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现实世界(一零一)
    这句话让陈霜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向淡漠冷静的他,直觉这句话有什么不对。

    他心里升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惶恐。

    “温茶。”他低低的叫了她一声,换来她一个疑惑的眼神。

    “怎么了?陈先生。”

    她的眼神还是和以前一样清澈,这让他有些安心,又有些说不出的茫然。

    “没什么。”

    “那,再见?”温茶微笑着说。

    “再见。”

    她没再说话,转过身,迎着路灯往回走,脚踩在雪地里发出轻轻的声响,直至走到楼门前,也没有回头。

    陈霜站在原地,一直看着她消失在视线里,也没有动弹一下,双脚如同被冰雪封印一般,举步维艰。

    一直偷偷跟在不远处的胡稽见状,忍不住啐了一口,心里暗骂陈大总裁的不识时务,多好的机会啊,只差一个表白就能拿下了,怎么关键时刻还搞成这样了?

    照这个路数,别说小姐姐,就是随便一姑娘也能被整没信不?

    更何况,温茶这种家伙是很少会有归属感的,错过了这一次,陈霜回去得哭死。

    他有心想上去给陈霜支个招,结果看到人往楼里走了。

    胡稽暗暗松了口气,知道不对劲还好,就怕他若无其事的回去,以后要想再有这样的场景,估计费十倍功夫也不能了。

    温茶回到屋里换了身衣服出来,打开电视,就进厨房给自己准备晚餐。

    还没洗完菜,屋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有钥匙的除了苏安就是陈霜了。

    苏安不会在这时候过来,所以过来的是陈霜?她朝门口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就看到了大总裁。

    温茶的眉头顿时就皱起来,刚才告别,怎么转眼就找上来了。

    她皮笑肉不笑的问道:“陈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陈霜面色淡淡的走到她身边,“我有话想问你。”

    “你问。”温茶一边洗菜一边应付他。

    陈霜见她低眉顺眼,看起来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心里的紧张感消减了几分,“你刚刚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温茶挑眉,没想到他会上来追问这个,“没有啊,”她摇摇头,“陈先生对我这么好,我感动还来不及,怎么会生气。”

    她回答的很自然,但这个答案并没有让陈霜高兴起来,他的眼睛晦暗下来,“我以为你在生气。”

    “哪有,你太小看我了。”温茶摇摇头,说:“我很谢谢你把我送到家,还照顾了我这么长时间,这么大恩情,我怎么敢跟你生气啊。”

    “是吗?”

    “是啊。”温茶把菜放到准备好的菜篮里,“你对我有恩,我还没那么忘恩负义。”

    这个答案也不是陈霜想要的,他直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否则她不会是这样的态度,就像是戴上了一层面具一样。

    “那你在气什么?”他走近她,犹如鹰隼的目光紧紧的盯住她,似乎要将她整个看穿。

    “我真的没生气,”温茶简直想跪地叹息了,“如果我说我就是觉得外面冷,想回家休息你相信吗?”

     

    “你的手不是放在了我的衣服里?”

    温茶:“……”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啊啊啊!这么羞耻的暗示,他都没反应过来,她还能说什么?

    “手是不冷了,但我身上冷啊。”温茶笑眯眯的说:“今天是大年初一,我还不想感冒。”

    陈霜:“…………”

    “你先回去吧。”温茶轻声说:“现在时间不早了,瑞恩应该做好饭了,你该回去吃饭了。”

    陈霜嘴角一抿,还说自己没有生气,分明就是生气了。

    似乎看出了他的怀疑,温茶迟疑的建议:“要不,你在这儿吃饭?”

    “嗯。”陈霜低低应了一声,站在厨房门口,半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温茶暗自叹了口气,切好菜又炒完菜,和他吃了一顿饭,这顿饭是陈霜最食不下咽的一顿,餐桌上温茶没说一句话,也不像从前一样看他了,更可怕的是,她还不给他夹自己喜欢的菜。

    他们就像是回到了最初刚认识的时候。

    这个认知让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低气压的状态下。

    但是很快,这种低气压加剧了,因为温茶问他要房间的钥匙。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我现在身体已经大好,备用钥匙你也用不到了,要不,你先还给我?”

    或许是顾忌着他的心情,她的话没有说死,可这已经让陈霜大受打击。

    钥匙他拿了,就没打算还回去。

    他定定的看着温茶不说话,温茶微微一笑:“之前基于朋友的情谊,你来照顾我,我真的很感激,但我是女孩子,房间钥匙还是拿在自己手里比较好。”

    这是要防备他了?陈霜眼神一暗,之前她可没有这么绝情。

    到底哪里出错了?他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哪句话。

    温茶摊开手,让他把钥匙放在了她的手心里,然后很热心的帮他拉开门,跟他说了声再见。

    她表现得很平静,平时的小动作小眼神一个都没露出来,这让陈霜有些怔然,他回想起她在楼下说的那几句话。

    “因为你不想说的话,就不会开口,你不想解释的事,也啬于解释,这对普通人还好,可对喜欢你的人,就有些离谱了,没有人会想拥有一个琢磨不透的恋人。”

    她是觉得他太琢磨不透了吗?

    陈霜站在门口,复又敲响了屋门,温茶打开门,面上有些不耐烦,“你还有事吗?”

    陈霜嘴角一动,头一次向她示弱,“我哪里做错了,我向你道歉,你别生我的气。”

    温茶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我哪有什么资格生你的气啊。”

    她的确没资格生气,因为没身份生气啊,所以,她不会生气,她只会让自己赶紧从某种不太美妙的状态里脱离出来。

    “回去吧,”她朝陈霜挥挥手,“下次,你可不能再趁我睡觉占我便宜了知道吗?也不要趁我生病过来照顾我,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经历。”

    病痛让人免疫力低下,同时低下的还有心防,可对她来说,自己怎么低,也低不到尘埃里。

    她也永远都学不会执意去寻求一个答案。

    陈霜对她好,她接着,但更多,就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