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茶香浅浅(二一)
    中午放学,温茶跟陆宴一起去学校外吃过饭后,就到奶茶店让陆宴给自己辅导。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学习成绩。

    陆宴虽然有点不乐意她重视学习多过自己,不过却整理出一套专门对付她的方法。

    比如讲一次错题,主动亲吻一次,教会一种题型,主动亲吻十次,学习成绩上去多少分,答应多少条件等等。

    这样的补习,对温茶有益,对陆宴也不错,他把温茶的短板了解的**不离十,对症下药的同时还不忘温茶亲亲我我,这样的结果是最好不过了。

    五月初,市里的演讲比赛在市中心举行,参加比赛的不止有一中二中还有市里各大中学,有接近六十个人登台,一中派出的是周雪茹和周川,二中派出的是即将毕业的校花安杏。

    学校抽出了几十个学生去市中心观看演讲其中就有温茶,林老师知道二中的安杏是温茶的姐姐后,十分大度的让温茶过去给安杏加油打气。

    温茶虽然不太乐意,不过还是去了。

    一起去的,还有班里其他几个同学。

    陆宴逃课跟她进了演讲厅,在门口就跟周川狭路相逢。

    自从被陆宴打进医院后,周川住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才出院,他身上都是些皮外伤,医生也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看起来没问题,但他硬是疼了好几天才缓过来。

    之后他回到学校再也没敢来招惹温茶,一是怕再被陆宴打,二是怕陆宴身后的家世。

    周妈妈之前不断叫嚣着要让陆宴坐牢,原以为陆宴一定会吃大苦头,可当天晚上,周爸爸回到家,不仅没有给周川找场子,还把自己的儿子训斥了一顿。

    惹谁不好,偏去惹大院里的混世魔王,周川不挨打谁挨打?

    周川当场就傻眼了,红着眼睛跟父亲告陆宴的状,周爸爸非但没有气愤,还质问了他和陆宴发生矛盾的根本原因。

    周川当然不敢说自己是因为打赌才去招惹温茶的,他胡乱编了个原因想蒙混过关。

    周爸爸看他脸色就知道自己儿子藏了事,不仅没相信,还当即就警告了他一番。

    “我不管你和陆宴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次陆家没有追究我们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你要是在惹上陆宴,我们家就要败你手里了,你知道吗?”

    周川不服气,“明明是他打我,你不帮我也就算了,凭什么替他说话?”

    “凭他们家能一脚就能踩死我们。”周爸爸红着眼睛说:“如果你再不知收敛,在学校里惹是生非,陆家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周川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陆、陆宴家有背景……”

    “别管他们家是什么背景,”周爸爸语重心长的说:“我只盼你好好上学,别再去招惹那些人,他们是我们惹不起的,就是今天你被他打断了腿,他都不一定能出个什么事,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周川气的浑身发抖,可心里又升起一股无名的惧怕,看来陆宴对他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周妈妈原本还不信那个邪,想跟教育局投诉,消息不仅石沉大海,工作还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如果不是周爸爸上去周旋,周妈妈恐怕连工作都丢了。

    周川终于意识到自己惹了什么样的

    人,这绝对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幸好陆宴没有深究,否则事情绝不会就这么完。

    周爸爸叹息道:“陆家还算讲理,以后你还是安分一些吧。”

    周川能不安分吗?回到学校后,他就安分了下来,不仅没有再理周雪茹那个贱人,还跟之前打赌的那几个男同学绝交了,以后,陆宴要是查到他们在拿温茶打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演讲厅门口碰见陆宴,对周川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他勉强对着温茶一笑,便欠身朝等候区走去了。

    陆宴挑了挑眉,没说话,一旁的周雪茹不甘寂寞的上前打招呼,“陆宴,你今天是来给我加油的吗?”

    周雪茹穿了一身纯白色的小礼服,头发挽起来用水晶发卡别着,脚上踩着带钻平底凉鞋,看起来极为甜美,像童话里的小公主。

    此时这位小公主正殷切的望着陆宴,目光闪动间,妩媚横生,似乎期待着什么奇迹。

    “不是。”陆宴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

    这两个字让周雪茹脸色发白,她目光阴郁的瞪了温茶一眼,还有些不甘心,“那你是……”

    陆宴眼睛一冷:“我来这儿做什么,跟你有关系?”

    周雪茹喏喏:“我……”

    “走吧。”陆宴拉着温茶的手往座位上走,“一会儿人多了,挤。”

    温茶点点头,跟着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周雪茹一眼。

    正是这样的迷之蔑视让周雪茹痛恨不已。

    温茶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这种有火撒不出来的感觉让周雪茹心里发恨。

    她凭什么这么淡定?就凭陆宴喜欢她吗?!

    演讲比赛开始后,温茶竖着耳朵开始听,听了几个,就有些不感兴趣了,演讲的内容千篇一律,再加上各个选手的发挥高低不一,很快就耗尽了温茶的兴致。

    轮到周雪茹时,温茶都已经靠在陆宴的肩上昏昏欲睡了,至于周雪茹讲了些什么,她根本没听清楚。

    接下来周川和安杏的演讲,温茶也只听了个尾巴。

    拿到一等奖的是安杏,二等奖是周川和周雪茹。

    这跟原剧情没有出入。

    安杏发表完获奖感言,演讲比赛就算结束了。

    陆宴拉着温茶起身,看着昏昏欲睡,一脸茫然的小姑娘,忍不住想把她背起来。

    走到厅外,陆宴弯下腰,让温茶趴在自己背上,背着她往外走。

    安杏一路追出来,看到的就是陆宴背起温茶的画面,斜斜的夕阳下,那画面很美,就像是一副涂了油彩的画,看的安杏心生悸动。

    她追过去叫了温茶两声,温茶没有听见,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她取出手机,给温茶打了个电话,发自内心想打破那副和谐的画面。

    接到电话的是陆宴,他一只手托着小姑娘,一只手从兜里取出电话,看到“安杏”两个字时,轻嗤一声,挂掉了电话。

    安杏连续打了好几个,都没打通之后,她给温茶发了条短信。

    “安茶,你现在都学会不接我电话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