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现实世界(八四)
    温茶从梦里醒过来,陈霜正坐在床边看书,他眼眉低垂,面色从容安静,周身弥漫着一股贵公子的气息,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似得。

    温茶蹬了蹬腿,发现自己还是不能动弹之后,偃旗息鼓的叹了口气。

    “醒了。”陈霜从床头柜上取过温开水给她润喉,语气淡淡的问,“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哪里都不舒服啊,温茶心说,只要想着这一两个月要躺在床上,她幼小的心灵就宛如受到了暴击。

    但她摇摇头,“还好。”

    陈霜不用想也知道她的沮丧,他揉了一下她的头发,喂她喝完水,从保温桶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粥。

    “先吃点饭。”

    温茶动弹不得,只要让他喂自己,即便是给她喂饭这种事,陈霜也做的动作优雅。

    在他面前自己又被衬成了乡巴佬。

    温茶暗想,这人不能比,绝对不能比。

    吃过饭后,温茶并没有要歇下的心思,陈霜取了一本童话故事在她身边,轻轻的念着,念了一会儿,见温茶还精神奕奕的后,他也没继续念。

    问道:“你想做什么?”

    “解手。”温茶也不害臊的说。

    陈霜面色微妙了一瞬,很快就反应过来,“我抱你去卫生间。”

    温茶很想拒绝,但现在已经很晚了,身边也只有陈霜一个人。

    “要不……你帮我找个护士过来?”她真诚的建议着。

    “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陈霜不紧不慢的说:“护士们大多数都回家了。”

    温茶:“……”

    “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根本用不着他们。”陈霜盯着她微红的脸颊,坦然的说:“而且以她们的体格,怎么抱得动你?如果无法带你去卫生间,一定会让你用尿盆,如果你愿意接受这些,我没意见。”

    “我有意见。”温茶完全想不到自己被人收拾尿盆的场景,她急忙说:“你抱我去卫生间。”

    陈霜见她不似说笑后,嘴角微勾,故作君子说,“你放心,在抱你进去之前,我会蒙上自己的眼睛。”

    温茶暗自松了口气,她就算再大条,也是个女的呀,这么被人抱去卫生间,还是蛮尴尬的,总裁大人能理解她,当然最好了。

    陈霜取下脖子上的领带,静将静地绑在眼睛上,才小心翼翼的她抱进了卫生间。

    这一路,他就像有另外一双眼睛一样,行走的非常顺利。

    碍于温茶手也有伤,陈霜干脆利落的去解温茶的裤子。

    温茶哪敢让他做这些,轻轻挡住他的动作,急忙说:“你抱着我就行了,其他的我自己来。”

    陈霜动作一滞,温茶继续说:“就算我们很熟,但我也是个女的啊,你不尴尬吗?”

    陈霜静默了一下,说:“不尴尬。”

    “可我尴尬啊。”

    被一个男人这样帮助,温茶真是尴尬透了,这种尴尬里,还夹杂着令人脸红的羞耻感,简直有毒。

    “我知道了。”陈霜听到这儿,将她放到了马桶上,转身给她腾出了空间。

    温茶动作艰难褪下裤子,才解决了生理问题。

    &n

    bsp;  没过一会儿陈霜就来里面把她抱了出去,经过这件事,温茶都没法正眼看他了,羞耻度爆表好吗?

    但陈霜却表现的很淡定,他一如既往地坐在床边跟她念书,有时还会说点其他有趣的新闻。

    温茶心里少许尴尬都被说散了。

    她对识趣的陈霜不能更满意。

    住院的日子,慢悠悠的过下去。

    温茶情况稍微好些后,陈霜偶尔会抽空进一趟公司,处理遗留下来的诸多问题。

    守在医院里的,就变成了苏安。

    苏安把《妈妈的花》的事情说了些,“明天剧组就要来拍摄剩下的内容,”他瞅着温茶还不能动弹的样子,担心的说:“你的身体可以吗?”

    “可以啊,”温茶挥了挥受伤最轻的手臂,“再过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苏安见她面色轻松,稍稍放下了心。

    第二天一早,陈霜走后没多久,剧组就来了,病房里很快就围了一圈人。

    电影现在的进度是,母亲从幻境里醒了过来,她坐在女儿的病床前,看着女儿苍白的面色,泪如雨下。

    温茶躺在床上装尸体时,梅玥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动容的抓住温茶的手,难过的说着请求的话。

    “宝宝,是妈妈对不起你,你醒过来看妈妈一眼好不好?以后你要做什么,妈妈都答应你……”

    温茶的表演并不是纹丝不动,她还是要动的,只不过是从细节上体现。

    动动眼皮,动动手指头这样的手到擒来。

    这出戏拍的很顺利,至少对温茶来说。

    梅玥擦干净眼泪,看着温茶的眼睛,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还是要赶紧好起来才行,你这样,我真不习惯。”

    之前在片场的时候,温茶每回演完都会跟梅玥一起商讨表演中的不足,和对剧本的理解,现在温茶躺在医院里,梅玥拍摄进度虽然没有拉后,可对温茶这个小姑娘却上了几分真心。

    “我一定会尽快好起来的,”温茶笑着说,“到时候,还和您一起拍戏。”

    梅玥点点头,难得不啬夸奖道:“今天你演的很好。”

    温茶嘴角刚要扬起,她又说:“但状态还是有些僵化,一会儿我们再拍一遍。”

    “好的。”温茶虚心受教。

    一上午,都在拍昏迷不醒者这场戏,拍到中午,总算是满意了。

    剧组收起道具,又一个个走上前跟温茶说了几句祝愿的话,才离开了。

    不过,在离开前,梅玥带了两本笔记给温茶。

    一本是她这些年对演绎的专研,一本是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学到的专业知识。

    温茶虽然是个演员,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非科班出身的姑娘,没有学过表演,一切全凭天赋,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她刻苦努力的结果了。

    梅玥喜欢努力认真的年轻人,这是新一代中兴力量,她乐于给温茶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

    温茶郑重的向她道谢后,梅玥点了点头,跟着自己的助理离开了病房。

    温茶靠在身后的枕头上,轻轻翻开了那些笔记。

    这又欠了一大笔人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