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 茶香浅浅(三三)
    温茶望着他隐忍的脸庞,有点心疼,她伸手摸了一下他的眉心,“我这不是回来找你了吗?”

    提起这个陆宴原本的好脸色瞬间就黑了,“你找我,你一个人在山路上跑,要是出个什么事怎么办?如果今天你遇到的不是我,而是一群烂人,你怎么办?你想吓死我吗?你不会先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找你吗?”

    温茶顿时就委屈了,“我没有电话,也找不到帮我的人,你让我怎么找你?”

    陆宴面色一顿,心又酸起来,是了,照安母的个性,她不仅没电话,恐怕还会被她当宠物一样关着,不得自由。

    这么一想,他心疼的不行。

    “好了,我不凶你。”他伸手抱住温茶,拍了拍温茶的后背,“以后哥再也不让你回去了,你跟着哥过。”

    温茶眨眨眼,“可是我的东西,证件全都在我妈那儿。”

    “这些你别管,”陆宴拿着床头的毛衣给她穿起来,“这些哥都会帮你解决,你只要跟哥一起回家就行。”

    温茶还有点不安,“我、我不敢……我跑出来她已经生气了,我再跟着你走,她一定会打死我的……”

    陆宴握着衣服的手一顿,“那你还要继续回去做她的笼中鸟,不跟我见面吗?”

    温茶低着头没答话,陆宴气的捏住她的下巴,语气冷冷的问:“那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是你跟你妈之间的绊脚石?”

    “不,不是……”温茶摇摇头,声音里有点哭腔,“我就是怕她找上门,到时候连累你怎么办……”

    陆宴暗自松了口气,“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就是怕……”温茶难过的说,“她是我妈妈呀,是生我养我的人,不是随随便便的陌生人……”

    “那以后我来养你,”陆宴面无表情的说:“我买房子把你养起来,你就是我的宝宝了,行不行?”

    温茶:“…………”

    “行不行?”陆宴捧起她的脸,目光深切的像是要望进她的灵魂里,“你既然选择逃出来找我,我就不会再让你回去,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了,除非我死,否则你这辈子都休想离开我的视线,知道吗?”

    温茶缩了缩脖子,小声的说:“我妈不会愿意的……”

    “我不管你妈,”陆宴面色晦暗的说:“我只管你,只要你愿意,不管是你妈还是你姐,都不是事儿。”

    温茶愣了一下,“那我跟你在一起,以后就不能再要她们了吗?”

    “她们配吗?”陆宴冷笑一声:“她们除了伤害你,还能做什么?”

    他没把安杏勾搭自己的事说出来,但心里却对安杏和安母充满恶感。

    不管温茶愿不愿意,他都要带着温茶离开那个充满束缚的家,他要光明正大的跟她在一起,就是她的家人阻拦,他也无所畏惧。

    “陆宴……”温茶瑟缩着看向他,颤颤巍巍的说:“如果我丢下了我的家人跟你在一起,你以后不要我了,我怎么办?”

    陆宴怔忡了一下,没想到她会想这么多。

    “你是傻子吗?”他没好气的瞪住她,“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我是说万一……”

    “没有万一,”他笃定的说:“如果有一天我不要你,你就杀了我,因为那一定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不要你,我要的也只有你。

    温茶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颤动着,脆弱的恍若蝴蝶的翅膀,“我还是有点怕……”

    “别怕,”陆宴把毛衣轻轻的套在她身上,“你要是不信,哥对你发誓还不行吗?哥以后要是辜负你,哥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不许你这样说。”温茶伸手捂住他的嘴巴,掀起眼皮望着他,漂亮的猫瞳里闪过一丝浅浅的羞涩,“我……我相信你……”

    陆宴嘴角嘴角勾起来,抱着小姑娘就是一个么么哒,“宝宝,这会是你这辈子最聪明的选择。”

    温茶靠在他怀里不说话,眼里却划过一丝凝重。

    想要和原主妈妈一刀两断,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安母只会从她身上扒下一层皮,让她知道什么叫痛,不会随随便便让她跟陆宴在一起的。

    所以,陆宴的想法注定是成功不了的,但她却不想再过着被人看管的日子了,那种除了学习,一点自由也没有的生活,让她发疯。

    两人亲热了一阵,陆宴端起床头柜的粥,开始一口一口的喂温茶,“等雪停了,我就带你回a市。”

    温茶乖巧的答应下来,心里却一片斟酌,她和安母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那不是叛逆不叛逆的问题,那是自主权和控制欲的交锋,跟早恋无关。

    吃过饭,陆宴检查了一下温茶的脚,发现消肿后,又给她用药酒揉了揉。

    温茶低头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心里有些发甜,如果她没有遇见陆宴,估计现在也只能在楼上嘤嘤嘤了。

    后半夜两人都没了睡意,互相询问着对方这八个月以来的是怎么度过的。

    温茶把被安母迷晕带走的事跟陆宴说了之后,陆涛拳头紧握,手背青筋暴起,“她怎么敢这么对你?”

    温茶知道他心疼自己,伸手给他顺了顺气,“她就是太在意我了。”

    “不是这么个在意法,”陆宴皱着眉摇头,“她如果真的在意你,就不会不顾你的想法,把你带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温茶苦笑一声:“大概是因为我是个早产儿,她总是怕我出事,怕我走错路,所以才这么做的。”

    “你到现在都还在替她说话,”陆宴不满的盯住她,“你妈妈,那个人她逼着你学了十年不喜欢的钢琴,总为你做你不喜欢的决定,还把你关了起来,你为什么还替她说话,你不会反抗吗?”

    “你也说了,她是我妈妈,”温茶低低的说:“就是因为她是我妈妈,我才忍她啊。”母女之间很少有真正的仇恨,这就是原主到死也没有反抗过安母的原因,她再怎么痛恨,也不想跟安母老死不相往来。

    陆宴却不像她这么看重安母,“在我眼里,她不是个合格的母亲,如果我是她,我绝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温茶轻轻笑起来,“还好你不是她,否则你会把我养坏的。”

    “那也比让你伤心好,”陆宴摸摸她漂亮的眼睛,“我宁愿把你养坏,也不想让你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