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茶香浅浅(八)
    这话一落,周雪茹再好的脾气,也做了泡影。

    “陆宴!”她哀怨而不甘的盯着男生的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怎么说你?”陆宴面无表情道:“我他.妈说错了吗?”

    “我……”

    “我只说最后一次,管好你自己,别再做些让我生气的事。”他冷冷的盯住周雪茹,眼睛里一片肃杀,“否则,我们不会这么完。”

    说完这句话,陆宴没再看她一眼,转身进了食堂。

    跟在身后的李铭关切的望向被说哭的周雪茹,从兜里取出纸巾递过去,唉声叹气道:“陆宴就是个疯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趁早收收心,离他远点吧。”

    “滚!”周雪茹一把打掉李铭手上的纸巾,愤恨的指责道:“我让你看着陆宴,你就是这么看着的吗?你这个废物,给我滚开!”

    李铭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看向周雪茹的眼里也含了一丝冰冷,“之前帮着你是觉得你真心喜欢陆宴,可你也不问问自己,陆宴也是你能肖想的吗?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周雪茹脸一白,没想到李铭会说出这样的话,眼神有些恍惚起来。

    李铭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心里又是一软,低声说:“陆宴是陆家二少爷,他的圈子不是我们这些人进的去的,别看我跟他玩的好,说好了是铁子,说白了还不就是个跟班,你为自己好,就不要再来招惹他,他已经为之前的事不高兴了,再惹到他,恐怕难了。”

    说完这话,李铭没再多说,跟着陆宴的背影过去了。

    周雪茹站在原地,眼泪一颗一颗的落下来,看的一旁的曹倩心惊肉跳,她有些后悔把周雪茹带过来看温茶了,忐忑的问:“雪茹……你没事吧?”

    “以前他不会这样对我的。”周雪茹哽咽着说:“他也不会对我说这种话。”

    曹倩知道她说的是谁,面露难色道:“那是因为他没有遇见安茶,现在安茶跟他好上了,他当然会变了。”

    “安茶……”周雪茹呢喃着这个名字,赤红着一双眼睛质问道:“她凭什么?她凭什么呀?!”

    “雪茹……”曹倩被她狰狞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拉住她的胳膊,安抚她,“你冷静冷静,我们先回教室好不好?这在路上也不大好……”

    周雪茹被这句话打醒了些,她一把甩开曹倩的手,自顾自的说:“以前李铭也从来没对我说过一句重话,可就是因为她,李铭也对我发了脾气,你让我怎么冷静?”

    曹倩看着她一脸狼狈的模样,心里又有点可怜她,“那你想怎么样?”

    “不是不能明着来吗?”周雪茹冷笑道:“那我们就暗着来。”

    曹倩被她的笑容吓得抖了抖,大着胆子问:“你想怎么做?”

    “马上就要月考了,昨天我听班里几个男生在一起打赌,这次谁英语考的最差,就要为赢的人去做一件事,我挺想参加这个赌注的。”

    “不是吧?”曹倩有点蒙了,“你想让他们干什么呀?”

    周雪茹擦干净脸上的眼泪,面不改色的说:“她很快就会知道了。”

    吃过饭后,温茶站起身,拉着钟蔓的手,还没走出食堂就被陆宴追上了。

    他长手一伸就勾住了温茶的脖颈,“宝宝,之前答应我的事,还没兑现呢。”

    温茶利落的扳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说:“你走开,我不想知道那个方法了。”

    “这怎么行?”陆宴顺势拉着她的手,就把她拖进了怀里,“我还想跟你好好温存一番呢。”

    卧槽!坐在食堂里吃饭的众人看到眼前这一幕,脑海里划过无数弹幕,一向邪魅霸酷拽的校霸怎么会看上这种老实人?还在食堂门口拉拉扯扯的,不是在做梦吧?

    “早就看上了,”有知情人士普及道:“上午大佬还在教室里亲了乡巴佬的手背,你说拽不拽?”

    “不是吧?”有人不相信,“大佬的品味有这么奇葩?”

    “不信就去问三班的人,还有人拍了照片呢。”

    “我去,谁拍的照片啊,要是被陆宴知道了岂不是要被打死?”

    “谁知道呢?”

    “抱歉同学,”陆宴毫不犹豫的分开温茶和钟蔓拉在一起的手,朝钟蔓笑了一笑,“我现在要带走小可爱,你自己先回教室吧。”

    钟蔓看向挣脱不了的温茶,估摸了一下自己和陆宴的武力值,犹豫着要不要解救她,温茶也知道暂时甩不开狗皮膏药,朝她挥挥手安慰道:“你先回去,我跟他说两句话就回来,不要担心。”

    “好吧。”钟蔓对打过陆宴带走温茶这件事也没抱希望,她嘱咐了温茶两句,才转身走了。

    她一走,陆宴就把温茶带进小树林了,按在树干上狠狠地亲了两口,“可想死我了。”

    温茶一把推开他的脸,“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不是知道吗?”陆宴修长的手指在她脸上轻轻划过,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耳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们上午不是说好一起探讨学习的吗?”

    温茶皱起眉,“探讨学习就好好探讨,不要做这些没用的事。”

    “没用的事?”陆宴眉头挑起来,盯住她,“我现在做的在你眼里是没用的事?”

    温茶:“……”废话……

    “好啊你,”陆宴气的发笑,“劳资对你神魂颠倒,想的心肝儿都疼了,你还说这是无聊的事?”

    “这跟我无关。”温茶鼓着腮帮子反驳,“是你自己要想的。”

    “行啊,这跟你无关,”陆宴冷冷一笑,“那我亲你摸你也跟你无关是吧?”

    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盯着他邪气的眼睛,怒骂道:“你怎么这么无耻?”

    “无耻?”陆宴嘴角勾起来,捧着她的脸,凑近她喷了一口热气,薄荷香气里夹杂着烟草气味,让温茶有些眩晕,陆宴低声说:“还有更无耻的呢?要不要试试?”

    温茶气的用脚去踹他裤裆,“你神经病!放开我!”

    陆宴迅速夹住她的脚,凑在她耳边低笑道:“宝宝,你要是踢坏了,以后用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