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2章 庶女心计(六)
    腊月二十三,远征塞北狼族的镇北将军班师回朝,大周举国欢庆。

    年近六旬的周帝,在宫中设宴,为征战沙场的将军接风。

    定远侯殷明哲自然也受到了邀请,携妻带子一起参加庆功宴。

    温茶和殷兰等人也在随宴之列。

    嫡母张氏见庶女们都将及笄,同老太太打了一样的主意,若宴会上有人瞧上了哪个姑娘,这亲事自然也好谈。

    一早给老太太请过安之后,春蓉回放就给自家姑娘梳了个漂亮的发髻,身穿烟云蝴蝶裙,外罩妆缎狐肷褶子大氅,头戴金海棠珠花步摇,给原本就姿容姣好的小姑娘,妆成了容貌昳丽的大美人,一颦一笑,一静一动,都看得人目不转睛。

    “姑娘可真好看。”春蓉望着她看似妩媚实则清澈的眼睛,心里十分自豪,“若姨娘还在,看到您也一定会欢喜的。”

    原主的母亲钟姨娘早几年重病去世了,她是个乡村农妇,本定好了姻亲,熟料外出采办时,被定远侯殷明哲看中,抢回府里做了妾室。

    钟姨娘是个简单的人,而殷明哲却过于喜新厌旧,没了他的宠爱,钟姨娘自然敌不过府里的其他女人,生下原主没几年,就撒手人寰了。

    温茶扬唇微微一笑,“待清明时节,你便同我去看看她。”

    春蓉心头一喜,“好。”

    等殷月收拾好之后,温茶提着裙摆,走出门,同殷兰和殷宁汇合。

    庶女和嫡女是不做一辆马车的,殷月可以跟嫡女张氏坐宽敞的马车一起走,其余的庶女却要一窝蜂缩挤在后面的车里。

    殷宁坐定后,抬手把殷兰拉了进来,扭头去看车下的温茶,虽为姐妹,两者实际并不熟,见面了没有争斗,关系却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温茶踏进车门,脚步有些不稳,殷宁条件反射的拉住了她的手。

    温茶没有像原主一样打开她,借力坐到了位置上,松开了她的手。

    殷宁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嘴里却关切道:“妹妹可是坐稳了。”

    “嗯。”温茶一如既往的不大跟她交流,垂眸抱着暖炉,一言不发。

    殷兰见状,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拽着殷宁的手,不让她搭理这只花蝴蝶。

    殷宁无奈的拍了拍殷兰的手,转头见温茶低眉顺目,恬静沉默的模样,竟有些移不开眼。

    外人就连殷月都说,她们这个四妹妹趾高气扬,极爱显摆,但她却不觉得,四妹妹除了喜欢参加诗会,平时都很安静,就连跟她们说话都极少,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爱显摆的人?

    殷宁这般想着,不免多看了温茶几眼,见她头上只带了金海棠花珠步摇,却衬得人比花娇,实在是天生丽质。

    似感觉到了她的注视,温茶抬眸看了她一眼,圆圆的眼瞳里闪过一丝诧异,似乎在疑惑她为什么这样看她?

    那一眼一下就击中了殷宁心房,让她浑身都酥麻起来。

    殷宁的母亲周氏,是侯府的侧夫人,去年曾养过一只毛茸茸的小白猫,眼睛就是这般好看,殷宁很喜欢那猫,也时常逗弄着玩,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那猫不知是被谁喂了不该吃的东西,隔天身体就僵硬了,殷宁把它葬在了院子里的樱花树下,却始终没能忘了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乍一对上温茶的注视,不由多了几分亲昵。

    一旁的殷兰见状有些烦躁,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她撇过头不打算搭理温茶,不过余光却落在了温茶的眼角,心里升起些许艳羡,如果她也长得跟四妹妹一样好看,是不是就能嫁个好郎君?

    车驶到宫门前,众人就要下车徒步走进去。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不少官家小姐都穿着夹袄,手捧暖炉,低眉顺目的跟在父亲的身后,偶有穿的少的,也都披了披风,到大殿解开大氅,花枝招展的,格外养眼。

    定远侯殷明哲带着张氏和嫡出走在前方,几个庶女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殷宁还算老实,殷兰和温茶却偷偷观察着四周的境况。

    殷兰是在看姑娘们身上的衣服,至于温茶,除了看男子长得好不好看,就没别的了。

    为官者少有容貌出众的,像宋辞那样的更是凤毛麟角,温茶瞧了几个人,不是歪瓜裂枣,就是气质糜烂,实在不是好归宿。

    走进大殿,周帝和妃嫔都还没来,殷明哲找到位置,带着张氏坐了下去,温茶坐在最边上,位置有些偏,静静地打量着前方几个还未成亲的重臣。

    从背影上看,也看不出什么,温茶只能作罢。

    不消多时,周帝领着皇后和一干妃嫔走进大殿,众人跪地朝拜后,才听的随侍在门口的公公,尖声利气的喊到:“镇北将军、常远将军、威武将军到!”

    话音未落,灯火通明里,走进来一身穿红色官服,脚踩皂地靴,胸前绣有麒麟的年轻男子,男子剑眉如刃,双眼如炬,眸子里的锋锐,似寒夜亮起一盏火光,看的人不敢直视。

    这位便是名震六国的镇北将军,他鼻梁高挺,面容英俊,浑身上下透着满满的男子气概,引得无数贵女探头注目。

    历来小女儿喜欢大英雄,能见的这英姿勃发的大将军一面,实属不易。

    镇北将军领着身后几位大将朝周帝行了一礼,“臣楚霄,见过陛下。”

    “镇北将军不必多礼。”周帝急忙让他起身,“你与诸位将军几退狼族,是我大周的英雄,快快落座吧。”

    楚霄颔首,没再多说话,落座在周帝的下方,其余将军也依次落座。

    温茶见状,暗自叹了口气,其实这些将军也不错,样貌虽然没有宋辞精致,但气势完胜啊,随便一出手,估计宋辞就要哭爹喊娘了。

    “四妹妹在想什么?”一旁的殷宁见她面色不渝,忍不住上前关切她,“是身子不舒服吗?”

    “没有。”温茶摇摇头,“就是胸口有些闷。”

    “那一会儿四妹妹随我出去透透气。”殷宁轻声建议道。

    “好。”温茶点点头,看着盘子里的食物,心里却是唉声叹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