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 茶香浅浅(十七)
    甩开周川,陆宴身体前倾把身上大半力量都压在了温茶身上,语气凉凉的问:“你之前见过刚才那个人?”

    “没有,”温茶摇摇头,“我不认识他。”

    “那他为什么找你?”陆宴眯起眼睛,不悦的说:“他连你做操的样子都看到过。”

    “不知道,”温茶一把推开他的脑袋,“我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过。”

    陆宴不相信,“他可是第四名,你不是最喜欢和好学生做朋友吗?”

    “你好烦啊,”温茶皱起眉头,“都说不认识了,你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陆宴不高兴的皱起眉头,“我还没说你沾花惹草呢?”

    “沾花惹草的明明是你!”温茶反驳道:“你在学校里的红颜知己多的说不过来,你凭什么说我。”

    “我?红颜知己?”陆宴简直哭笑不得:“我哪儿来红颜知己?”

    “中午的不是吗?”温茶质问道:“还需要我提醒你?”

    陆宴反应过来她指的是周雪茹,饶有兴致的笑了笑,“怎么?吃醋了?”

    温茶翻个白眼,“下次再有这样的人,我就不和你交往了。”

    听到这句话陆宴眉头霎时拧起来,他眼底闪过一丝烦躁,“我跟她一点关系没有,你不许说这些话气我,说一次我收拾你一次知道吗?”

    “那我跟你说的那个人也一点关系没有。”

    “行行行,”陆宴收紧了搭在她肩上的手,“我相信你,行了吧。”

    温茶闻言没说话,扭过脑袋的不想搭理他。

    陆宴捏一把她的肩头,“还生上气了?”

    温茶轻哼一声,嘴巴撅的老高,陆宴见状心里又喜欢又愁人,弯下腰,对着她能挂油瓶的嘴儿亲了一口,“你说你,除了在我身上撒气还能干嘛?”

    “撒气啊。”

    说完温茶推开他的手,一溜烟就往校门口跑走了。

    陆宴慢腾腾的走过去,正好能看到她坐在车里冲自己招手的模样。

    眼见温茶没了踪影,陆宴掏出手机给李铭打了个电话,“去查一查一班周川的事。”

    李铭有些奇怪:“查他干什么呀?一个学习好点儿的小白脸而已。”

    陆宴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让你查你就查。”

    “好好好,”李铭急忙应下来,“明天晚上我给你资料。”

    “嗯,”陆宴把烟点着后,轻轻的吐了一口烟雾,“还有,去给我警告周雪茹一声,再作死,我饶不了她。”

    李铭也知道周雪茹做的好事,暗自叹了口气,“行,我保证好好教育她。”

    回到家,温茶写完作业下楼倒水,遇见了同样下楼喝水的安杏。

    安杏望着温茶,微微一笑,“下个月有演讲比赛,你们学校有派出人选吗?”

    “我不知道,”温茶端着水看了她一眼,“这些事,都跟我没关系。”

    “也是,”安杏轻轻叹口气,“估计选人也轮不到你们班。”

    温茶没吭声,兀自抱着水喝了两口,安杏余光里扫着她眉眼弯弯的模样,忍不住又问:“你和陆宴怎么样了?”

    温茶手指一紧,“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关心你呀,”安杏好笑的说,“你是我妹妹,我关心关心你的恋情有问题吗?”

    “你关心的太多了。”温茶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这些事跟你没关系。”

    “喂,”安杏有点受不的她这样浑身是刺的模样,“我好心好意的跟你说话,你别蹬鼻子上脸啊。”

    温茶对她这种只有好奇,但态度不好的人,没什么好感,“蹬鼻子上脸的,明明是你。”

    安杏面色一滞,语气瞬间就不好了,“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温茶不想搭理她,端着杯子往楼上走,安杏追过来,故作平静的开口:“听说这次月考,陆宴考了第一名。”

    温茶蹙起眉头,对她这种刨根问底的做法有点反感,“你既然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安杏轻轻一笑,“我不是觉得奇怪了吗?一个从来没有学习过的人,一考试就考了第一名,这是不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温茶脚步一顿,回头盯住她,“你什么意思?”

    安杏耸耸肩,“我能有什么意思,还不是怕你被学习好的人给骗了,毕竟你一直都很喜欢学习好的人呢。”

    “所以你是觉得陆宴的成绩是作假?”

    安杏嘴角一勾,“我可没这么说。”

    温茶轻轻扬起嘴角,压低声音说:“你知道这些年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安杏看向她,“什么?”

    “虚伪。”温茶一字一顿的回答她:“我讨厌你的虚伪。”

    安杏一怔,温茶已经转过身,打开门进去了。

    安杏回过神,正要问自己怎么虚伪了,听见的是温茶的关门声。

    安杏揉了一把自己的脸,对温茶的说辞不甚在意,她再怎么虚伪,也比总是学习但学习就是不上去的榆木脑袋强。

    月考过后的两天是陆陆续续发卷子的时候,陆宴考了第一名,不仅在学校里心思轩然大波,还让班里的老师刮目相看,不是没有人怀疑他作弊,但学校的卷子都是私密文件,再加上考场里有监控,陆宴根本找不到作弊的可能,这足以证明他是凭实力了。

    班主任林老师一进教室就把陆宴夸成了一枝花,以前有多恨铁不成钢,现在就有多引以为傲。

    年纪第一一向是出自一班,这两年来从没在其他班级出现过,陆宴的意外,让林老师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曙光,甚至还给陆宴颁了个奖最佳黑马奖。

    陆宴对此没什么表示,他本来一点都不想鸟林老师的,不过看在温茶的份儿上,他勉强领了林老师的好,下来之后,该怎么还怎么,完全没有好学生的包袱。

    正是这种上课睡觉,下课打游戏,平时出去打架斗殴,最后还能考第一名的强悍又吸引了一堆迷妹。

    以前的迷妹大多是颜粉,叫嚣着要给陆宴生猴子,现在却是满满的学霸粉,这些女学霸一个接一个跪倒在陆宴的校服裤下,情书一封比一封写的煽情,口口声声要和陆宴谈一场从校服到婚纱的恋爱,要一起迈向美好未来。

    言辞之唯美甜蜜看的温茶都快长针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