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玫瑰庄园(三五)
    翌日,温茶起床后,下楼吩咐厨房准备早餐。

    她虽然嫁给了安斯艾尔,但习以为常的女仆事宜却没有丢下。

    等厨房准备的差不多以后,温茶上楼给人洗漱更衣。

    两人再下楼时,是并排坐在餐桌边的,以往的一等仆人,将早餐一一端上桌,像照顾安斯艾尔一样,照顾着温茶。

    温茶克服着自己的略微不适,吃过饭后,就跟安斯艾尔一起进了书房。

    安斯艾尔在一旁批改文件,温茶就备了一壶茶,在一旁看书。

    两人之间的气氛非常静谧,等温茶看书看的睡过去后,安斯艾尔伸手把她抱到了身旁的躺椅上。

    年轻貌美的姑娘,在初夏的阳光下,比窗外的玫瑰花还要明媚。

    安斯艾尔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正要松开她的手,继续工作,温茶却一改往日的温和,抓住了他的手。

    安斯艾尔以为她是舍不得自己,正要再亲亲她,却发现她额头上沁了一层冷汗,眉头紧皱,眉间更是含着从未有过的惊恐。

    她死死的握住安斯艾尔的手掌,口中不断发出呓语。

    “……不要死……不要……杀我……”

    尽管她的声音很低,但安斯艾尔也听的清清楚楚。

    一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噩梦。

    “强盗来了……快走……”

    他的眉头也皱起来,伸手去碰自己小妻子的额头,“别怕别怕,我在这儿陪着你呢……别怕……”

    “不!”

    温茶没有感觉到他的安抚,她大叫一声,从梦里惊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到安斯艾尔后,伸手抱住了他的脖颈,一句话也不说,眼睛又红又惊惧。

    “怎么了?”安斯艾尔轻轻摩挲着她的后背,温柔的问,“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吗?”

    “我梦到自己死了。”温茶仓皇失措的说,“我梦见您,琳达还有弟弟妹妹们,都……都……”她说不出那个“都死了”,唯有抱着他的力道不断加深。

    安斯艾尔闻言,眼睛里闪过心疼,他温柔的安抚着她,“梦都是假的,我和他们都会好好活着,别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那是个非常可怕梦,”温茶说:“我梦见了骑着马闯进城堡的强盗,肆意杀人,索菲亚、希尔管家、艾伯特医生……我们所有人都遭了秧……”

    安斯艾尔面色面色一暗。

    温茶后怕的望着他,继续说,“没有人能挡住他们,就连骑士也不能,他们就像是蝗虫过境一般,毁灭了城堡里所有的东西,栅栏倒塌,玫瑰枯萎,城堡被一场大火湮没。”

    “大人……”她不安的说:“我没法不怕,这个梦太真实了……”

    安斯艾尔闻言,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深了。

    他对温茶的梦很看重,现在两大家族争夺王位继承权,国内又有无数强盗和流民,如果这些人真的揭竿而起,到玫瑰庄园里来打秋风,等待着他们的将是灭顶之灾。

    “您相信我……”温茶抓住他胸前的衣襟,“我们一定要做些什么,我不想失去这座庄园,我再也没见过比这儿更美的地方了……”

    “你想做什么?”安斯艾尔轻声问,一点也不觉得温茶把这

    个梦当真有什么不对。

    “我们能把仆人们都放几天假吗?”温茶希冀的询问着年轻的子爵。

    安斯艾尔对仆人这些并没有多少倚重,除了厨师,他的温茶都能把他想做的事安排妥当,只不过碍于贵族的排面和自己的身价,他才请了这么多仆人。

    他几乎没思考就答应了温茶的请求,

    “谢谢您,”温茶忐忑犹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微笑,“那我就给他们放七天假,等七天之后,再让他们回来好吗?”

    “当然。”

    “在放假之前,我想请些骑士到家里来,”温茶说:“不管那场梦是不是真的,我们都不能坐以待毙,您说对吗?”

    “你想的很好。”安斯艾尔赞赏的望着她,“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想法。”

    “谢谢,”温茶为他无条件的信任感动,她靠在安斯艾尔心口,面上多了几分安定。

    原本她打算自己偷偷溜走,玫瑰庄园还有安斯艾尔的死活,就跟她没关系了,但现在,她成了子爵夫人,安斯艾尔对她也这么好,她应当是走上人生巅峰的女仆,还没享受贵族的特殊待遇就跑路,这太亏了,还不如想办法保住这里,然后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给仆人放假的事,你来安排,”安斯艾尔冷静的说,“至于请骑士的事,我会准备好的。”

    “您想请多少骑士?”温茶关切的问。

    安斯艾尔也不隐瞒她,“你记得当初的亚伯骑士吗?”

    “记得,他曾经抓获了那伙强盗,您要请他过来吗?”

    “是的。”

    “可他领导的军队人数很少。”

    “我知道,”安斯艾尔静静地说:“我还会请另一些人。”

    “比如?”

    “比如那群整治黑死病的军队?”

    “我们请的动吗?”温茶有点怀疑,“他们难道不去打仗吗?他们怎么会愿意到这儿来保护我们?”

    “请的动的。”安斯艾尔心说,只要有报酬,不管是骑士还是那些人背后的主子,都愿意卖他一个面子。

    他上次的阔绰已经让那些人印象深刻,这次的合作也会进行的很顺利。

    温茶见他笃定的模样,就知道请那些人过来,应当要付不少代价。

    她轻轻握住他的手,“您为什么、这样相信我……”

    如果有人无缘无故的告诉她这样的事,她一定会持怀疑的态度。

    但安斯艾尔没有,他表现的很平静,甚至无比配合。

    这让准备了很多台词的温茶,完全没有表现的机会。

    “我不信你,我信谁?”安斯艾尔嘴角勾了起来,“你是我在世上最爱的人,我不仅不会怀疑你,还会对你说的话,充满信任,这是身为丈夫应有的荣幸。”

    温茶被他说的有点脸红,“要是,没有那些强盗呢?您一定会对我失望的。”

    “为什么失望?”安斯艾尔抬起她的下巴,认真的说:“就算没有,我请这些人来保护城堡安全,有错吗?”

    温茶:“……”听起来没错……

    “别担心,”安斯艾尔揉了一下她的脸颊,“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站在你身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