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1章 茶香浅浅(三二)
    陆宴伸手把温茶从地上拉了起来,把温茶拦在胸前,走到为首的年轻人身边,“今天的比赛算我输了,彩头多少回去算给你。”

    为首的年轻人挑挑眉,没有赢了比赛的兴奋,反倒有些不甘心,“无冕之王,半途而废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陆宴根本就不听他说,捡起地上的头盔,回身整了整温茶的头发,在她鼻尖上亲了一口,把头盔盖在了小姑娘的脑袋上。

    其他几个人见状,心里卧槽几声,这半路遇见的姑娘,不会就是陆宴之前的女朋友吧?

    陆宴以前好像就是有女朋友的人来着……

    “陆宴!”为首的年轻人走上前来,拦在机车面前,目光在温茶身上划过,落在了陆宴脸上,“彩头我可以不要,但这儿的死亡赛道,我要和你公公正正的比一场。”

    “不比。”陆宴拦腰把温茶抱了起来,小心的放在了后座上,戴好手套,开着车就要往山下走。

    为首的年轻人有点不甘心,“我都不要彩头了,你还有什么顾忌的,你不会真的怕死吧?”

    陆宴目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答话。

    年轻人脸上划过一丝惊讶,“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今天怎么就变卦了?为什么?”

    “为什么?”陆宴伸手搂了一把小姑娘的腰,嘴角含了一丝意动,“为了媳妇算吗?”

    “卧槽!”为首的年轻人咒骂起来,“你什么时候这么情圣了?”

    陆宴面无表情的扭动车钥匙,拉着温茶的手放在了自己腰上,没再说一句话,不紧不慢的朝山下而去。

    “槽,开这么慢,还不如11路呢?陆宴真是够了,”年轻人朝地上啐了一口,再也没了继续比赛的心思,他踢了一脚地上的雪,“这他.妈都什么事啊?”

    “我看不比也行,”身后的几人暗自跺跺脚,“这山上雪太大,再上去恐怕得出事,这大年初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多不吉利啊。”

    为首的年轻人瞪了他们一眼,没再说话,跟着下了山。

    这回他.妈就是为了陆宴找媳妇来的吧。

    “唉,以后找个媳妇儿,也要把她摁在雪地里亲个昏天黑地的才爽快,真他娘的羡慕陆宴!”

    “我也是,看来是把人生大事提上议程的时候了。”

    “…………”

    机车在山下的一间旅店停了下来。

    陆宴面无表情的拦着温茶的腰,就到店里开房。

    旅店需要身份证,温茶的身份证被安母收了,两人只能开一间房。

    陆宴拉着温茶的手走进房间,取掉手套,二话不说就进浴室洗澡。

    他身上全都是寒气,耳朵也冻得通红,看起来跟个冷面杀神似得。

    温茶坐在床边安静了一会儿,伸手从他衣兜里取出手机,看着锁屏上自己的照片,怔了一下,输入自己的生日,一下子就打开了屏幕,屏幕照片也是她,是阳光下笑的跟个傻瓜一样的她。

    温茶打开他的微信,里面置顶的第一个联系人就是她,他给她发了很多条信息,从去年五月发到今天早上,一天都没有停止过。

    最初他还会问她在哪儿,过得好不好,在得不到回答后,他似乎意识到,她没有通讯的权利,就跟她说早安晚安和想她。

    看到这些信息,温茶也说不上自己究竟是什么心情,不过心里的触动却无法忽视。

    她退掉陆宴的微信,登上了自己的账号,看着99+的信息,不知道该给他回复什么,似乎说什么都太过轻描淡写了。

    她犹豫着,最后动手回了一句话。

    陆宴从浴室出来,温茶已经窝在床边昏昏欲睡了,她走了很远的路,再加上脚伤,有点累着了。

    陆宴擦了擦头发,把毛巾扔到一边,坐到她身边,余光划过她身旁的手机,取过手机扔在一边儿,伸手就去剥她的衣服。

    她只穿一件毛衣,外搭一件羽绒服,看起来一点也不厚重,陆宴剥掉羽绒服,又伸手去脱她的毛衣,温茶迷迷糊糊的,有些不乐意,她皱着眉推开他的手,倒头就栽在了被子上。

    陆宴见状也不生气,把她从被子上拉出来,硬是把她的毛衣脱了,又去脱她的裤子,把小姑娘剥的只剩下秋裤,才把她塞进被子里。

    做完这一切,陆宴穿好衣服下楼从前台哪儿找了点感冒药和药酒,跑回楼上给她喂了药后,又替她用药酒开始揉脚伤。

    温茶被揉的有点疼,哼哼着用脚去踢他,陆宴面无表情的捏着她的脚腕,低头咬了一口她的腿肚子,温茶难受的哼出了声,隐隐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陆宴挑挑眉,把她的脚塞回被窝里,去浴室洗完手,脱掉衣服,钻进被子,把她紧紧的锁在了怀里。

    温茶睡得很不安稳,感觉到陌生的体温后,本能的去推他,陆宴夹着她的腿,又抱着她的腰,才让她消停了下来。

    陆宴本来是没有睡意的,他激动的睡不着,双眼如焗的盯着温茶,怎么看也看不够,生怕小姑娘一眨眼又不见了,

    看了一会儿,他忍不住亲亲小姑娘的脸,亲着亲着,他又有些安心,闭着眼睛和温茶一起睡了过去。

    温茶是半夜饿醒的。

    她从床上爬起来,没看到陆宴的身影还愣了一下,踩着旅馆里的拖鞋就要出去找人。

    陆宴推开门见她,挑了挑眉,“你就想这么出去?”

    温茶低头一看,自己上身只有一件小衣,她惊叫了一声跳上床,抱着被子盯住陆宴,不敢置信的说:“你怎么脱我衣服?”

    “我不能脱吗?”陆宴把粥放在床头柜上,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她露在外面的肌肤,面无颜色的说“你不让我脱,你让谁脱?”

    温茶脸一红,喏喏道:“你这样的做法,就是流氓。”

    流氓?

    陆宴气的发笑,他伸手就去拉温茶的被子,“流氓这就来非礼你。”

    “啊!”温茶急得抬脚就去踹他,被陆宴握住脚腕压在被子上亲,“你是我媳妇儿,我对你做什么,那都是光明正大的,怕什么?”

    温茶撇过头不看他,耳朵也跟着红了起来。

    陆宴捏了一下她的耳垂,声音嘶哑着说:“宝宝,你都不知道我这八个月我有多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