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茶香浅浅(十)
    温茶死盯着陆宴的脸,真想几爪子把他抓烂,但她做什么都没用。

    陆宴根本就不接她的话,他就是个变态、疯子。

    “手机给我。”陆宴知道她心里不服气,也没什么不高兴的,反正已经把媳妇儿弄到手了,接下来有的是时间让小可爱高兴起来。

    温茶歪着头不搭理他,陆宴直接伸进她校服兜里把她的手机拿了出来,用自己的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把号码标注“a”字母后注“老公”两个字排在了联系人的第一位,然后又把电话打到了自己手机上,标注上“老婆”。

    温茶冷眼看着他的动作,真想一把把两个手机都给扔了。

    不过陆宴没给她机会,加上了她的微信和qq后,他才把手机塞到了温茶手里,叮嘱着,“我打电话,发短信,记得接记得回,不然,我就天天像这样亲你,知道吗?”

    温茶冷着脸不合作,转过身就往外走,一副气哄哄的样子,陆宴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笑眯眯的说:“当然,你要是敢随便跟我分手的话,我还会把你抓到这儿来,知道吗?”

    温茶气的受不了,侧目瞪向他,“你要是再骚扰我,我就告家长!”

    “告家长?”陆宴被句话逗笑了,肩膀抖动个不停,“你告家长什么?我非礼你,亲你,还是你把我咬了一口?”

    温茶语塞:“反、反正就是告家长!”

    “行呗,”陆宴耸耸肩,“我正好想见见你爸妈,商量一下我们的婚事,之后你正好可以住到我家里,可以天天亲你,还能和你从一张床上醒过来,我高兴还来不及。”

    温茶:“你混蛋!”

    说完这句话,她像只受惊的兔子,直接蹦了出去,生怕陆宴再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陆宴大步追了两步,说:“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是探讨学渣的学习方法,当然,我也会督促你学习的,毕竟,你成绩真是太烂了。”

    跑到半路的温茶气的差点摔倒,这个比她学习还烂,甚至都不参加考试的学渣凭什么说她?他才笨!他全家都笨!

    回到教室,无数双眼睛向x光一样扫向温茶,大佬在学校门口把新同学劫持去了小树林的事,已经在全校传遍了,估计连班主任都知道温茶跟陆宴之间的事了,也不知道温茶一会儿会不会被叫去喝茶?

    众人同情的看向温茶,统统觉得她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前有校草粉丝排挤,后有老师严重警告,前后夹击简直苦逼啊。

    温茶回到座位后,钟蔓眼尖的发现了她红肿的嘴巴,眉头轻轻皱起来,递给她一张纸条:被他欺负了?

    温茶趴在桌上没说话,可怜巴巴的样子,让钟蔓母爱泛滥。

    她从书包里取出一包棉花糖塞给温茶,从温茶跟她做同桌开始,她就觉得温茶和棉花糖一样软软甜甜的,昨天专门让妈妈给她买了好几包棉花糖,就是给温茶准备的。

    接过棉花糖,温茶感动的抱着钟蔓的手擦了擦鼻子,钟蔓:“……”忽然好想打死这个邋遢鬼怎么办?

    陆宴走进教室,原本还在看好戏的众人,立时收回眼睛,该干什么干什么。

    钟蔓拆开棉花糖给温茶喂了一颗,“吃点甜的,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嗯。”温茶吸吸鼻子,朝她笑了一笑,钟蔓才发现温茶脸上竟然还有酒窝,小小的圆圆的,超可爱。

    卧槽!冷静自持如钟蔓都恨不得抱着小可爱亲一口!

    &

    nbsp;她伸手戳了一下温茶的酒窝,温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钟蔓拍了拍她的脑袋,“快吃吧,吃完,我们一起预习下午的课程。”

    “好。”

    身后的陆宴看着温茶的小梨涡,气的肺都要炸了,温茶从没在他面前笑过,他都没发现温茶还有酒窝,现在居然被钟蔓发现了,怎能不生气?

    他眼神冷冰冰的伸手就要去抓温茶的衣领,钟蔓若有所感的看了他一眼,陆宴恶狠狠的回瞪着她,拉过温茶的脑袋,直接在她腮帮子上,酒窝出现的地方亲了一口。

    他能对温茶亲亲,钟蔓能吗?

    钟蔓:“……”我能不能关你屁事!

    温茶反应过来,直接一拳捶在他脸上,众人才发现,大佬脸上竟然有被打过的痕迹,看那红红的侧脸,像是被人甩了几巴掌的样子。

    我的妈,这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让人惊悚!

    陆宴被打也不生气,还好整以暇的望着温茶的脸发呆,心里发誓,放学以后,一定要让她笑出酒窝才让她回家。

    下午第一节课结束以后,温茶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是因为什么。

    “听说你跟陆宴在谈恋爱?”班主任说。

    “没有,”温茶坚决的摇摇头,否认道:“我没有跟他谈恋爱。”

    “可我听班里同学说,你们很有可能在恋爱,还做了不少……让人误会的事。”

    “真的没有,”温茶急切的解释道:“林老师,我只想好好学习,您相信我。”

    班主任见她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大致也料到了是怎么回事,“你是个老实孩子,刚转来一中,有些事还不了解也是正常,但早恋是绝对要不得的,知道吗?”

    “我知道。”

    “那你和陆宴?”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温茶坚决的说:“我是绝对不会早恋的。”

    “嗯,”班主任得了这句话很满意,但仍旧有些不放心,“陆宴是我管不了的学生,但你却是我看好的孩子,你以后要杜绝和陆宴再发生此类引人误会的事情知道吗?否则再有人来告状,老师恐怕要叫家长过来了。”

    听到叫家长,温茶身体抖了抖,垂着眼睛轻声说:“不会再这样了。”

    “嗯,回去吧,”班主任还是对温茶这个习惯听课的孩子挺有好感的,“好好听课,不要被其他事情扰乱心情知道吗?”

    “知道了。”

    回到教室,陆宴望着温茶的背影,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取出纸笔,给温茶传了张纸条:林老师说你了?

    温茶把纸条揉成一团,砸在了他脑袋上转过头,没跟他说一个字。

    陆宴也意识到自己给她带来了麻烦,又给她写了一张:下午放学,再跟我说。

    温茶这次没有砸他,却把纸条撕了个粉碎。

    放学后,其他人都收拾书包走人了,钟蔓询问温茶要不要一起去校门口,温茶拒绝了她的提议,转过身看着陆宴,眼里bulingbuling冒冷光。

    原本想和陆宴一起回家的李铭见状,拖着刘洋几人也匆匆跑路了。

    这新同学一看就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他们留在这儿看好戏,回去就会被陆宴捶死的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