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玫瑰庄园(三一)
    接到玫瑰庄园信件时,道格拉斯先生和朱利安夫人正在餐桌上用早餐,衣角上沾着露水的信使,把信双手呈给道格拉斯先生后,领了小费,退了下去。

    道格拉斯打开信封,看到熟悉的字迹和出人意料的邀请后,哈哈大笑一声,扭头在朱利安夫人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怎么了,我的先生?”朱利安夫人笑着问。

    “是我的大学同学奥斯顿的信。”

    朱利安夫人诧异的睁大眼睛,“安斯艾尔子爵大人?”

    “是他,”道格拉斯先生笑容不减的说,“他邀请我们去玫瑰庄园做客,有重要的仪式要举行。”

    “仪式?”朱利安夫人没有反应过来,“这位大人有什么仪式要举行?”

    “当然是婚礼啦,我的夫人。”道格拉斯先生笃定的说,“我敢打赌,他一定是想结婚了。”

    “天哪!”朱利安夫人想象不到这位子爵大人结婚时是什么样子,毕竟在去年的婚礼上安斯艾尔来做客时,对举行婚礼表现得十分无礼,她的好友西格莉德公爵小姐还曾经向她抱怨过那位子爵大人的迂腐和吝啬,没想到一年不到,他竟然要结婚了。

    这简直是堪比天方夜谭的消息。

    “这、这是真的吗?”她向自己的丈夫确认着。

    “千真万确。”道格拉斯笑着说,“他让我们在一周之内抵达,城堡已经准备好美酒和食物,要盛情款待我们。”

    “哦,那可真是幸运极了。”朱利安夫人一边感叹着,一边替自己的好友遗憾,“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姑娘,才会配得上那位子爵。”

    “一定是位漂亮的贵族小姐。”道格拉斯肯定的说,“安斯艾尔是个讲身份的绅士,挑选的一定是一位有着丰厚嫁妆和青春美貌的姑娘。”

    想着那位大人的抠门,朱利安赞同的点点头。

    真不知道,这样的姑娘嫁过去以后,能过上什么好日子。

    温茶醒过来,已经是早晨了,她洗漱完毕走到安斯艾尔的屋门前,敲开门,准备服侍他穿衣洗脸。

    年轻的子爵打开门,眼底竟罕见的有了黑眼圈,温茶诧异的睁大眼睛,“您昨晚没休息好吗?”

    “还不错,”安斯艾尔嘴角微动着。

    温茶皱起眉头,“您这样实在太糟糕了,吃过早餐后,您一定要再休息休息。”

    安斯艾尔没说话,转开身,把她放了进来。

    在参加完索菲亚婚礼回来的路上,两人有了点小小的争执,到现在这个龃龉都没能化解。

    温茶有心道歉,但安斯艾尔却觉得她太敷衍了,时间一久,温茶耐性耗尽,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她给安斯艾尔穿好衣服后,有给他洗好毛巾擦手和脸颊。

    年轻的子爵静静的望着她,漂亮的眼睛里,有深邃而深情的光芒。

    温茶面不改色的替他洗完脸,才抬头问,“您今天有些奇怪?”

    “哪儿奇怪了?”子爵大人问道。

    温茶迟疑着说:“您很高兴,但我不知道您究竟是在高兴什么。”

    安斯艾尔没有否认这个猜测,他的确是高兴的,但这个高兴,他不能说出来。

    “我的确是高兴的。”他对温茶承认着,“但我现在不想跟你分享这份喜悦。”

    温茶:“……”

    此时,屋门忽然被敲响了,安斯艾尔从床前的柜子上取下数个信封,递给了门外等候的希尔管家。

    希尔管家接过信后,恭敬的问,“这些信都是送往伦敦的吗?大人。”

    “不,还有曼彻斯特,利物浦,”子爵大人解释说,“那儿有我的同学,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将信都送到。”

    “好的,先生,”希尔管家眼眉低垂道,“城堡里的信使早就在一旁侯着了。”

    “去吧,”安斯艾尔挥挥手,让他尽快下楼。

    希尔管家抬起头,余光扫过站在安斯艾尔身后的温茶,眼底出现了一丝复杂而忌惮的光芒。

    其他人,包括温茶或许都不知道这些信送出去的真正意义,但他作为一个过来人又怎会不懂?

    这分明就是子爵大人要给这个女仆一个交代。

    这个事实让希尔管家吃惊的同时,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晦涩,只要这些信送出去,不出十天,这个曾经仰他鼻息的姑娘,将会变成执掌他命运的女主人,这简直就是他最意料不到的事。

    谁能想到,高高在上的贵族,在庄园里以吝啬出名的安斯艾尔,竟然会主动娶一个没有嫁妆、身份低微的女仆呢?这将会成为年度级重磅事件。

    希尔管家叹息着退了下去,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位年轻的子爵大人,心里已经有了最后的决定。

    希尔管家走后,安斯艾尔跟着温茶一起下楼吃饭,索菲亚正在餐桌上布置食物,看到温茶后,露出一个明媚而漂亮的笑容。

    等安斯艾尔吃过饭要上楼时,她把温茶拉到一边,小声问:“之前聊过的卡丁,你还记得吗?”

    温茶摇摇头,“你说的是谁?”

    “就是我婚礼上的伙计,”索菲亚解释说:“是最后要送你回来的那个。”

    “怎么了?”

    “你对他有兴趣吗?”索菲亚直白的说:“他对你印象很好,你走后,还向我打听你,你要是有兴趣的话,他很想跟你交往,甚至是,结婚。”

    想到那个活跃的年轻人,温茶正要拒绝,余光忽然扫到停在楼梯上的子爵,她赶紧摇头,“怎么会?别开玩笑了,我现在根本没时间想那些。”

    “你已经十八岁了,”索菲亚并没有就此放过她,她语重心长的说:“十八岁的姑娘该找个丈夫了,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卡丁可是工厂里的高级工人,你要是错过了,以后可就找不到了。”

    “多谢你的好意。”温茶可不敢在安斯艾尔眼皮子底下和她再讨论那个叫“卡丁”的年轻人,她义正言辞的说:“但我已经有钟意的人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给我介绍其他人,如果被他知道了的话,他一定会生气的,我不喜欢他难过的样子。”

    “哦!天哪!”索菲亚被这个消息吓了一大跳,“你天天待在城堡里,什么时候有了心上人我?都不知道,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是谁?”

    温茶想了一下说:“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索菲亚翻个白眼,这跟没说一样。

    温茶正要再说些什么,楼梯间的子爵大人听到自己想听的话后,发声叫她,“磨蹭什么,还不快上来?”

    温茶只好丢开索菲亚,急忙走到他身边,年轻的子爵大人,嘴角含了一丝笑容,他带着温茶走进书房后,伸手握住了她的腰,又抱了抱她的肩,便难掩高兴的去书桌上写什么东西去了。

    温茶跟在他身边,发现他写的是自己的腰围尺寸后,静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