动,年轻的子爵和她都会死在这场暴动里,他的任务是远离这场劫难。

    但现在她又有了第二个理由,那就是,她不想成为安德鲁嘴里的那种坏姑娘。

    离那场暴动还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她原本的打算是待到夏天,在暴动来临的前一个月,就带着英镑辞职回家。

    现在看来,这笔钱没那么好拿。

    也许她以后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更体面的工作,但她还是想过相对安定的生活。

    这不仅是原主的期望,也是她自己的想法。

    温茶想了很多,想到最后,她才想起去橱柜里给给子爵大人取一张毯子过来。

    她轻手轻脚把毯子盖在安斯艾尔身上,正要起身时,发现年轻的子爵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灰色的眼睛,正温柔的凝望着她。

    温茶慌了一瞬,急忙站起身,小声说:“您醒了。”

    “嗯。”安斯艾尔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自己睡得时间有些久,转头问她,“你一直都在这儿吗?”

    “是的,大人。”温茶轻声回答。

    安斯艾尔闻言没说话,不过眼睛却亮了起来,他招招手,让温茶走近他,温茶迟疑了一下,他的好心情瞬间有消失殆尽。

    “你刚才在想什么?”他不悦的问。

    “我什么也没想。”温茶摇头说。

    安斯艾尔闻言,看了她几秒钟,见她一派坦然的模样,没有继续质问。

    “过来。”他重复了刚才的要求。

    温茶挪动着步子走到他面前,安斯艾尔支起身体,一把搂住了她的腰,把她往自己身上抱,“陪我再躺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