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茶香浅浅(九)
    温茶脸一红,“无耻!”

    “是是是,我无耻,”陆宴见她羞愤欲绝的小样子,闷笑道:“我只无耻你一个人好不好?”

    温茶对他简直没辙,皱着眉去推他:“你能别这样吗?”

    “怎样?”

    “别说骚话,别碰我。”

    “不行,”陆宴抓着她的手塞进自己t恤里,喑哑着声音说:“小可爱,我要连跟你说话都要被你限制,我还活不活了?”

    他微躬着身体,握住温茶的手摸到自己的胸口,让她感受感受自己胸口到底有多热,“你摸摸你听听,劳资的心都快炸裂了,你还要我不说骚话,你想逼死我呀!”

    温茶:“……”

    手掌下是手感极好的胸肌,形状完美,还带着浅浅的少年感,伴随着胸腔里剧烈的跳动,温茶被唬的愣住了。

    陆宴见她傻乎乎的,忍不住低低一笑,“劳资的傻媳妇儿呦。”

    他死死掐住温茶的腰,把她抱到怀里亲亲温茶的鼻子,“真他.妈可爱的心都要炸了。”

    感觉到脸上的热度,温茶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推开他,陆宴怎么肯,直接把她压在胸口,一击即中的,叼住了眼前垂涎已久的花瓣。

    唇上的热度让温茶知道这个流氓究竟做了什么,她疯狂的挣扎起来,用手捶打着陆宴的胸口,大有一股要把他锤死的感觉。

    陆宴怎么可能放开,他一只手托着温茶的腰,另一只手按着温茶的后脑勺,长驱直入的纠缠住了小姑娘的舌头,香香软软的感觉让他几近疯狂,不断的索取温茶嘴里的温度,又舔又吸的,就跟几百年没见过肉的狼一样,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自然要大快朵颐。

    温茶被他抽光了胸腔里的气体,原本还捶地狠的手,没多久就软在了陆宴胸口,魂淡!流氓!神经病!

    她在心里不断的咒骂着,但就是挣脱不了他的束缚。

    她脑袋开始缺氧,腮帮子憋的通红,一条条银丝顺着下巴流了下去。

    陆宴还没有节制,舔了她每一颗牙齿后,才给了她片刻喘息的机会。

    温茶趴在他身上大喘气,嘴巴又麻又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陆宴低喘着,把她压倒树干上,沿着她的下巴吻了下去,一点一点,沿着白皙细嫩的脖颈,吻到了形状优美纤细的锁骨,在少女洁净馨香的锁骨上重重的咬了一口。

    那一口,咬的温茶眼泪都疼出来了。

    大滴大滴跟雨珠子一样的眼泪落在陆宴脸上,一下就砸醒了他的鬼迷心窍。

    “宝宝……”看着被自己蹂.躏的嘴巴红肿,衣服乱糟糟的温茶,陆宴一下就醒了,望着温茶红彤彤的眼睛和脸上的泪痕时,眼里闪过一丝愧疚,“我错了……宝宝,你打我吧。”

    他给温茶把校服整理好,看着她锁骨上的吻痕,眼睛里闪过一丝疯狂,不过脸上却是内疚的。

    “你打我。”他抓着温茶的手往自己脸上招呼,“哥错了,你把哥打死,你别生哥的气成吗?”

    温茶不说话,水汪汪的眼里一片痛恨,陆宴抓着她的手在狠狠脸上抽了两下,留下了两道刺目的红痕,见她还是不说话,又抽了两下,“哥刚才没忍住,是因为太喜欢你了,你抽哥发泄都行,就是别气坏了身体。”

    “你滚!”温茶一把推开他,“你这个爱占便宜的魂淡,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温茶发死力推开他往外跑,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往外流,看起来可怜极了。

    陆宴本来想放她走的,可以看到她没戴眼镜的样子,大手一伸,又把她抱了回来。

    温茶气的一口咬在他肩膀上,发了死力要把他那块肉咬下来,陆宴没动弹,似乎感觉不到痛一样,搂着她摸了摸她的头发,还痴迷在她发丝上吻了几下。

    口腔里传来浓重的血腥气,温茶终于冷静下来,她松开嘴,看着被自己咬的出血的肩膀,血把校服都打湿了,她又哭了起来。

    这次她哭的很渗人,牙齿上带着丝丝血迹,看起来像是个脏兮兮的吸血鬼。

    陆宴轻叹了一口气,取出纸巾给她擦了擦脸,知道这次自己是玩大了。

    他把温茶的鼻涕和眼泪都擦干净之后,眼见温茶眼泪止不住,直接把温茶抱在怀里像拍小宝贝那样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别哭了,哥向你道歉,只要你跟哥和好,你想怎么样都行,好吗?”

    温茶抽噎着不答话,把鼻涕蹭在他的胸口,胸口一跳一跳的,都开始打嗝了,鼻子里还冒出一个鼻泡,看起来又恶心又萌。

    当然在陆宴眼里,这就是萌。

    陆宴没办法,又是赔礼道歉好几次,小姑娘才勉强止住了眼泪,但脸色依旧很难看。

    “你抢走了我的初吻,”说起这个她眼睛红的像是一只兔子,“那是我给我喜欢的人留着的。”说着她又要哭。

    陆宴手忙脚乱的捂住她的嘴,“我的小祖宗,你喜欢的不就是我吗?给我也是理所当然啊。”

    温茶张嘴就要反驳,陆宴左右看看,轻咳一声:“其、其实,我也是初吻……”

    温茶愣住:“你说什么?”

    “我说你没吃亏,”陆宴眨了一下眼睛,“我们初吻换初吻,不是挺好的吗?”

    温茶:“你不是。”

    “我怎么就不是了?”陆宴表示好无辜,“我明明就是好不?”

    “你有那么多女朋友,”温茶不高兴的说:“你的初吻早就给她们了,你休想骗我。”

    “我有什么女朋友啊?”陆宴大喊冤枉,“我这么多年,可不就只有你这一个女朋友吗?”

    温茶瞪他,愤恨的说:“我不是你女朋友!”

    陆宴邪邪一笑,“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还给我打了个记号,不想负责啊你?”

    “我没有!”温茶愤怒的说:“这不算数!这都是你逼我的!”

    “难道你没咬我?”陆宴挑起眉头,低低的质问她,“没有抱我?没有跟我接吻?”

    温茶脸一下涨得通红:“……”这怎么回答……

    陆宴:“现在虽然是二十一世纪了,但我和外面其他男人不一样,我还是很保守的。”

    他捏着温茶的下巴亲了一口,“既然亲都亲过了,你就是我女朋友,你不承认也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