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玫瑰庄园(二六)
    拒绝了骑士们之后,马车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走到不远处,马车停了下来。

    温茶探出脑袋,在田埂上轻轻喊了一声,农田里忽然冒出三个脑袋。

    一大两小,目光灼灼的望住温茶。

    温茶招招手,琳达带着两个孩子钻进了马车。

    看到马车里面容严肃的子爵那一刻,琳达吓了一跳,抱着像个孩子像只鹌鹑似得躲到温茶身边,生怕这位年轻的子爵会因自己的无礼,迁怒孩子们。

    安斯艾尔并没有t到她担心的事情,不过在看到她的恐惧后,松开了温茶的手,尽量将空间让给这位浑身发抖的母亲。

    温茶握住琳达的手,轻轻安抚了几句,将安斯艾尔塑造成一个为了仆人来到这儿的仁慈主人后,琳达的紧张感少了一半,她悄悄地观察了安斯艾尔几眼,见他只是冷冰冰而没有发怒后,立时轻松了不少。

    但很快她又关注起了其他问题,“房屋都被烧毁了,我们现在无处可去,可该怎么办呀?”

    温茶也挺担心这个问题的,她是玫瑰庄园的女仆,只有一间房子,并不能把自己的家人都带进城堡去。

    “我们可以在附近租房子。”温茶想到约克郡工厂附近那些拥挤的好像公厕的房屋,不大确定的说,“不然,我们就去另外的村庄?”

    “不用,”一直保持沉默的子爵大人打断了她的话,“庄园里有一些临近农田的房屋,正好在城墙之内,我可以将他们安顿过去。”

    温茶惊讶的睁大眼睛,“庄园的房屋,不是只给城堡里的园丁和农民住吗?”

    “他们也可以住。”安斯艾尔微笑着说,“他们是你的家人,住在庄园里受到骑士们的保护也是理所应当。”

    这对温茶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陷阱的好事。

    她迟疑了一秒钟就答应了,“谢谢您的慷慨。”

    “当然,”子爵大人嘴角微勾,“我对你一向宽厚。”

    温茶没去看他那双仿佛在放电的眼睛,拉着还一脸茫然的琳达,把安斯艾尔说的话解释了一遍,琳达看向安斯艾尔的眼神瞬间就不对了,就跟看救世主似得,只差跪在地上谢恩了。

    温茶没法阻止她的热切,低着头逗弄着两个小家伙,轻声询问着他们这些时日在家里的事情。

    两个小孩子都很活泼,拉着温茶的手,让她考自己学过的知识,温茶也不推辞,把教过他们的东西,过了一遍,见他们都能答上来以后,毫不吝啬的夸奖了他们。

    两个孩子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弯着眼睛的模样,很是可爱。

    安斯艾尔在一旁看着,脑海里幻想出温茶小时候的样子,一定比他们要可爱的多。

    他想了些,又联想到了温茶以后的孩子。

    应当也是祖母绿大眼睛,白皮肤,还有像巧克力一样的棕发,比约克郡街头的洋娃娃还要好看数倍。

    安斯艾尔心想,如果城堡里有这么个小宝贝,那应该是他和温茶的孩子,像个小天使一样,笑起来咯咯咯的,小时候跟着温茶一起学识字,大了他就教孩子研究哲学,他们一家子在一块,每天都会过得很快活。

    <

    br />

    想到这儿,安斯艾尔灰蒙蒙的眼睛忽然射出了灼热的光芒。

    温茶若有所觉得瞥了他一眼,“您怎么了?我的大人。”

    “没、没什么……”安斯艾尔略微脸红的转过头,躲开他的注视,似是而非的说,“你的弟弟妹妹真可爱……”

    “是的,大人,”温茶笑了起来,“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嗯。”安斯艾尔垂着眼睛没再答话,可耳根处的绯色越来越重。

    温茶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但看到他的红耳朵后,不打算再搭理他,肯定没想什么单纯的事情。

    马车行驶到城堡门前,一直等待着的希尔管家急忙迎了上来。

    “欢迎回来,大人。”

    安斯艾尔朝他点点头,吩咐车夫朝农田附近的房屋过去。

    马车越过希尔管家身侧,继续往前走了,希尔管家眼尖的看到了车里的温茶和琳达,面上出现了意料之中的表情。

    能让理智的子爵大人这样失态的,也只有这个姑娘了。

    但他没有像之前一样生出嫉妒和不满,上次的惩戒让他深刻体会到了温茶在子爵心里的地位,如果自己还要执迷不悟的跟温茶过不去,等待着他的将会是和安德鲁一样的下场。

    安德鲁年轻还有其他机会,但希尔管家已经不年轻了,他还想继续留在这儿,用鼻子看着无数仆人在他手下讨生活。

    他喜欢这份儿体面的工作。

    马车停在一处漂亮的院子前停了下来。

    安斯艾尔叫来负责这片农场的仆人,将琳达介绍给了他,让他带人将院子收拾出来,今晚就要住上人。

    仆人很快就让人换上了干净的床褥、桌布还有窗帘,没多久就把屋里缺的东西都补上了。

    琳达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以后要居住的地方,差点又跪在地上向安斯艾尔跪拜。

    温茶扶住了她,带她和孩子们一起看过屋子后,将孩子和琳达要住的房间分配好,就走到还站在院子里的子爵身边,感激的鞠了一躬。

    “您对我的仁慈,我真是无以为报。”

    “那就一直待在我身边。”安斯艾尔扶起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温茶面色一红,嘴角喏喏着,“可我只是个卑微的仆人。”

    “我知道,”安斯艾尔十分淡然的说,“但在我这儿,你不是仆人,你是我心爱的姑娘。”

    温茶的耳根也红了起来,她目光闪烁着不敢跟安斯艾尔对视,就怕他再说出什么令人害臊的话。

    “我对你做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安斯艾尔望着她满面的羞涩,轻声说,“除此之外,你还可以向我索取更多,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我有,就都是你的。”

    温茶低着脑袋没说话,安斯艾尔知道她已经羞得脸上冒烟了,胸腔里发出剧烈的震颤,明朗的笑声像是刺破阴霾的阳光,静静落在温茶耳朵里,动听的无法形容。

    “别怕,”安斯艾尔温柔的碰了一下她的头发,“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