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玫瑰庄园(二五)
    “走!”温茶拉住安斯艾尔的手,抬脚就往外面跑。

    年轻的子爵回握住她的手,隔着鸟嘴面具的眼神忽的有了着处。

    周围是迸射的火星,路途危险又艰难,可心里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安斯艾尔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真要形容的话,那就是只要有这个人在,不论是火海还是地狱,他都无所畏惧。

    冲出村庄的刹那,整个村子已经被烧成了滔天炼狱。

    温茶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腿一软,就朝着地上倒去,一只有力的手扣住她的腰将她拉了回去,安斯艾尔取下脸上的面具,低头就吻上了小姑娘干的起皮的嘴巴,灼热的气息从面上传来,温茶还没来得及反应。

    年轻的子爵已经已经捏着她的下巴,将自己强势又愤然的感情尽数掺杂在了这个充满热切和恐惧的吻里。

    他像是一位莅临世间的君王,扫过她口腔里每个角落,纠缠着她的唇舌,连牙缝和她长出来的小牙齿也不放过。

    窒息,炙热,脑袋不清醒的感觉,比身在火海还让她头皮发麻。

    她无力的敲打着他的肩头,想让他停一停,年轻的子爵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他用自己的方式惩罚着这个不听话的小仆人。

    他所有的后怕都要让她深切的感觉到。

    她是个扰乱他神智的罪人,注定要为他束之于侧。

    温茶呼吸不过来,脑袋里一片空白时,耳边响起了与恶劣环境相反的口哨声。

    “子爵先生果真是位特立独行的先生,”

    “还好,这位姑娘相安无事。”

    “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温茶张嘴在安斯艾尔的舌头上咬了一下,疼痛感刺激到了这位子爵大人。

    他化作了一头不知餍足的凶兽,更加凶狠的索取着。

    温茶没法抵挡他,只能软绵绵的靠在他胸口,任由他桎梏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抬起了头,掀开她的头巾细细打量一番后,面带侥幸的抱住了她。

    “还好。”他轻声说,“还好,你没有离开我。”

    温茶红着脸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安斯艾尔灰色的眼睛兀自红了起来。

    暴戾因她的存在,化作了绵绵的温柔,织丝成茧,严丝合缝的将她包裹起来。

    温茶抵御不了这样的热情,像是要将她融化一样,她认命的趴在他胸口喘气,白皙的面上有比春日玫瑰花还要艳丽的绯红。

    安斯艾尔见状,忍不住又亲了亲她的脸颊,从下巴亲到额头,还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

    “别再离开我了。”他垂眸在她耳边掷地有声的说,“这是最后一次。”

    温茶抬起眼睛看他,他握住温茶被烫伤的那只手,在唇边轻舔着她掌心的血泡和伤痕。

    “我承认我在乎你。”他说,“比在乎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在乎你,你满意了吗?”

    温茶:“……”

    她的沉默,在他这儿并没有意义,他对着她的手,吹了口气,“乖乖的待在我身边,我发誓,我没有玩弄你,也不会看轻你,我会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姑娘。”

    “……”

    “我离不开你。”

    这是他能说的,最露骨的情话,这远比“爱”和“喜欢”要真实的多。

    他这一生,从开始到现在,多是众叛亲离,少有儿女情长,唯仅剩的温柔,全部都放在了她身上。

    &nb

    sp; 他无法和其他贵族绅士一样轻易的说刻骨的情话,他说不出口,也无法轻易做承诺,他怕将来会和他父亲一样,辜负了她的年华。

    但是这一次,他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在失去她和跟她永远在一起之间,他选择后者,永远。

    温茶抖了一下手指,有些惊讶的望着他,似乎没想到高高在上的贵族,会在这么恶劣的场景下,同他细诉衷肠。

    但安斯艾尔不在乎这些,失而复得的惊喜,已经让他恨不得化身她的发肤,永远跟在跟在她身边。

    一旁的骑士们难以忍受这样的甜蜜暴击,在这个场合下,他们更想解决掉村庄里遗留下来的问题。

    那些逃走的农民,还有被遗弃的农田都是他们要担心的。

    温茶轻轻离开安斯艾尔的胸口,目光落在了那些忧心忡忡的骑士身上。

    “如果你们是在担心逃走的村民,我想我能给你们提供一份他们的身份信息。”

    领头的骑士惊喜的睁大眼睛,“这是真的吗?女士?”

    “当然。”有琳达这个金手指在,提供一份信息并不难。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领头的骑士鸡冻的说,“那些逃走的农民有多少人,您都看到了吗?”

    “有五十多个。”温茶回答说。

    “那您还记得他们的样子吗?”

    “抱歉先生,”温茶摇摇头,“我只能同你们说他们的名字,还有他们的年龄。”

    “好吧,”骑士也不失望,说,“非常感谢您的善良。”

    “但是,您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领头的骑士立刻绷紧了身体,“不知道您的条件是?”

    “你们找到他们以后,绝不能当场将他们杀死,如果里面有没有感染病毒的人,你们必须放了他们。”

    这个条件让骑士沉默了,他们并不是什么宽厚仁慈的人,杀死一个很可能受感染的农民,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谴责。

    温茶见状,遗憾的叹了口气:“如果您不能答应这个要求,我恐怕无法提供给您帮助。”

    领头的骑士犹豫了片刻,也觉得赶尽杀绝对自己没好处,利落的点头说:“我可以答应您的要求,希望您也能提供给我最大的帮助。”

    “当然,”温茶说:“不过要等到明天早上,你们才能到庄园里来。”

    领头的骑士有些迟疑,毕竟到了明天早上,很有可能那些人会逃的更远,而眼前这个姑娘和子爵都已经进过村庄,也不知道感染了没?

    如果被感染了,即便是贵族,也要受到火刑。

    安斯艾尔可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弯腰将温茶抱了起来,放进马车后,才转头对他们说,“报酬你们明天一早派人到庄园里来取。”

    领头的骑士顿了片刻,沉默的面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让这位子爵大人过来的真正动力,不是他的坚决,而是他承诺会提供给军队的一笔巨额酬劳。

    有这么一笔酬劳,还不需要让他们以身犯险的好卖买,他们当然求之不得。

    现在安斯艾尔子爵愿意履行承诺,对他们简直是意外之喜。

    领头的骑士高兴之余,打算派人送他们回庄园,温茶捏了一下安斯艾尔的手,年轻的子爵大人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个提议。

    他跟温茶一样,都没忘了琳达和那两个可爱的孩子。

    如果这些骑士一直跟着他们,琳达他们很可能会受到严格的排查,这并不是什么好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