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1章 欺诈美学(二十)
    ,精彩小说免费!

    两人在奶茶店坐了一会儿,傅寒才起身带着她离开。

    期间去私房菜里吃了个饭,也算应承了之前的约定。

    把人送到办公楼下时,傅寒不紧不慢的叫住了她,说道:“梁子叙的事情我会解决,以后你就好好上班,他要是再来找你,你要跟我说,知道吗?”

    温茶很想翻个白眼说不知道。傅寒伸手捏住她鼻尖,“听话。”

    “不听。”温茶抚开他的手,从车上走了下去,径直朝办公楼走去。

    傅寒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被她利落的态度击中了,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和他私自来往,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了。

    温茶看完短信后,给他回了个“呵呵”。

    接下来的几天里,梁子叙都没来找过温茶,就像是忘了这个人一样。

    温茶心里也不着急,拿着手上的专访人物资料,静静地分析。

    “这个是对面办公楼的梁总的。”见她一直看着资料,于小冉好心的解释道:“梁总是宁华公司的总裁,杀伐果断,聪明睿智,在早些年很受欢迎,只不过现在被绯闻缠上了,有点可惜。”

    温茶问道:“我们不是采访傅医生吗?怎么换成这个梁总了?”

    “还不是怕傅医生不答应,选出来的替补。”于小冉摇摇头,有点挫败,“明天就是我们c组去预约傅医生的时间,他要是再不答应,我们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这位花边新闻漫天的梁总了,他虽然私生活泛滥,但总体上还是个成功的商人,借着这股绯闻风,够杂志社蹭一波热度了。”

    温茶垂下眼睛,“他要是和傅医生一样不答应呢?”

    “那就只好使用美人计了,”于小冉嘿嘿一笑,将两只胳膊搭在温茶肩上,“听说他最喜欢美人,你长得这么漂亮,估计不用我们问,他就快快的答应了。”

    温茶默默翻个白眼,转过身继续翻资料。

    心里却盘算着,去了宁华公司后,自己应该怎么做。

    下午下班后,温茶收拾好东西往外走,在楼下碰到了刚从车库里出来的梁子叙,他隔着车窗,沉沉的注视着她,眼神里有喜爱也有淡淡的不耐烦。

    温茶感觉到他的目光,侧目看了他一眼,很快撇过头,跟不认识他一样。

    原本还抱着美人一定会后悔,要自己上前认错的梁子叙,瞬间就……

    很快,一辆suv在温茶的面前停了下来。

    梁子叙倾身看过去,隔着半开的车窗,看见了一道十分熟悉的身影。

    只见站在原地的姑娘朝车里笑了笑,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看到傅寒真容的那刻,梁子叙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纹。

    竟然是他。

    怪不得温茶会舍下自己,原来是攀上了其他男人,这个人还是他认识的。

    梁子叙的嘴巴紧抿起来,b市大名鼎鼎的傅医生傅寒谁不认识,不仅是个医学天才,还是个家底丰厚的富二代,温茶还真是手段高超。

    想起温茶和他在一起时,那天真无辜的样子,梁子叙心里升起一股邪火,觉得自己被温茶欺骗了。

    这可不是什么小姑娘,很有可能还是个中老手,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对温茶的忍让,梁子叙的目光霎时阴冷下来。

    既然都是男人,他和傅寒对她来说应当也是无异的。

    傅寒朝梁子叙的方向瞥了一眼,很快收回目光盯住温茶,“看你做的好事。”

    温茶撇撇嘴,也很无奈,“昨天我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他自己要过来,我有什么办法。”

    傅寒的目光依旧冷冷的,“那也是你自己惹上去的。”

    温茶扭过头不搭理他,心里却盘算着梁子叙究竟能忍多久。

    植入落地窗前的窃听器传回来一些梁子叙平时打电话的声音。

    客厅终究不是卧室,只偶尔听到过几次叫“儿子”的声音,却无法判断,这个“儿子”究竟是宁晟还是国外的私生子。

    如果有可能,温茶想摸进他的办公室,但是这个机会太渺茫了,梁子叙是极其敏锐的一个人,她必须找个合适恰当的理由。

    这个机会已经来了,杂志社的专访这回一定能成功。

    至于傅寒还是往后推推吧。

    当然,如果能摸进梁子叙的卧室,那就更好了。

    车行驶到楼下停下来时,外面的天色已是近黄昏。

    温茶解开安全带跟着傅寒下车,走至门口时,又碰到了梁子叙。

    这一次,他的目光里,没有温茶熟悉的痴迷,有的只是怀疑和愤怒。

    这是觉得自己脚踩两只船吗?

    温茶在这里呵呵冷笑,她又没卖给他,也没跟他许过任何承诺,更是在前不久跟他闹翻了,他究竟多大脸,才会做出这副看“奸-夫***”的样子?

    “走吧,”傅寒并没有搭理梁子叙,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将手搭在小姑娘的肩上,半抱着她往楼道里走。

    看到这一幕的梁子叙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他跟温茶认识多久,这个傅医生又跟温茶认识多久?

    他之前在温茶面前发乎情止乎礼,几乎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可是这傅医生却对温茶拉拉扯扯的,简直是——伤风败俗。

    梁子叙本就多疑,瞬间就脑补了很多,无一不是温茶贪图富贵,过来巴结他,结果发现有其他选择后,一脚将他踢开。

    不过是个爱慕虚荣,水性杨花的贱人。

    他握紧了拳头,一拳打在车窗上,以后要是再见了她,走着瞧。

    温茶完全不知道他想了这么多,跟傅寒进了电梯后,就有些打瞌睡。

    她昨天睡得晚,上班时间又早,根本就没睡够。

    傅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把她的脑袋摁在自己的肩上。

    奈何温茶身高不够,下巴放不到他的肩头,只能蹭着他的胳膊,让自己不至于摔倒。

    傅寒犹豫了一下,伸手扶住她的腰,她的腰很细,就跟轻轻一折就能拧断一般,傅寒眼睛一暗,说道:“今晚早点睡。”

    说罢,领着她走出电梯门,带她走到屋门口,伸手去包里找她的钥匙。

    手指还没碰到她的包,温茶瞬间醒了过来,条件反射的抓住他的手,“你在做什么?”

    她眼底睡意退却,瞬间升起来的竟然是隐不可察的忌惮。

    傅寒的眉头皱起来,“钥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