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欺诈美学(十二)
    车很快行驶到杂志社楼下,温茶朝梁子叙笑了笑,起身道谢离开。

    梁子叙看着她窈窕青春的背影,眼神几度流转,最终还是叫住了她,“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温茶回眸,听见他说,“上回你帮了我,我一直都没说声谢谢,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下午在这儿等你。”

    温茶当然不介意了。

    但这种事情不能随便答应,她需要端着一点。

    “一点小忙而已,梁先生用不着客气,当时无论是谁,我都会伸出援手的。”

    梁子叙眼睛闪了闪,“对你来说是小忙,对我来说却是大恩,如果你不想吃饭,我买个礼物送给你吧。”

    他潜意识把温茶当做和他在外面养的女人一般,心里高兴时就给她们买点衣服鞋子和包,拿到礼物,她们总会笑起来,更加尽心的服侍他。

    奈何温茶不是他的情妇,更不会接受他这种看似报答,实则施舍的恩惠。

    “不用了,”她面不改色的摇摇头,脸上保留了礼节性的笑容,“时间不早了,我得上楼打卡,梁先生,再见。”

    梁子叙见她拒绝自己两次,心里有些不悦,不过还是说了声再见。

    温茶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这种满不在乎的气度,又让梁子叙高看了她几分。

    下午温茶下班时,在门口看到了他的车。

    她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梁子叙摇开车窗跟她打招呼,“薄茶。”

    温茶笑了笑,“梁先生是在等我吗?”

    “嗯。”

    “可我不是都已经”

    “没关系,我们不去外面吃饭。”梁子叙帮她打开车门,沉声道“你还是个小姑娘,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为了你的名声,我不会带你出去吃饭。”

    温茶无声的扣紧手指,“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我家。”梁子叙不紧不慢的回答,“家里的阿姨做的饭还不错,你是市人,一定会喜欢。”

    温茶这回有点受宠若惊,微笑里含了一丝忐忑,“这样不好吧?会打扰到你的,我还是回家好了。”

    “怎么会?”梁子叙为她的善解人意动容,“只是吃个饭而已,吃过饭我就送你回来。”

    “可是”

    “哪那么多可是?”梁子叙被她坐立难安的模样逗笑了,她越是抗拒他,他就越是对她抱有好感。

    围绕在他周围的女人,不是为了他的钱,就是为了把他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他这些年活的风光也活的很累。

    在温茶身上,他奇迹的找到了年轻的感觉。

    那种对恋爱的悸动,对生活的热爱。

    听到这话,温茶没有回答,停车后,低着头跟他进了别墅。

    梁子叙的这座别墅不大,到里面装修的非常用心,大到房屋构架,下到一个摆饰都用尽心思。

    院子里还支了两个秋千,看起来和梁子叙的审美并不符。

    但温茶知道,这是按照他在孤儿院的秋千弄的,当时他喜欢白茹,和她在一起时,最喜欢坐秋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梁子叙可以算是怀旧。

    但这个旧,有些廉价罢了。

    把温茶领进客厅后,梁子叙上楼换了身衣服,温茶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像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四处打量。

    梁子叙换了居家服下楼,看到她略带紧张的脸,忍不住笑道“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温茶摇摇头,小声说“这是也第一次到不是同学的家里做客。”

    “是吗?”梁子叙走到她身旁坐下,嘴角的笑意慢慢加深,“那你以后可以常来我这儿,反正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就当是陪我了。”

    一个人?

    温茶想起刚出院的宁珍珠,嘴角也扬起来,“好啊,只要你不觉得我烦就好。”

    “怎么会?”梁子叙哈哈大笑,看向她的目光里染上了一丝悸动,“有你这样年轻漂亮的姑娘陪着我,我高兴还来不及。”

    温茶但笑不语,当天晚上果然上了很多市特色菜,宾主尽欢后,温茶拒绝了司机的护送,不紧不慢的步行回家。

    走至电梯门口时,温茶接到了一条陌生短信。

    最近进展怎么样?

    温茶摩挲了一下屏幕,看了一眼打开的电梯门,把手机放回了包里。

    一同走进电梯的有傅寒,他静静地站在电梯最里面,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温茶迟疑了一下,看着拥挤的人群,没有朝他打招呼。

    傅寒似乎也注意到了她,侧目瞥了她一眼,很快收回目光,面色冷淡的站在一旁。

    温茶挑挑眉,更不想说话了。

    电梯行至楼停下来,温茶和他一前一后走出去,各自打开了自家屋门。

    温茶关上门,就开始回复那条陌生短信。

    你是谁?你发错信息了。

    那边的人似乎没想到她会回这样一句话,很快回了过来。

    你不是我雇佣的人?

    温茶冷笑一声。

    我不是,你应该发错人了,你要是再胡说八道的骚扰我,我就报警了。

    那头没有再回话过来,温茶丢开手机,望着天花板,眼里划过一丝嘲讽。

    在剧情中原主是受雇于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宁晟,为的就是帮助宁晟母子在和梁子叙争夺财产时,拿到大头。

    这种雇佣是最高级别的。

    为了员工的人身安全,需要签保密协议,而且在受雇期间雇主不能和员工相互联系,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员工为了自身安全,可以和雇主解除协议。

    但是宁晟只是个小孩子。

    他虽然心思灵敏,却有一个拖后腿的妈。

    那就是宁珍珠。

    宁晟背着她雇佣了原主后,宁珍珠不知道是从哪儿找到了雇佣合同,私自用他的手机联系了原主,想要第一时间掌握梁子叙的消息。

    原主一直以为是宁晟在跟自己联系,他还是个十六岁的半大孩子,一时心软,偶尔会回答宁珍珠问出的问题。

    时间一长,宁珍珠得寸进尺,几乎是监控式的让原主为她服务,但原主也不是傻子,通过工作室渠道联系了宁晟后,知道是宁珍珠从中捣鬼,拒绝了宁珍珠的要求,并且因为自己身份暴露,想要退出这个任务。

    彼时,她已经成了梁子叙的新宠,拿到了一部分证明梁子叙有私生子的证据,便把证据传回工作室后,单方面中断了和宁晟的合作。

    但是宁珍珠却没有放过她。

    在和梁子叙打完官司后,宁珍珠母子还是拿了大头,出于报复,宁珍珠趾高气扬的把原主是她和儿子雇佣的事告诉了梁子叙,想要看梁子叙的笑话。

    但宁珍珠并不了解梁子叙的为人,她认为的笑话,却成了原主的催命符。

    梁子叙其实是个自视甚高,睚眦必报的人。

    否则他不会对宁珍珠和宁晟都这样绝情。

    他之所以喜欢原主,是因为他在原主身上看到了纯美善良,他觉得原主干净,阳光,充满着他所没有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让他青春。

    可如果这些都是假的呢?

    都是她装出来欺骗他的呢?

    他还会喜欢吗?或者说,在这样的欺骗之后,隐藏着和他一样黑暗的原主,他还能接受吗?

    答案是,不能。

    他讨厌欺骗,更何况是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耍的团团转。

    所有欺骗他的人,都要去死。

    最终原主出车祸被撞死了。

    工作室查出梁子叙是嫌疑人,梁子叙虽然被拘留,却请了当时大名鼎鼎的钟律师为自己开罪,钟律师舌若灿花,妙语连珠,找出了所有证明他跟案件无关的证据,让他无罪释放。

    原主最终的死亡,也被定为意外事故。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