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茶香浅浅(十八)
    月考后,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市里要举行演讲比赛的时间。

    被选中去参加演讲比赛的是周川和周雪茹,两人时常凑在一块,看起来好像是在研究演讲的语气和仪态,实际上是在讨论怎样才能从陆宴身边把温茶撬走。

    自从上次不唯美的相遇后,周川后来又处心积虑的和温茶“偶遇”了几次,不过全都因为温茶身边跟着陆宴不了了之。

    这天,周川趁陆宴出去上厕所的时间,抱着一盒巧克力走进教室塞给了温茶,美其名曰,这是朋友送给她的小礼物,希望她笑纳。

    结果温茶从抽屉里取出一大盒进口巧克力给他看,表示自己只吃进口巧克力,其他的看不上。

    周川那叫一个生气啊,当即就要和周雪茹甩手不追温茶了,他的财力没法和陆宴比,颜值也比不了,用脚后跟想温茶也是选陆宴好吗?

    周雪茹不死心,表示进口巧克力不是问题,重点是弄走温茶。

    第二天,周川给温茶带了一盒进口巧克力,结果温茶却说自己不喜欢巧克力,喜欢上了定制棒棒糖。

    陆宴每次送她都是做成一束花那样子送给自己的,每支棒棒糖形状不一样,颜色不一样,口味还不一样。

    周川那叫一个郁卒,回去和周雪茹商量以后,给温茶准备了一大束定制棒棒糖。

    拿过去,温茶还不乐意,说陆宴给她准备的是请私人大师定制的,其他人做的她看不上。

    这下周川终于意识到,温茶根本就不想要什么礼物,她分明就是在耍他。

    他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当即就在教室里和温茶闹翻了,如果不是上课铃声,估计两人还会打起来。

    陆宴上完厕所回来,看着气势汹汹往外走的周川,一直按捺着的怒火终于忍不住了。

    他一把扯住周川的衣领,像是扯住一条疯狗一样,把周川扯到了楼道里,抬手就给了周川一拳头。

    周川没想到陆宴会打自己,捂着肿起来的下颌向陆宴理论,结果当然是被陆宴打的爹妈不识。

    “送我女朋友巧克力是吧?”陆宴打了他一拳后冷笑道:“送了多少颗我他.妈就打你多少拳!”

    周川根本就不是陆宴的对手,一路上只有挨打的份儿,最后竟然被陆宴几下砸在地上拳打脚踢,“你他.妈不是特别牛吗?还手啊孙子?怎么不还手?啊!”

    周川哪儿来得及还手啊,跟个乌龟一样抱着自己的脑袋,心里都恨死周雪茹的馊主意了,如果不是她非要打赌,自己能这么丢人吗?

    陆宴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心里那叫一个火冒三丈,“还送棒棒糖?还做朋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我今天就他.妈弄死你!”

    陆宴生气起来,眼睛就跟结了冰一样阴冷,面色也有些狰狞,抓着周川下狠手的模样,看的众人心惊肉跳,就怕被打的变成自己。

    就连平时对他崇拜至极的迷妹们也因他的暴力而两股战战。

    说好的校草,转眼就变恶霸,简直贼吓人好吗?

    周川被打的鼻血一把一把的留下来,染红了地面,四周响起刺耳的尖叫声,还有不少人叫嚣着出了人命。

    站在门口的温茶暗叫了一声糟糕,转眼就看见不远处走过来的班主任。

    她伸手去拉陆宴的衣摆,陆宴回头看了她一眼,语气冷冷的说:“你在乎他?”

    温茶简直无语,神特么才在乎他,打死也活该好吗?

    陆宴松开周川的衣领,对着他的肚子又踢了好几脚,才取出纸巾擦了擦手背上的血渍。

    这时,班主任林老师也到地点了,看到周川惨不忍睹的模样,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前几天还是年级第一,今天怎么就化身校霸了呢?林老师表示自己太心梗了。

    打架也不知道偷偷的打,这可如何收场?

    姗姗来迟的一班班主任看到自己的爱徒躺在地上满脸是血,不知死活的样子,气的浑身发抖,边打电话叫救护车,边拽着陆宴的胳膊,要去校长那儿讨公道!

    陆宴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周川,眼睛里划过一丝阴冷,后又朝温茶挑了挑眉,示意她不用担心。

    温茶抿着嘴没说话,她没有担心陆宴,却有些担心自己会被叫家长,到时候安母安父知道自己在学校里谈恋爱,一定会打扁自己的。

    周川被救护车带走了,伤情到底怎么样不知道,但是陆宴却被带去了校长办公室问话。

    至于问了什么,没人清楚,不过一整天,陆宴都没回来上课。

    放学后,温茶有些坐立不安,钟蔓见状,提议去医院看看周川。

    温茶犹豫了一下,给陆宴打了个电话,陆宴没接,温茶的眉头皱起来,又给他发了几条短信。

    ac:你在哪儿?

    ac:你回家了?还是在医院?

    ac:看到消息给我回电话。

    两人收拾好书包,一起去了医院,在医院过道里看到了一个身穿褐色裙子的老太太,看起来六七十岁,正同一个红着眼睛的中年女人说话。

    老太太看起来很和蔼,说话声音也很温和,正低声同中年妇女交代什么。

    中年妇女言辞间提到了周川的名字,她态度非常激进:“我儿子被打成那样,现在还昏迷不醒,你说赔钱就完了?你想得美!”

    “那你想怎么样?”老太太语气微微冷下来,“我孙子现在未成年,你还想让他坐牢不成?”

    “坐牢?”周川妈妈冷笑,“坐牢难道不应该吗?他那种不学无术的人渣,就该牢底坐穿!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老太太脸色难看起来,“你儿子已经检查过了,身体没什么毛病,这是两个孩子之间的矛盾,就让两个孩子自己解决,你要非揪着不放,恐怕不妥。”

    周川妈妈根本就听不进去这些话,她大声喧嚷道:“你们打人还有理了是吧?还是你们觉得我儿子好欺负?我告诉你,我儿子那可是将来的理科状元,你这样害他,我报给新闻社有你们好果子吃!”

    老太太的耐心彻底耗尽,她也懒得跟周川妈妈周旋了。

    “你告吧。”她在公共椅上坐下来,十分笃定的说:“我孙子不会无缘无故打人,你儿子要真无辜,怎么会被我孙子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