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玫瑰庄园(二四)
    温茶和琳达才走出村庄,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施士兵直奔这里。

    他们身穿军装和长靴,脸上却带着鸟嘴面具,似乎是用来隔绝病毒的。

    “遭了。”温茶暗叹一声,和琳达一人拉着一个孩子,急匆匆躲进村庄后面的农田里。

    这些看到他们后,无论他们有没有被感染,都逃不过被烧死的命运。

    “不行,”温茶用食指抵住嘴唇让害怕的浑身发抖的孩子们安静下来。

    “我们会没事的,”她说,“相信我,没人能伤害你们。”

    两个孩子红着眼睛点点头,温茶带着他们慢吞吞的继续往外走,但愿那些士兵不会发现他们。

    领头的骑士隔着鸟嘴面具看向村庄,发现里面躺着的全都是感染者后,走到被士兵们围绕保护着的马车前,“尊敬的子爵先生,您说的那位小姐,并不在里面,她应该还没有回来,您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您可以放心担忧了。”

    安斯艾尔从那车上走下去,望着已经开始冒浓烟的村庄,面色沉的像是一块冰。

    “我要进去。”他对领头的骑士说。

    “不,”领头的骑士当即就被吓到了,“您是高高在上的贵族,怎么能去这样的污秽之地,里面全是病毒,如果您也被感染了,这对玫瑰庄园甚至是约克郡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安斯艾尔并没有理会他的劝解,他从马车夫那儿接过一个鸟嘴面具,扭头就朝村庄里去了,领头的骑士急忙拦住他,“先生,您说到的那位小姐只是个乡下姑娘,而您的城堡,甚至是工厂里,还有无数人等着看您吃饭,您真的要为了一个乡下姑娘丢下这些不管吗?”

    “是的,先生。”安斯艾尔忍住不耐烦,回头说,“这里到处都是病毒,请您离我远些。”

    说完安斯艾尔独自走进了村庄,死气和燃烧腐朽的气息,一瞬间将他淹没。

    领头的骑士和其余士兵眼睁睁的看着他越走越远,到最后,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这真是位特立独行的贵族。”其余骑士们开始议论纷纷,“他竟为了一个乡下姑娘冲进感染区,他一定会后悔的!”

    安斯艾尔走在火星四射的小路上,他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早点找到温茶,那样他就可以带着她回家了,他们还会过着和之前一样轻松快活的日子。

    他一刻忍受不了和她的分别。

    这个事实,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温茶转头看了一会儿士兵们,正准备继续往前走时,余光里扫到的熟悉马车让她瞪大了眼睛。

    玫瑰庄园的马车,怎么回来这儿?安斯艾尔不是答应让她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吗?还是说……

    下一刻,马车里走出来一个身穿黑色长衣的年轻男人,一下子让她如遭雷击。

    安斯艾尔……安斯艾尔怎么会来?

    他这时候不是该在城堡里看文件,或者端着红茶看书吗?

    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看着安斯艾尔从骑士那儿接过鸟嘴面具,要进村庄后,温茶整个人都懵了。

    安斯艾尔……是进去找她吗?

    怎么可能……怎么会?

    可他进去了,一个人,朝着火势蔓延的最广的地方走去。

    温茶眼前一黑,差点从田地里摔倒。

    &n

    bsp;琳达眼疾手快的扶住她,见她一脸苍白后,以为她感染了病毒,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孩子,我的孩子,你坚持住,我们马上就能离开这儿了。”

    “妈妈,”温茶握住她的手,目光沉静的说,“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请您允许我暂时离开您片刻,可以吗?”

    琳达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温茶可能想拖着被感染的身体自生自灭,她哭的更厉害了,“不,我的孩子,我们就是死,也要死在一块!”

    “不是的,妈妈,”温茶轻声说,“我是去找一个人,找回来后,我会很上您,请您相信我。”

    琳达还有些犹豫,“可是……”

    然而关注着村头动静的温茶已经等不及了,她弯腰在弟弟妹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又抱了抱琳达,转头朝村口跑去。

    黑雾笼罩了寂静的村庄,火光里有房屋倒塌的声音,年轻的子爵已经走了很远,他的身影在若有若无的视线里,朝着尽头走去。

    村头的骑士们紧张而又哀怨的注视着他,希望他能快点回来,但是他们失望了。

    他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视线里。

    “大人!”身穿粗布长裙的少女从农田里冲了出来,朝着他离开的方向发生喊着,“我在这里!您快出来!我在这儿!”

    骑士们被冲出来的姑娘惊了一跳,再听到她的声音后,面面相觑一眼,看着她的样子,回想着安斯艾尔对她的描述,可不就是对上了么?

    温茶呼喊的声音很大,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哭腔,听在耳朵里尤为心酸。

    骑士们这才明白,那位年轻的子爵为什么非要去村庄里找她。

    他们跟她一起朝着村庄里呼喊着,暗自祈祷子爵还没有走远,但是他们失望了,不断的房屋倒塌声阻绝了他们的声音。

    温茶心里一狠,再次冲进了村庄里,只是这一次,那里已是一片火海。

    骑士们阻拦不成,眼睁睁看着她没影了。

    此时,安斯艾尔已经抵达了琳达的房屋外面,发现屋里没有人之后,他沉闷的心情,忽然好了许多。

    温茶和她的家人们都不在,是不是意味着她们已经逃出去了?

    这真是个好消息。

    他忍着咳嗽的冲动,转身朝外走去,路却不是他来的那条路了。

    火星和燃着的木头落下来,阻绝了他的去路。

    安斯艾尔抽出腰间的长剑,劈开迎面而来的木头,艰难的往前移动着。

    沿途那些已经被火烧着的感染者们,纷纷发出痛苦而尖锐的声音,他们想从屋子里逃出来,却被大火烧着了自己的身体。

    病毒在高温里烧成一片灰烬。

    安斯艾尔隐隐听见有人呼喊的声音,那是温茶的声音,他最熟悉的声音。

    他心里一喜,正准备一鼓作气冲出去,身侧忽然撞过来一个浑身着火的身体。

    那是个惨叫着的男人,他的脸已经看不清楚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片好皮肤,唯有一双阴毒的眼睛,恶鬼般盯着他。

    他伸手来抓安斯艾尔的衣服,安斯艾尔条件反射的用剑去砍他的脖子。

    “不!”一道紧绷的声音阻止了他的行为。

    身穿粗布长裙的少女从火光里跑出来,抓起地上还冒着火的木头,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一棍子,将那临死还想害人的男人挥到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