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3章 茶香浅浅(三四)
    翌日,温茶跟陆宴一起回了a市,陆宴的本意是想把温茶带回家,跟陆妈妈几人见一面,温茶却没有答应。

    她跟陆宴回来已经出格了,陆妈妈等人恐怕也因为安母的做法对她心生不满,在解决安母事情之前,大过年的,她还是不要过去讨嫌了。

    陆宴心里有点不高兴,他的媳妇儿凭什么受委屈?

    温茶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但还是拒绝了跟他一起回去。

    陆宴没办法,只好在酒店给她开了一间房,让她舒舒服服的住进去,又把自己的钱包和手机给了她,才回了家。

    等他走后,温茶拿手机给安母打了个电话。

    安母在电话那头已经急疯了,乍一听到温茶的声音,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

    “你去哪儿了?你想急死我们是不是?!你这个不孝女,你还想让我怎么做?非得把你送出国你才消停吗?”

    温茶心说,是你还想让我怎么做吧?

    温茶等她说完,也没有把自己所在地告诉她,“我是不会再回那个地方了,如果你一直逼我,我也不会再接你的电话,更不会再任你对我的事情做主。”

    听到这话,安母那叫一个火冒三丈,“你是不是跟那个烂仔走了?小小年纪就谈恋爱,你还要不要脸?”

    温茶沉默了许久,问她:“在你眼里,我就是不要脸的人吗?”

    “你还想我怎么说?”安母没有听出她话里的心灰意冷,冷笑着:“你不好好学习就算了,还跟社会上的混混搅在一起,你不是不要脸是什么?”

    温茶的心瞬间就落到了谷底,“既然你嫌我不要脸,那你就和我断绝母女关系,以后我丢脸,也不会丢到你头上。”

    “你!”安母气的直接摔了边上的摆饰,“我为你操碎了心,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你对得起我这么多年为你的付出吗?啊?!”

    “对不起妈妈,我真的很累了。”温茶低低的说:“我没有想成为特别成功的人,也不想去做那个事事都拿第一的人,我就想做我自己,过普通的生活,做喜欢的事,这样的要求过分吗?”

    “普通的生活?”安母在那头冷笑不止,“你是我女儿,你和你姐姐以后都是要继承家里的公司的,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享受了家族的物质之后,还能过普通的生活?”

    “我跟你说不通,”温茶闭上眼睛,“你说什么都对,我说什么都错,你从来就不会听我说,你只会让我照着你说的去做,我已经不想跟你争执了,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呵!”安母嘲讽道:“那什么样的生活对你有意义?是跟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混在一起还是年年成绩倒数?这样的日子你就过得有意义了吗?”

    温茶眼睛瞬间冷了下来,“陆宴他没有不学无术,他也不是你说的那样差劲,他再不好也会尊重我的想法,给我带来快乐,可是你呢?”

    “你除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有没有真正的关心过我?有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我?你只会把自己喜欢的事强加在我的头上,去得到你自以为是成就感,你真的在乎我吗?不!你只在乎你自己,你沉浸在自己伪装的慈母假象里,自以为是对我好,实际上,你从来就没有真的在乎过我。”

    安母被她说的愣住了:“你竟然是这么想的吗?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你简直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的究竟是谁?”温茶到现在也不介意撕下伪装的假面,露出掩埋在心底的愤恨,“如果你真的为我思考过,会让我学十年的钢琴吗?会给我找不合适我的培训班吗?会像疯子一样的把我一个人关起来吗?”

    “……”

    “你不会的,”温茶自嘲的笑起来,“你做这些,根本就不是为我好,你是为了自己的虚荣心,你怕我给你丢人,不管是钢琴还是成绩,你都怕我给你丢人,你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我,也从来就没有在乎过我心里在想什么,因为你就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你胡说!”安母冷冷的反驳道:“我为你好,你却想倒打一耙,我看你才是头脑发晕。”

    “你为我好?”温茶简直都要笑出来了,“如果这就是你对我的好,我宁愿不要。”

    “你……”

    “我就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吧。”温茶低声说:“当你发现我谈恋爱以后,你有想过跟我仔细谈谈吗?你有想问我原因吗?你有吗?”

    安母语塞:“……你都早恋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对,我的恋爱在你眼里就是早恋,就是不该存在的,所以你才会这么对我。”

    “难道不是?”

    “可是你知道吗?”温茶话锋一转:“我喜欢的这个人,他不是你嘴里的烂仔,他是能带给我改变,能给我快乐和成长的人,我们的感情也没有你说的不堪,如果你尊重过我,就不会这样否定我。”

    “……”

    “你太让我失望了,”温茶轻轻的哽咽起来,“我被关在楼上的那八个月,每天都在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是没有好好弹钢琴惹你生气?是没有好成绩让你不高兴?还是我真的不应该谈恋爱,可我想来想去,却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生活是自己的,你虽然生育了我,却也只是我人生中的一部分,不是我的全部,我的生活也不能因为你是我的母亲,而被你全盘控制,如果我的人生都是你在操纵,那我活着跟提线木偶有什么区别?”

    安母气虚的争辩:“你胡说……”

    “不自由,毋宁死。”

    这句话让安母终于沉默下来。

    “以前我总是照着你说的路去走,不管行不行,我都听你的话,我觉得你是对的,你不会害我,我应该听从于你,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过得一点都不快乐,我为了不喜欢的东西浪费时间,我为了你的一言一行付出代价,最后除了一身疲惫,我一无所有,我才开始思考,我还有没有存在的意义?如果我要变成第二个安杏,那活着的我,究竟是我,还是你规划好的我?”

    “……”

    “在你心里,你永远都是对的,你不愿意听我说,因为你觉得我没资格提意见,你对我付出了心血,我就没资格说话,如果我忤逆了你,我就是错的,如果我惹你不高兴,我就是有罪的,为此你不惜任何代价让我受到教训,因为你不需要一个有自主意识的女儿,你需要的是个受你摆布的傀儡。”

    “……”

    “她听你的话,她在你面前一直很乖巧,她哪里都让你满意,可我不一样,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永远做不到让你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