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欺诈美学(二二)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温茶跟于小冉又去了一趟医院,结果可想而知。

    被傅医生放了鸽子。

    护士告知周四傅医生休息后,于小冉那叫一个失落。

    “莫非真要去采访梁总?”那可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了,怎么跟傅医生比?

    温茶拿着记事簿,笑了笑:“梁先生事业有成,又有槽点,如果能做个专访也挺有卖点的。”

    “采访他养了多少个情人吗?”于小冉偷偷翻了个白眼,“男人果然都是一有钱就变坏。”

    温茶没有附和她的话,说道:“情人只是谣传,究竟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证实。”

    “说的也是,”于小冉摇了摇头,“这些年关于梁子叙的花边新闻数不胜数,但却没有捉-奸在床的实证,就连上回和野模出车祸,也能编出个谈合作的幌子,堵的他老婆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这男人太聪明了,也是宗罪。”

    谁说不是呢?

    温茶想起宁珍珠那张充满怨憎的脸,又觉得这是注定好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她和梁子叙能相互吸引,可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中午下班后,温茶拒绝了于小冉一起吃饭的提议,拎着包,姿态优雅的出了办公楼。

    傅寒的车,停在办公楼不远处,温茶走过去,轻轻敲开车窗,对他笑了笑,“等很久了?”

    傅寒盯了她一眼,“上车。”

    温茶不紧不慢的坐上车,说道:“午休时间不长,一会儿记得送我回来。”

    傅寒看着她系好完全带,冷冷说了句:“啰嗦。”

    温茶扶额,她这是啰嗦吗?她这明明是提醒。

    从电梯出来,傅寒径直把她领到了自己家门口,递上拖鞋让她换了进去。

    这是温茶第一次到他屋里做客,看着满室有致却不乏温馨的装修,觉得自己错看傅医生了。

    傅医生一副性-冷淡的样子,真有这样温暖的审美?

    不敢置信。

    傅寒似乎看出了她的腹诽,没好气的瞪她一眼:“还愣着做什么?过来吃饭。”

    温茶走到餐桌旁,看着他依次摆好菜肴碗筷,一扫之前的郁闷,拿起筷子就是开始扒饭。

    傅寒伸手给她盛了碗玉米排骨汤,也没去纠正她吃饭的速度,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开始夹菜。

    温茶虽然吃得急,但动作还是优雅的。

    那些姿势气度,就像是刻进了她的骨头里,无论何时,都端着让人无法忽视的从容淡然。

    傅寒看着她的眼睛闪了闪,心里划过些许异样,很快便被眼底的沉默掩盖下去。

    吃过饭后,两人坐在沙发上消了会食,傅寒把煮好的冰镇绿豆汤装了一杯子放到她面前,“带去办公室。”

    此时正值盛夏,天气热的很,绿豆汤积水暖肝,清热解毒,最具解暑功效。

    温茶暗叹他细心,心里对他的好感度又上去一层。

    暖男在哪都吃香,何况是这种对外冷漠对喜欢的人细心的人呢?

    温茶固然讨厌中央空调,但傅寒却不属于这一列,他是特别的。

    温茶朝他笑了笑,“谢谢。”

    傅寒不喜欢她道谢,这种谢意会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拉到遥不可及的位置。

    但他说不出“不要跟我道谢,这是我心甘情愿”这样的话。

    这种话适合小年轻,却不适合成熟男性。

    比之甜言蜜语,他更喜欢落之于实际。

    两人消食片刻,就各自午休了一会儿。

    没隔多久,傅寒看了一眼手表,倾身坐到她身边,捏捏她的鼻尖,“起来,我送你去公司。”

    温茶挥开他的手,睡眼朦胧的从沙发上爬起来,问道:“下午你来接我吗?”

    “嗯。”

    傅寒把她从沙发上拎起来,“先去盥洗室洗把脸。”

    “哦哦,”温茶拎着化妆包进了盥洗室,洗了把脸又上了点淡妆出来。

    “走吧。”傅寒接过她手里的包,把装着绿豆汤的水杯递到手上,“下午我来接你之前,你最好乖乖的。”

    温茶仍有些瞌睡,恹恹的回了句,别过脑袋靠在了他胳膊上。

    傅寒顿了一下,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轻轻的握住了她的腰,让她不至于滑倒在地。

    温茶迷迷糊糊的跟着他出了电梯,刺目的阳光霎时就落在了她的脸上。

    傅寒把她的脑袋埋进自己胸膛,半抱着她去了车库。

    温茶觉得不太舒服,用一只手抱住了他的腰,似迷糊又似清醒的问道:“傅医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傅寒放在她腰上的手指一僵,“你说为什么?”

    他的语气很淡,听不出喜怒。

    温茶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换了个说法,“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为什么喜欢?

    傅寒面无表情的盯了她一眼,他要是知道,还会这么眼瞎?

    见他不说话,温茶冷哼一声:“你一定是看上了我的美貌。”

    傅寒:“……”

    温茶在他的胸口蹭了蹭,仰着脸,笑靥如花的说:“你就是看上了我的美貌,我长得这么漂亮,你一定是觉得我好看,才喜欢我的。”

    她漂亮的猫瞳里还没有焦距,但语气却很皮,像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就说是还是不是?”

    温茶在他的腰上捏了捏,精致的面上带着一丝不属于年纪的天真。

    这抹天真让傅寒惊颤。

    而腰间的力度又让他的眼睛愈发深邃起来,大有一股山雨欲来的意味。

    “傅医生——”她似乎感觉到了危险,迷迷糊糊的状态彻底褪去,眼睛也清凉起来,“现在什么时候了?我们赶紧去杂志社吧?”

    回答她的不是他往日冷冰冰的声音,而是一个绵长又凶狠的吻。

    这个吻和之前纯洁到不行的亲吻不一样。

    深的让人呼吸不过来。

    温茶被他压在车门上,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被动的承受他给予的热切和掠夺。

    温茶曾经想过,他冰冷的面具下,隐藏的是烈焰还是冰川。

    现在她知道答案了。

    那是会把她烧成灰烬的三昧真火,一旦被缠上,就没有逃脱的余地。

    装着绿豆汤的水杯从手里滑落,她用力推开他的肩膀,才勉强制止了他的动作。

    “傅医生,”她彻底清醒过来,轻喘着,头也不抬的提醒他,“马上就要迟到了,你知道吗?”

    她胭脂色的唇角微动着,那是比口红色号还要惹眼的色彩。

    傅寒眼睛一暗,低头在她嘴上啃了一口,才捡起地上的水杯,打开了车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