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女装大佬(三五)
    ..,

    “你是个好孩子,”时妈妈轻声说,“但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自己的孩子永远比其他孩子重要的多,所以,我不能让你在和他交往的时候,有任何伤害他的意图,我容不得半点意外。”

    温茶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能伤到时墨,一直都是他在主动好吗?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温茶直视着时妈妈的眼睛,“如果您的目的是想让我和他分手,那您恐怕会失望而归。”当然如果能给五百万分手费,那还是很容易的。

    “不,”时妈妈赶紧摇头,“我不是让你们分手,我只是想说,你是时墨二十多年来唯一交往的女生,也是他唯一喜欢过的人,我当然不会拆散你们,相反,我还会双手赞成,不过前提是,你能接受他的一切。”

    “一切?”温茶不明白这到底是指什么。

    “他喜欢穿女装,”时妈妈说:“这是他已经刻进骨子里的嗜好,我希望你能尊重他的热爱。”

    “当然,”温茶点点头,“和他交往时,这已经不是难题。”

    “可我要说的是,他会一直穿女装,不过是现在,还是将来,甚至是你们老了,他依然会穿女装,这会给你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

    “…………”

    “你想过没有?他无法像一个正常男人一样陪在你身边,你的家人,朋友,甚至同事会怎么看他?你们结婚之后该怎么面对未来的一切?你们有了孩子,孩子又该怎么面对有这样癖好的父亲?你都想过了吗?”

    温茶:“……”还没开始想……

    时妈妈语重心长的说:“时墨和你在一起我是惊喜的,他阳台上种着白茶花,屋子里也准备了你的用品,甚至还会为了你下厨,这都让我震惊,也许对你来说,他不过是你人生中的多少分之一,但对他来说,你很可能是他的全部,这同时也让我害怕。”

    “…………”

    “我不能确定你对他的感情,是不是一辈子那么长,是不是一辈子那样坚定,我怕你毁了现在的他。”

    温茶:“您想的未免过多。”

    “不,”时妈妈摇摇头,“我了解我的儿子,他看似坚强,实则和菟丝花一样脆弱缠人,要是没有了依附的大树,等着他的只有死亡。”

    温茶心里一滞,“您未免低估了时墨,他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他很坚强,也非常有担当。”

    “是吗?”时妈妈微微一笑,“如果他真的不脆弱,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以男性的身份告诉粉丝,他是男人,不是女人?”

    温茶:“……”

    “他在你面前也许表现的非常男性化,但他心里却是十分软弱的,他会像个女孩子一样围着你团团转,还会为了你强迫自己不穿女装,但这会让他不快乐,对吗?”

    温茶:“……”时妈妈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因为我了解他。”

    “……”

    “所以,我想确定你的想法。”

    温茶沉默片刻,抬起眼睛跟她对视,“向我确定的,应该是时墨。”

    “……”

    “不管您跟我说这些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这都是我和时墨之间的事,我有选择权,他也有,我们是平等的两个人,不因谁有其他嗜好而不同,不是吗?”

    时妈妈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温茶会反嘴,她以为她会妥协,甚至好好思考她说出的事情。

    “在您眼里时墨是个有特殊嗜好的人,他骨子里是个女生,他心理脆弱,他像菟丝花一样难缠,他有种种毛病,他甚至给不了一个女孩子幸福,但是在我这儿,他只是我喜欢的人。”

    时妈妈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你……”

    温茶轻轻一笑:“不管是喜欢穿女装,还是喜欢穿男装,那都是他,我喜欢全部的他,这跟您担心的问题,没有丝毫矛盾。”

    “这……”时妈妈似乎被震惊到了,“你是这样想的?”

    “我没有您想的那么远,”温茶轻声说,“不过,您提出来的问题,我仍然会努力解决,这是对我和对他负责。”

    时妈妈听她这样说,眼底划过一丝赞赏,她的目光穿过温茶身后,看向了楼道里某个位置,“你能这样想,当然最好了。”

    “所以,您能告诉我,他为什么爱穿女装吗?”

    “你说什么?”时妈妈回过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所有事情,都有个前因后果,我不相信,在他还没有性别观念的时候,就喜欢穿女装,这不客观。”

    时妈妈面上划过些许苦涩,她极为难过的说:“这个原因,你可以亲自问他。”

    “他不会告诉我的。”温茶回答说:“他是个特别有自尊心的人。”

    “但是在你这儿,他那些矜持和自尊,都可以例外。”

    “我问过他,”温茶轻叹了一口气,“他并不愿意告诉我原因,那应该是他人生里最痛苦的一刻了。”

    时妈妈已经是花甲之年,却保养的非常细致,打扮穿着都有大家之风,这足以证明时墨家境的丰厚,所以,他小的时候,日子不会太难过,但他却是个女装大佬,这不仅是心理上的反转,还应该有某种痛苦甚至不愿意提及的原因。

    这个原因让他远离家庭,远离人群,宁愿养狗仔作伴,也不愿意回家。

    “这是我和他爸爸的过错。”时妈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是我们害了他。”

    温茶捏紧了拳头,正要进一步撬开时妈妈的嘴,楼里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两人之间的谈话,“说什么呢?这么久还没说完?”

    温茶侧目,时墨走到她面前,轻轻拉住了她的手,目光淡漠的瞥向时妈妈,“都快傍晚了,再不回去,我爸得打电话来催您了。”

    时妈妈收起脸上的悲痛,对着温茶勉强一笑,“是啊,我该回去了。”

    她转过头,面色温和的嘱咐时墨,“小茶既然跟你谈朋友了,你要好好照顾人家,不许欺负她,知道吗?”

    时墨笑了一声,“我哪敢欺负她呀,喜欢她都来不及。”

    时妈妈又说:“败家子跟你一起住,要多拉它出去遛弯,不许天天呆在屋里,知道吗?”

    “嗯。”时墨点了一下头。

    “那我走了,”时妈妈朝温茶招招手,坐着车就离开了小区。

    温茶站在原地,还没从她说过的话里回过神来,时墨的手臂已经绕过她的肩膀,环住了她的脖子,“看什么呢?人都走了,我们回家吧。”

    温茶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妈刚才跟我说了些事。”

    “嗯?”时墨好奇的问,“都说了什么?”

    “就一些让我好好对你的话,就跟托付闺女似得。”

    “可不就是闺女吗?”时墨挺挺自己的胸膛,让她感受了一下“女孩子”的胸有多软。

    温茶满头黑线的用手肘捅了一下他的腰,“注意形象。”

    “什么形象?”时墨狭促的挑了挑眉,“在你面前,我还有什么形象啊?”

    温茶气的把手伸进他衣服里,去掏那堆硅胶制品,心里庆幸还好他是个女装大佬,而不是个整容大佬,否则他顶着大胸和假脸,她就是眼瞎,也喜欢不上啊。

    回到屋子里,时墨去厨房给她倒水,温茶打开电视,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你妈说你小时候,发生了点事,才让你喜欢穿女装的,到底是什么事啊?”

    时墨走上前,把水杯塞她手上,“喝水都堵不上你的嘴?”

    温茶把水杯放茶几上,“按照小说剧情走向,我猜你小时候一定遇到过坏女人。”

    时墨手指颤了一瞬,“你胡说什么?”

    温茶:“编故事嘛,你还害怕我编的故事呀?”

    说着温茶伸手捉住他的衣领,拉向自己,顺势就抱住了他的脖颈,手指顺着他的脊背往下抚摸,坏笑着说:“坏女人就像我这样欺负你。”,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