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茶香浅浅(十一)
    等钟蔓和李铭走后,温茶从桌上抓起书包就砸在了陆宴的脑袋上。

    原本还带着笑意的陆宴被砸蒙了,狭长的眼睛定格在温茶身上,目光里流露出些许怔忡,没想到小可爱发起脾气来也这么有趣。

    温茶恶狠狠的喘了口气,从他头上把书包拿下来,眼里闪过一丝畅快,“今天的话我只跟你说一次,”她故作凶狠的说:“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

    说完这话,她把书包从陆宴头上取下来,背在身后扭头就走。

    陆宴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她书包拉锁上挂着的迷你小熊,顺势从位置上站起来,拉住温茶的书包带,薄唇轻启:“我让你走了吗?”

    温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眼角有些发红,“那你还想干什么?你都让我被班主任教育了,还不够吗?”

    陆宴被她那小眼神看的内心颤动不已,一想到温茶被叫去办公室挨训,他心里那叫一个心疼,他急切的扒拉住温茶的小胳膊,“是我不对,我该打,你要嫌没打够,就再打两下。”

    “我不打。”温茶冷冷的说:“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陆宴一愣:“那我去找班主任给你出气?”

    “你神经病啊!”温茶狠狠地打开他的手,语气凶狠而坚决,“你凭什么找班主任?做错事的又不是她!”

    “那你在我身上撒气,是我对不起你,你别难过,”陆宴低声说:“你难过,我也难过。”

    “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温茶鼓着腮帮子,冷声说:“要想我不生气,以后就不要再来动我。”

    她抓着书包转身就跑,像只逃窜的小仓鼠。

    陆宴心里一紧,急忙追过去,本想抓住小可爱的肩膀的,不过想到她难过的表情,他犹豫了,不紧不慢的跟在温茶身后,跟她一起走出了教学楼。

    走到校门口时,温茶停了下来,一改之前的温软,用他从没见过的眼神盯住他,“不要再跟着我。”

    陆宴嗓子一紧,“你说什么?”

    温茶豁出去了,“我说不要再跟着我,我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陆宴瞳孔猛然一缩,“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温茶的手指慢慢的收紧,她倔强的开口:“我想好好读书,考上大学,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你呢?你跟我有什么共同点?”

    “我……”

    “你除了会占我便宜,给我惹麻烦,你还能干什么?”温茶愤怒的叫出来,“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你以后最好离我远点!”

    说完这句话,压在她心底好几天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她轻轻呵出一口气,望着陆宴的视线格外冷漠。

    陆宴嘴角勾起来,回视着他觉得可爱又萌萌哒的脸,手指紧握起来,“你是说我配不上你?”

    温茶:“……”难道不是?

    “你是觉得我学习烂还拖你后腿很麻烦?”

    温茶撇过头没正眼看他,不过心里的想法全都浮现在脸上。

    “呵!自私鬼。”陆宴轻嗤一声,“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

    “我说错了吗?”温茶咬着牙回应他,“你只会让我生气!”

    “我让你生什么气了?”陆宴气的浑身发颤,“我他.妈这么喜欢你,你难道瞎了吗?”

    “我就是瞎,”温茶争锋相对,“我瞎也不要你喜欢!”

    温茶吼完,脸又红起来,不知是难堪还是羞愤。

    她喏喏的说:“以后不要再喜欢我了,我只想过平凡人的生活。”

    陆宴气极反笑:“你觉得我不是平凡人?”

    “反正你是我不能喜欢的人。”

    说完这句话,她红彤彤的脸恢复了往日的白皙,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以后,我们还是当个陌生人吧。”

    说到这儿,她朝陆宴鞠了一躬,慢慢的离开他的视线。

    陆宴站在原地,看着她越来越小的背影,心里有些空荡荡的,也不知道空什么,明明才认识几天而已。

    可怕的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抗议!凭什么当陌生人?他的喜欢就这么廉价吗?!

    这个小混蛋!亏他把她宝贝的不行。

    他脑海里甚至浮现出她颊边的小梨涡,圆圆的小小的,不知道亲起来是不是很甜。

    一定很甜,陆宴心想。他亲过她的脸,跟抹了蜂蜜似得,甜的他满心快活。

    现在让他丢掉这份甜蜜,想得美!

    温茶回到家,安母和安杏正在看电视,听见她回来的声音,安母招呼她过去吃饭。

    桌上安母关切的问:“周四就要月考了,你准备的怎么样?”

    “还好。”温茶趴了一口饭,眼下一片恹恹。

    安母静静地叹了口气,“有什么不会的就去问你姐,她现在年纪第一,什么都会,教你绰绰有余。”

    “哦。”温茶应了一声,看都没看安杏一眼。

    安杏也不生气,亲切的摸了摸安母的手背,安慰道:“茶茶现在也高二了,心里多少是有数的,您不用太担心。”

    安母却不是这么想的,“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她却是现在的成绩,让我怎么不担心,要考不上好学校,以后可怎么办呀?”

    “这个……”安杏也有些犯难,她瞥向温茶,犹豫道:“要不,我们给茶茶报个补习班?”

    “补习班可以。”安父赞同的说:“杏杏马上就要高考了,再被茶茶打扰也不好,就给茶茶报个补习班吧。”

    安母没有立即答应,她看向自己的小女儿,“你觉得呢?”

    “我没意见。”温茶拿纸巾擦了擦嘴,整个又安静又沉默。

    安母又叹了口气,孩子性格就是这样,还能怎么办?

    “那行,等你月考完,妈妈就给你报个补习班。”

    “嗯。”温茶没再说话,从桌上站起来,径直往楼上走去。

    安杏叫住她,“你在新学校还适应吗?”

    “还好。”

    安杏点点头,又嘱咐道:“我在那儿有些认识的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跟姐姐说,我让他们帮你。”

    “不用了。”温茶淡淡的回绝她,“我没什么需要帮忙的。”

    “这样啊,”安杏尴尬的笑了笑,“那你上去学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