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现实世界(九三)
    大半夜从梦里醒过来,温茶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后,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给陈霜打了个电话。

    原以为这个时间段,陈霜早就睡着了,但陈霜接的很快,几乎是在她打过去的三秒钟不到就接了。

    “怎么了?”陈霜在那头的声音非常温和,“做噩梦了吗?”

    温茶轻咳一声,“没有。”

    陈霜沉默片刻,“那你?”

    “我明天想过来看海绵宝宝。”

    那头没说话,温茶忍不住皱起眉,“不行吗?”

    陈霜问:“你打电话就是说这个?”

    温茶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说这件事好像也不太人道。

    “我就是想问你有没有时间,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有。”陈霜想也不想的说,“明天我来接你。”

    “好。”

    挂掉电话后,温茶揉了一把脸,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是魔怔了,出了一场车祸后,怎么爱做一些奇怪的梦。

    梦里的事情就跟亲身经历过似得,太特么操蛋了。

    她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打开微博开始刷新消息。

    最新刷出来的是《大齐荣耀》的首映宣传。

    她给张译文点了个赞,正要再看点别的消息,张译文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小公举,你这么晚还不睡啊?”

    温茶解释:“我已经睡一觉醒过来了。”

    “真羡慕你,”张译文略带苦逼的说,“我还在外地拍戏呢。”

    温茶眨眨眼,“哪个导演这么没品,凌晨五点还不下戏?”

    “钟导,”张译文苦中作乐道:“就是那个业内特敬业的钟晋导演,五十多岁了,每天整得比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还活跃。”

    温茶失笑,“那你还不感谢人钟导的专注?”

    “我也想感谢啊,”张译文打了个哈欠,“不过拍了好几天夜场,我也是真的累。”

    温茶:“那后天的《最佳拍档》还能行么?”

    “行啊,为什么不行?”张译文瞬间就来了精神,激动的说:“我最近锻炼肌肉呢,腹肌胸肌肱腿肌二头肌都杠杠的,到时候,把你从车上、轮椅上抱起来都是简简单单的事儿,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男友力?”

    “好了好了,”温茶懒得跟他胡扯,“到时候再说。”

    “嗯,你继续睡吧,病人多睡觉少活动,伤口好的快。”

    “嗯。”

    天刚刚亮,陈霜就打开房间的门,打算把温茶带到别墅去。

    温茶精神抖擞的跟他跑回去,小短腿还在窝里睡得呼呼喘气呢。

    瑞恩把早餐端到餐桌上让她先过去吃饭,温茶坐在陈霜的对面,跟他一起吃过饭后,嘱咐瑞恩去厨房给小短腿做狗粮,不要买的,要用牛肉做现成的。

    瑞恩挺想提醒温茶,小短腿已经够胖了,再胖下去,恐怕就要成孕妇了。

    他还没说话,陈霜一眼扫过他,让你去你就去。

    瑞恩没法子,只好让厨子把狗粮做出来。

    小短腿醒过来以后,寻着味道找到了温茶,眼见主人瘫在轮椅上的惨状,难受的惊叫起来,绕着温茶惊恐的转了好几圈,才心疼的伸出舌头,想舔舔温茶脚上的伤口。

    它要是哪里流血了,舔舔就会好的很快的。

    温茶笑眯眯的揉了揉它的脑袋,“不担心,马上就会好的。”

    说着就想把小短腿抱起来,陈霜伸手制止她,“你腿还没好,不许抱它。”

    温茶挺想抗议,不过小短腿却没让她抱,它窝着身体躺在温茶脚边,用湿漉漉的眼睛注视着温茶的脚,特别担心自己会给主人添麻烦。

    做了昨天晚上的梦,温茶现在最看不得小动物这样的眼神,她决定让陈霜抱它,陈霜不愿意。

    开玩笑,养这么个玩意儿,他本来就是不愿意的,还抱它?想得美!

    温茶:“……”

    “我看还是让它自己出去玩好了,”陈霜建议道:“它现在胖成了一个球,出去减减肥也是好的。”

    温茶挺不愿意的,她今天来就是为了跟小短腿联络感情。

    陈霜:“以后有的是机会,你现在的身体不方便。”

    温茶遗憾的垂下脑袋,决定暂时不搭理陈霜。

    幸好瑞恩这时候把热腾腾的狗粮端上来了,温茶又高兴起来,拿着狗粮兴致勃勃的喂小短腿。

    陈霜看小短腿摇着尾巴,双眼亮晶晶的就生气,这是他家不是这个小叛徒家好吗?

    小短腿和温茶根本没注意到他,喜滋滋的吃完狗粮后,温茶打算跟小短腿一起玩玩具。

    陈霜看着两只不亦乐乎的样子,暗自冷哼着,把小短腿的玩具抢下来扔到一边儿!

    玩,玩什么玩。

    小短腿一见玩具没了,气的跑到陈霜腿边张嘴就去咬他的裤腿,大魔王最坏了!讨厌他!

    温茶好笑的看着陈霜,谴责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幼稚?”

    幼稚?

    陈霜表示她更幼稚,一大早,天还没亮就打电话问小短腿的消息,还有更幼稚的吗?

    温茶:“……”小短腿跟幼不幼稚有什么关系?

    陈霜:“我觉得比起海绵,你更应该关心其他问题。”

    “比如?”

    “比如,我。”

    温茶无语,“陈先生有那么多人关心,差我一个吗?”

    陈霜:“……”

    “你总有办法让我生闷气。”

    温茶轻笑一声,“好吧,我跟你道歉,不管是昨天还是今天,我都跟你道歉。”

    陈霜眉头一皱:“为什么道歉?”

    温茶:“理亏呗。”

    陈霜转头看向她,对她理亏的说法,表示怀疑,她什么时候知道理亏过?

    温茶完全t不到他在想什么,说:“今天过来,除了看小家伙,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海绵宝宝是你给小家伙取得名字吗?”

    “不是。”

    温茶摸了摸鼻子,“那这是?”

    “胡稽的姐姐取得。”陈霜低沉的说:“她小时候跟喜欢看海绵宝宝,想养一条短腿的狗,打算给它取这个名字。”

    温茶面色微滞,她艰难的开口,“不知道,她还在世吗?”

    陈霜垂眸,炙热的目光沉沉的落在她脸上,“她在。”

    温茶干巴巴的笑了起来,“我还以为,胡稽是骗我的呢。”

    “他不骗人,”陈霜低声说:“我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