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7章 庶女心计(一)
    定远侯的嫡女和宰相家大公子定亲的消息传遍上京时,可以说是举世瞩目的一场姻亲了。

    这定远侯嫡女殷月可是上京第一才女,再加上她美貌动人,性子温顺,可以入列名门望族最佳媳妇之选,嫁给宰相家的大公子宋辞,可以说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要知道,这宰相嫡子宋辞是当今太子的伴读,同样也是去岁状元郎,按理说是要配给公主了,现下娶了上京儿郎心里的梦中情人,实属一段佳话。

    得知宋辞和定远侯之女殷月有情之后,皇上诏书一下,竟是给他们赐了婚,这可高兴坏了定远侯府。

    定远侯府是前朝旧址了,新帝登基后,定远侯在朝中地位越发式微,权位根本没法跟宰相相提并论,这回嫡女能嫁进宰相府,对定远侯府来说,无异于一件大喜事。

    圣旨下来后,定远侯和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当即就派人开始准备嫁妆。

    嫡女殷月穿了一身白底繁花丝锦裙,头戴银蝶璎珞簪,羞涩的站在厢房里,望着窗外的红梅,眼睛里划过欣喜又复杂的光芒。

    婢女夏兰走上前,给自家姑娘披上绣了狐狸毛的大氅,“一会儿还要去见老太太,姑娘切莫冻伤了身子。”

    殷月转过头,看了一眼夏兰,语焉不详的问:“你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什么好事坏事的?”夏兰轻声回答,“姑娘不是心仪大公子许久了么?如今夙愿得偿,理应高兴才对啊。”

    “是该高兴的,”殷月轻轻的点点头,唇缝里却流露出一声叹息,“可我这心就是落不到实处,你说,我真能嫁给他么?”

    “姑娘,”夏兰有些哭笑不得,“这是陛下赐的婚,谁也不能阻止您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赐婚,”殷月嘴角勾起来,“对,我与他是赐婚,他就是再不喜欢我,也不能冒着被诛九族的危险,丢开我。”

    夏兰见她一副患得患失的模样,有心想宽慰几句也说不上话来。

    这次,宰相府大公子救了在东宫击退刺客,救了当今太子,陛下陛下龙心大悦,当即就要给宋辞赏赐,奈何大公子不要赏赐,只求一纸赐婚诏书,说是心悦定远侯家女子,想将人娶进门,皇上听闻,当即就决定给大公子赐婚,在小女儿安平公主的提示下,将殷月赐给了他。

    可天知道,大公子跟定远侯嫡女从未有过交集,更别提对她萌生情意了,这一点,夏兰不清楚,殷月却是一清二楚。

    夏兰说,这宋大公子恐怕是默默对她用情,被她的才华折服,等时机到了才会请旨的,但殷月却不这样认为。

    她曾经有幸见过宋辞一回,是在去岁的灯会上,宋大公子以一人之力,得到了花灯会上最好看的孔雀开屏灯,那时他虽戴着面具,可周身的风华怎么遮也遮不住,事后,殷月在庶妹殷茶的屋里曾看到过那盏灯,她还好奇的问过那盏灯是何人所送,一向张扬的殷茶脸上划过一抹羞涩,久久说不出话来。

    殷月当时就知道,那盏灯是男子送的,但究竟是谁,却是不清楚的。

    再后来,有一次,她在花朝节上遇上了几个嬉笑的儿郎,其中有一个正在调侃另一个身穿白衣,风姿卓越的年轻人。

    “听闻宋兄在花灯会上,一举拔得灯会魁首,真是教人艳羡,不知诸位能否到家中一观这花灯究竟?”

    “恐怕要令诸君失望了,”那白衣公子歉意的回复道:“这花灯我已送给有缘人。”

    众人啧啧称遗憾,话题却被转移到送给了什么样的人。

    年轻的贵公子眉目扬起来,露出淡淡的笑容,“一个特别的人。”

    殷月到现在都还记得宋辞的笑容,很淡,但眼睛很明亮,就跟坠入了星河一样美好。

    她的一颗少女心,也自此落在了他身上。

    及笄之后,殷月最想嫁的人,也是他,他是太子最好的友人,是才华横溢的上京名贵,可以说是所有未出嫁姑娘们心目中的最佳择偶人选。

    但他心里是藏了人的。

    殷月比谁都清楚他和殷茶之间的微妙,但是凭借殷茶的庶女身份,想要跟宋辞在一起,那简直是登天之难。

    宰相府不需要一个庶女为儿媳,凭殷茶的个性,也不愿做宋辞的侧室,这是他们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但宋辞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他救了太子,从而提出了赐婚的请求,他想要的是殷茶,可是赐婚下来的却是殷月。

    殷月早年同皇帝最小的女儿安平公主见过一面,也便成了手帕交,安平是个非常聪明的小姑娘,早就发现了殷月对宋辞的喜爱之情,满心只想帮助殷月达成所愿。

    在宋辞提出要娶定远侯女儿时,安平故意装病,让对她宠爱有加的皇上终止了和宋辞的谈话。

    第二天,宋大公子要娶定远侯嫡女的消息传遍上京。

    在安平公主的有意安排下,皇上误以为宋辞喜欢的是定远侯嫡女,赐婚给了殷月。

    可是安平和殷月都清楚,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她们一起演了一出戏,这出戏,让宋辞和殷茶自此以后,再无情谊可言。

    赐婚下来以后,殷月本该高兴的,可她心里却无一丝愉悦,只剩下夺人姻亲的慌乱,如果宋辞知道这其中有她的手笔,她嫁过去,还有宁日可言吗?

    他会像对殷茶一样的喜欢她吗?

    殷月心里没底。

    “姑娘,该去给老太太请安了。”夏兰在一旁提醒着。

    “好。”殷月提着裙摆站起身,扶着她的手,就朝老太太的大院走去,远远的就见门口站了几个人,正巧是她的几个庶妹。

    殷月是嫡女,上面有个翰林院侍读的哥哥,下面有三个庶妹两个庶弟,侧夫人周氏给定远侯生了一子一女,二女儿殷宁,时年十四,马上就要及笄,小儿子殷远,现下才五岁。

    另外的二女一子,是门中的妾室所生,庶女殷兰年芳十三,庶子殷重时十六,至于殷茶,和殷兰一般大,是她最小的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