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欺诈美学(十)
    “我是个孤儿,”少女云淡风轻的说出让梁子叙震惊的话,“六年前我的父母出车祸过世了,他们之前奋斗了大半辈子,就是想在b市买房子安家,留在这儿照顾我,锦苑的那套房子,是我们早就看好的,谁知——”

    “谁知刚谈好价钱,就出了事。”

    她如此怀旧,只好在毕业后,忍着悲痛租下了那套房子。

    “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做非常无趣。”说到这儿,少女轻轻的笑起来,笑容里有些自嘲,又有些温柔,“先生要是想笑我幼稚,那就笑好了。”

    梁子叙没有笑她幼稚,他在想六年前她多大,是刚初中毕业,在上高一吧?一个孤女是如何生存的?

    她那么年轻,那么小,又没有孤儿院的救助,她……

    “日子没先生想象的难过,”温茶摇摇头,笑着说:“不管怎样,活着的人,总要好好的活下去不是吗?”

    她的笑容里带了些狡黠,在静谧的夜色里,显得格外明媚。

    梁子叙一向尖锐的内心,忽然对她产生了一丝怜惜。

    那是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他们都没有亲人,都独自努力的长大,现在又在茫茫人海里相遇。

    他看似风光,实则像活在阴沟里的老鼠,而她经历苦难,却仍然像一道阳光般,照亮了他的眼睛。

    黑暗和光明,人在潜意识里都会偏爱阳光。

    即便是他也不例外。

    “我不会笑你,”梁子叙冷漠的眼神里带上了一丝柔和,“我也是孤儿,我理解你的做法。”

    温茶睁大眼睛,瞳孔收缩起来,不敢置信道:“你也是?”

    “是,”梁子叙点点头,“不过我是被遗弃的,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他注视着她,不放过她每一个表情。

    温茶眼里划过一丝惊讶,随即轻轻的笑了起来,眼睛像是渲染上了光芒,眸子里流光溢彩,“那你小时候一定有很多朋友,你们一起长大。”

    他以为她会表达你真可怜时,她却说了另一句话。

    梁子叙面色微变,眼神却柔和了些,“你说的很对。”

    温茶面不改色的对上他的目光,关切道:“先生的腿还好吗?”

    这个话题她转移的很自然,就怕往之前的话说下去会伤到他的自尊心。

    是个有分寸的姑娘。

    只是——

    梁子叙暗忖,拇指和食指在身侧摩梭起来。

    现在他正值壮年,也没了年轻时那些热爱浪漫的心思,只想找个有眼力见的人,舒坦的待在一起。

    这姑娘是个不错人选,跟她待在一起,他找到了当初和白茹恋爱的感觉,但她却比白茹年轻了近二十年。

    太小也太稚嫩了。

    “已经好了很多,”梁子叙眼睛闪了闪,沉声回答。

    “那先生要好好照顾自己呢,”温茶笑着说:“若是出门,身边一定得带些人。”

    他知道她说的是上次摔倒的事,这种失控的事他当然不会再犯第二次。

    “没事,”梁子叙摇摇头,漫不经心的问道:“倒是你这个小姑娘,一个人住的惯吗?”

    温茶自然而然的回答,“挺好的。”

    “有男朋友了吗?”梁子叙继续问道。

    温茶面色微红,有些羞涩的回答,“我……还没谈过恋爱……”

    有没有男朋友和没谈过恋爱是两码事。

    温茶回答了他,又给了他心神战栗的悸动。

    还没谈过恋爱……

    这就代表她很干净,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如果这时候有个人跟她在一起,把她涂抹上自己喜欢的色彩,那种感觉一定非常棒。

    梁子叙压下心里的震颤,故作惊讶道:“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是大学生,怎么还没谈过恋爱,是学校里的男生让你不喜欢吗?”

    “没有,”温茶赫然,微红的脸颊看在梁子叙的眼睛里跟涂了绯色的胭脂一般,美丽而不可方物。

    “在学校里的时候,只想着学习,耽搁了,后面就有些提不起兴趣,”

    “这样啊,”梁子叙点点头,感叹道:“你这个年纪,没有享受过恋爱的美好,不觉得遗憾吗?”

    “为什么要觉得遗憾?”温茶反问他,“我只是还没遇到心动的人罢了。”

    心动……

    那对梁子叙来说有些久远了,自从白茹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后,他就再也找不到当初心动的感觉。

    他们总是在争吵,为每个月多少抚养费,为儿子为宁珍珠,甚至为了外面那些给他解欲的女人,他们有争执不完的问题,他却还要处处哄着她,这种感觉太累了。

    但是温茶的出现,瞬间有让他回到过去的触动。

    “到了。”温茶看着外面的景致,让司机停下车,朝梁子叙礼貌又轻柔的笑了笑,“多谢先生带我一程。”

    说罢,她打开车门,施施然的走了下去。

    梁子叙急忙叫住她,“等等。”

    温茶微微侧目,露出精致姝丽的侧颜,莹润的目光询问着他。

    “留个电话吧,”梁子叙按捺住内心的冲动,力求稳重的开口:“你一个人住,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打电话给我。”

    温茶欣然答应,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后,还交换了名字,知道他是对面宁华公司的总裁后,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梁子叙有些懊恼,觉得她是因为最近的花边新闻和离婚消息对他产生了恶感。

    “你……”他面露尴尬,却不好解释什么。

    温茶静静地朝他挥挥手,“我先走了,梁先生。”

    她这次走的很快,全然没有了之前的热情,背影里流露出丝丝疏离,显然是要和他撇清关系。

    梁子叙的名声不太好,好姑娘都不想跟他扯在一块。

    梁子叙揣摩出了她的想法,心里却有些失落。

    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不见了,才神色恍惚的让司机驾车离开。

    温茶走进电梯,看着手里关于梁子叙的名片,嘴角勾了起来,走到这一步,可真是不容易呢。

    就是不知道,接下来,他是会远离自己,还是接近自己呢。

    夜间电梯里的人不多,都是些才回家的加班族,温茶站在角落里,垂着眼眸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走。

    忽然电梯里的照明一黑,电梯蓦然停了下来。

    “啊!”有人抑制不住的惊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电梯出故障了吗?”

    此时电梯里有五个人,加上她三个女生,剩下两个男生,其中两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在惊叫,不断的敲打着按键器,还有的拿出电话照明,不断摁着安全警报按钮。

    温茶在地上蹲下来,背部紧贴着电梯内部,手在安全手把上紧握起来。

    身侧的男人,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他的电话还有信号,似乎是在打电话通知工作人员,声音低沉好听,像是夏天拂面而过的凉风,镇定平静,听在耳朵里,十分有安全感。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