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女装大佬(十六)
    时墨端着果汁打开屋门,见两人头埋一块,轻声细语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先喝点水。”他自然的岔开两人,把鲜榨的果汁端给温茶,“我看你嘴唇起皮,应该是缺水了。”

    看穿他套路的时诺暗自翻个白眼,端起橙汁,就喝了大半杯。

    “谢谢。”对于女神的热情,温茶头皮发麻的同时,还有点受宠若惊,“麻烦你了。”

    “不客气,”时墨笑靥如花的说:“这些都是应该的。”

    温茶有点受不了他这个调调,“我还是继续补习吧。”

    “不着急,”时墨按住她去拿书的手,说:“你现在嘴巴都说干了,先喝点水。”

    温茶只好拿过草莓汁喝了两口,然后去看快被闪瞎眼的时诺,提示他继续补习。

    时诺默默的耸耸肩,丢给时墨一个嘲笑的眼神,才走到温茶身边坐下。

    他这个小叔,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因为中途休息,温茶把原本补习到五点的时间扩到了五点半。

    补习后,也差不多到了黄昏。

    温茶给时诺布置了点作业,就起身告辞。

    换了身女仆装的时墨急忙从厨房出来截住她,提议说:“马上就到晚饭时间,你吃过饭再回去吧。”

    温茶盯着时墨的女仆装看了好几眼,一边沉浸在女神又长又直的大腿上,一边又沉浸在女神竟然还会做饭的惊讶里,她忍着流鼻血的冲动,艰难的表示拒绝。

    给人收费补习还留人家里吃饭,这便宜占的也太大了,她做不来。

    时墨闻言,漂亮的眉头轻轻皱起来,颇为苦恼道“可我已经准备了你的晚饭,如果你不留下来,我和时诺也吃不完,我不想浪费粮食。”

    温茶:“…………”

    “一起吃晚饭可以吗?”他低声询问着,生怕她会拒绝。

    温茶:“……”女神热情的样子,真是让人吃不消。

    尤其是这种穿着女仆装楚楚可怜的样子,怎么那么想让人犯罪呢?

    “留下来,”时墨伸手牵了一下温茶的手,他的指尖有些凉,眼睛也扑闪扑闪的,一下子就把温茶给电到了。

    温茶的语气不由自主的柔软下来,“好……吧……”

    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诺看着他小叔破廉耻的一幕,心里默念了一句不要脸,面上也带了笑容,急忙朝温茶招手,“白老师,你让我小……小姨去厨房,我们俩一起看电视呗,最近新上了一部武侠剧,我挺喜欢的。”

    “好、好啊。”温茶朝时墨笑了一下,同手同脚的朝时诺走过去。

    时墨本来是想让温茶进厨房跟他这样那样一番的,他不高兴的瞪了时诺一眼,才又进了厨房。

    时诺和温茶坐在沙发上就新上的武侠剧探讨了一番,等时墨端着菜出来,才意犹未尽的停止了讨论。

    时墨做的菜不多,但摆盘和味道,都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都很精致诱人。

    吃过饭后,温茶起身打道回府,时墨很自然的决定送她回家。

    温茶:“还是不用了吧,我家离这儿挺近的,也就三分钟路程。”

    时墨皱眉,不赞同道:“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温茶:“……”搞得你不是女孩子一样?

    “那个,”温茶摸了一下鼻子,“我觉得你比我还不安全……”

    时墨:“?”

    “我的意思是你长得比我漂亮,”温茶扫过他好看的眉眼,语重心长的说:“你送我回家,会更不安全。”

    时墨:“……”

    温茶:“小区里有保安,你真的不用担心我。”

    “我把时诺带上,”时墨还不死心,“我们先把你送回家,再回来也是一样的。”

    温茶:“……”简直不知道说什么。

    “走吧,白老师,”时诺蹦到温茶身边,笑嘻嘻的说:“现在小区广场上乘凉的人很多,我们送你回家正好当做散步消食了。”

    温茶找不到理由再回绝,也就答应下来。

    三人下楼之后,再时诺的建议下,沿着广场转了一圈,才把温茶送到家门口。

    叔侄俩也没有要求进屋喝杯茶,看温茶进去之后,就沿路往回走了。

    “你今天真像个牛皮糖。”回去的路上,时诺开始不停的diss自家小叔,“看你那又怂又不要脸的样子,我真想拍下来让姑奶奶看看。”

    “闭嘴。”时墨面无表情的盯他一眼,“这件事我自己会跟你姑奶奶说。”

    “切!”时诺无限鄙夷道:“等你说,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时墨:“又皮痒了是吧?”

    时诺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你又不能打我。”

    时墨眯起眼睛:“你确定?”

    时诺见他有点动气,顿时缩了缩脖子,“好啦好啦,我保持沉默还不行吗?”

    回到房间里,温茶打开电脑,登上聊天软件,一水的消息跟炸弹一样蹦出来。

    一半是询问她是怎么加入九歌的,剩下的是恭喜她的,其中就包括付泽。

    涸辙之鲋:一大早就看到你加入九歌的消息,恭喜你!

    温茶删掉那些无聊的信息后,给他回了一条:谢谢。

    付泽很快又回信息过来:曹梦你要一起带到九歌去吗?

    温茶手指一动:怎么了?

    涸辙之鲋:昨天曹梦问了我一些事,我看她状态有些不对劲,想问问你。

    白天鹅之死:我跟她闹翻了。

    涸辙之鲋:???

    白天鹅之死:所以,九歌她去不了。

    这个消息让付泽愣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们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白天鹅之死:理念不同吧。

    涸辙之鲋:……这有点太突然了……

    温茶没答话,不过不难猜出付泽的心迹,他一定是以为自己有了好去处想扔掉曹梦这个曾经共苦的朋友。

    涸辙之鲋:你和曹梦究竟是谁有其他的想法?

    白天鹅之死:这重要吗?

    涸辙之鲋:毕竟曹梦跟你挺久了,你们乍一分开,对你对她都不好,尤其是对你。

    白天鹅之死:谢谢你的关心,但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我不想多说,如果她跟你说了什么,我也无话可说。

    付泽终于从这句话里t到她和曹梦之间的不可调节。

    涸辙之鲋:好的,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就不问了,不过作为一个唱见,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千万别让自己被泼脏水,这会毁了你所有的努力。

    白天鹅之死:我知道,谢谢你。

    涸辙之鲋:都是过来人的经验,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