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茶香浅浅(二二)
    陆宴手指微动,给她回了个消息:“这位大姐,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

    安杏一看到这个消息,就知道是陆宴发过来的,但她不露声色,甚至还警惕的问:“你不是安茶,你是谁?为什么拿我妹妹的手机?”

    陆宴冷冷笑:“大姐,你都在背后看我们好久了,你说我是谁?”

    安杏如遭雷击,没想到自己隐秘的关注会被陆宴抓个正着,但她不承认,天之骄子的骄傲让她低不了头。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最好把我妹妹放下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陆宴见多了这种套路,“是我跟你没完才对,收起你的好奇心吧大姐,我对你一点也不感兴趣,你要是再欺负她,我不会放过你。”

    发完这条短信,陆宴删掉了信息,把手机重新塞回兜里,将温茶结结实实的背在了背上。

    温茶神识不清,侧脸蹭了蹭他的颈窝,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收到短信的安杏就不那么轻松了,她看着屏幕上的信息,差点把手机扔在地上砸个稀巴烂,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这个陆宴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手指捏的发白正要再回短信跟陆宴没完时,身后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你好,我是一中的周川,能交个朋友吗?”

    安杏不耐烦的回过头,正要拒绝这个主动找上来的男生,可看到他手里的证书和他那张俊逸阳光的脸时,她迟疑了。

    “你好,”周川面带微笑的望着她,十分自来熟的说:“我和安茶是一个年级的,听说你是她姐姐,很想跟你认识一下。”

    安杏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不似说假,嘴角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你好,我就是安茶的姐姐,很高兴认识你。”

    陆宴把温茶带到演讲厅外的饭店点了几份菜,把饿的昏昏欲睡的小姑娘喂饱了之后,才拉着她的小手把她送回家。

    “一会儿回家跟你妈说把周日的补习推了,我带你回家补,知道吗?”

    温茶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点点头又有些担心的说:“要是我妈妈不愿意怎么办?”

    “那我跟她说。”

    温茶哪敢让他去说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还是我自己说。”

    “还有那个听起来像在锯桌子腿的钢琴课你也停了吧,我看会弹钢琴也不是什么必须的技巧。”

    温茶有点犹豫,“可是,我姐姐会呀,妈妈也要我会。”

    提起这个陆宴就来气,“你是你,她是她,她喜欢的凭什么加在你身上?”

    温茶缩了缩脖子,“不行,我已经学十年了。”

    “傻。”陆宴点了一下她的鼻子,想不通她坚持十年也进步不了的喜好,有什么值得学习的。

    “我看你还不如跟我学弹吉他。”陆宴笑眯眯的说:“吉他要简单散漫一些,像你这样的懒家伙,学这个正好。”

    “可以吗?”温茶睁大眼睛,有点好奇。

    “当然可以啦,”陆宴揉了揉她的脑袋,“只要你想学,有兴趣学,我就能教你,到时候放暑假了,我就带你去公园里弹吉他玩。”

    温茶想起书上看的那些背着吉他流浪、卖唱、毕业旅

    行的描述,心里有点想学,“要是我还学不会怎么办?”

    “那就没办法了,”陆宴摊摊手,“你就只能像个小厮一样帮我背吉他了。”

    温茶皱起眉,有点不乐意,陆宴哈哈笑起来,“说你笨,你还真笨,到时候你背吉他,我背着你,你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好不好?”

    温茶琢磨了一下他话里的意思,缓缓的点了一下脑袋,“嗯。”

    陆宴瞧着她傻乎乎的模样,忍不住抱着她转了一圈,“宝宝,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温茶眨眨眼,陆宴垂头在她眉心亲了一口,捏着她肉肉的指头问她:“你以后想考哪所大学?”

    温茶愣了一下,不好意思说自己想考b大,毕竟那离现在的自己实在太远了。

    陆宴看出她的心不在焉,磋磨了一下她的手心,“大胆的说出来,你就是想考q大,哥也跟着你去。”

    “要考不上呢?”温茶小声说:“要考不上怎么办?”

    “考不上?”陆宴字典里就没有考不上这一说,但他没太给小姑娘压力。

    “考不上又怎么了?”他弯着眼睛盯住温茶,“考不上哥也跟你一起去,你在哪儿哥在哪儿,哥绝不离开你。”

    温茶心头一滞,轻轻的看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有点不自信,“可是你学习那么好,我学习那么坏,你和我一起,一点也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陆宴捧着她的脸,盯着她圆溜溜的眼睛,说:“哥跟你在一块,就是喝稀饭也是甜的,再说了,哥这样的还能养不起你一个小媳妇儿?”

    温茶脸一红,“我不是这个意思。”

    “哥知道你的想法,”陆宴摩挲着她的下巴,低声说:“等考高完,哥心里想的什么,你全都能知道。”

    说完,他在温茶嘴上一吻,“你怕的那些都不是事儿,哥就稀罕你这一个小宝贝。”

    说着他亲了一下温茶的眼睛,“要还觉得慌,就好好学好好考,哥陪着你,到时候你想去哪儿都不是事儿。”

    温茶贴着他的胸口没说话,眼睛却亮的出奇。

    “小样儿,”陆宴拦腰把她抗在了肩上,“周末早上哥去楼下接你,你早点出来知道不?”

    “嗯。”

    回到家后温茶跟安母说不想去周末的补习班,安母有点生气,询问她怎么回事。

    温茶说有人给自己补习,安母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

    “你是嫌我给你找的补习班不够好吗?”

    “不是,”温茶盯着脚尖摇摇头,“是那个补习班不适合我。”

    “不适合你?”安母气的冷笑,“那已经是市里最好的补习班了,你还想去哪儿?”

    “没有,”温茶低声说:“我想和同学一起学习。”

    “同学?”安母皱起眉头,一连好几个质问:“都是什么同学?能教你什么?有老师教的好吗?”

    “有的,”温茶看着她说:“他教的很好,我想跟他一起学习。”

    安母根本不相信还有比补习老师教的还好的学生,“你不会是想偷着出去玩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