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茶香浅浅(完)
    安杏出院以后,没有回学校,而是在安母的安排下,去了国外留学。

    对她来说,现在的一切,都是她的噩梦,只有远离这里,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她走那天,温茶和安母一起去机场送她。

    安杏给了安母一个拥抱后,看着眼前依旧沉默安静的妹妹,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不甘,她比温茶漂亮,也比温茶优秀,可幸运之神却并没有因此眷顾她,反而轻易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

    她被渣男玩弄,被贱人殴打,使得母亲对她失望,同学对她鄙夷,这些都是她接受不了的事实。

    而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她一直看不起的妹妹,却像个胜利者一样,见证了她所有的失败。

    然而,就是这个被她看不起的人,她抗住了母亲的压力,得到了从c市回家的机会,也光明更大的和自己喜欢的人谈恋爱,轻易就得到了她奢求至极的爱情,这让她怎么甘心?

    安杏心里复杂至极,她曾经有多瞧不起温茶,这一刻就有多无地自容。

    跟温茶的坦坦荡荡相比,她似乎已经活成了阴暗角落里的虫子,这辈子都没脸再和温茶争锋相对,因为她曾经那样卑鄙的破坏过温茶的爱情,她根本就没法坦然的面对她。

    温茶的目光会灼伤她的眼睛,那是一种相形见绌的落差,就好像,她这辈子,都无法活的像温茶那样幸福。

    她伸手想要抱一下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一面的妹妹,却被温茶轻轻的挡住了动作。

    温茶握了一下她的手,淡淡的说了句“一路平安”,然后退离了她的身边,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她一眼。

    安杏这才发现,她以为愚笨的妹妹,其实早就看穿了她的不甘,并且,比她还讨厌跟她接触。

    跟她相比,她才是那个愚蠢的人。

    这个认知让安杏觉得脸疼,就像被人打了几十巴掌一样痛苦。

    她勉强一笑,却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淡然。

    她输了,她终于承认了这一点,因为,她永远做不到温茶那么勇敢,也没办法像她那样镇定。

    她输得心服口服。

    可又那么不甘心。

    如果她能像温茶这样安静,那该有多好?是不是她也会遇见一个像陆宴那么好的男人?

    可她想的再美也无济于事,这世上永远没有后悔药。

    安杏走后,高三进入了更加紧张的复习阶段,温茶每天都会和陆宴回陆奶奶那儿复习,学习成绩一天天赶了上来。

    陆宴觉得她孺子可教,更卖力的教她学习,他自始至终都没忘了,她的志愿是b大。

    安母每天晚上会来接她回家,她没有反对陆宴给温茶补习,也在慢慢的接受这个年轻人,相较于安杏的没脑子,她开始慢慢相信小女儿的眼光,这个姓陆的,人长得好,家境也不错,最重要的是,他人虽吊儿郎当,但家教却没问题。

    如果能帮到女儿学习,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高考那天,是温茶度过的最艰难的一个高考,她绞尽脑汁把陆宴给她的知识全都用上了,从考场出来,就跟陆宴在校门口拥抱了一下。

    “我相信你。”陆宴点点她的鼻尖,对她的信心比对自己的还多,“你是我教出来的,怎么可能让我失望。”

    温茶咧嘴笑了一声,被他抱起来转了一圈,才和他手拉着手回了家。

    放榜那天,安母其实对温茶并没有太大信心,毕竟温茶的黑历史在那儿摆着的,但一查出分数,安母瞬间就愣住了,无法相信自己一向废柴的小女儿会得到那样好的成绩。

    “都是陆宴的功劳。”温茶笑眯眯的说:“如果不是他,我才考不了这么好。”

    安母有心想反驳她一句,可话到嘴边竟说不出口。

    就算是她也无法否认陆宴对温茶的好,那不止是对恋人的好,更是一种责任和守护。

    他对她的人生负责,同样,她也没有辜负过他。

    无论是校园相恋,还是雪地重逢,她没有一刻让他失望,他也一样。

    陆宴拿到了a市的理科状元,陆家还为他办了一场谢师宴。

    宴上,陆妈妈请了安母三人过去,安母本来是不想去的,她之前和陆妈妈争执过,她心里有愧,也不敢面对陆家人。

    陆妈妈当然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心里虽然也介意,可跟儿子的幸福比起来,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呢?

    她永远无法忘记陆宴在那八个月里的颓靡,她一度以为自己的儿子会就此废了,可幸运的是,温茶回来了,那个他喜欢的姑娘让他重拾信心,并且成为了更好的人。

    好的感情永远都是美好的,它让人幸福,更让人成长,儿子能遇见这样的姑娘是他的福气,他们这些做父母的,又有什么资格给他添堵呢?

    在陆妈妈再三邀请下,安母还是参加了谢师宴,两家人潜移默化的忘记了过去的囹圄,围在一起,为了孩子相互磨合。

    过去已经过去了,再痛苦,再不理解,都会被现实击溃,两个孩子在一起高兴,那才是最重要的。

    温茶和陆宴一起报考了b大,开学后,就一起进了大学,期间陆宴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把温茶接进去一起住,两人一直在一起,从来没有分离过。

    到大四毕业,陆宴果真如他所说,在毕业那天,像温茶求婚了。

    求婚那天,他穿上了黑西装,单膝跪在草地上,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眼睛里有她熟悉的炙热,那是历久弥新的情感堆叠,以铺天盖地的方式将她笼罩在他的生命里。

    温茶把手伸向他,让他戴上了属于他们的爱情象征。

    周围有人欢呼,有人尖叫,还有人在转述他们的爱情故事。

    从校服到婚纱,从青葱岁月到花嫁年华,从青涩牵手到现世安稳,这大概是所有人都羡慕的爱情。

    我没有错过你,没有久别于你,也没有放弃过你,这大抵是最大的幸运了。

    “亲一个!”

    “亲一个!”

    “亲一个!”

    有人成群结队的起哄着,将求婚的气氛渲染到极致,温茶低眉看着陆宴,轻轻弯腰,在他眉心亲吻了一下,她抬起头,正要起身,却被他搂住腰,死死扣在怀里。

    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还这么小儿科。”

    抱怨完,他像过去一样强势的霸占了她的呼吸。

    温茶闭上眼睛,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

    爱如蜜糖,甜入心房,爱如清水,止于饥荒。

    她比任何一刻都清楚,眼前的这个人,是最适合自己的人。

    他虽然强势、霸道,却也温柔、体贴。

    他把所有的温情都给了她,她也应报之琼琚。

    爱情,不就是相互赠与,相互索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