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3章 庶女心计(七)
    酒宴过半,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什么,气氛开始轻松起来。

    不少想和镇北将军交好的官员纷纷举着酒杯上前敬酒,就连殷明哲也不例外。

    殷明哲上去后,位置就空出来一大半,隐藏在身后的三个庶女登时就暴露了出来,众人才发现,定远侯府除了名动上京的大小姐殷月,其他三个姑娘也都各具特色。

    二小姐殷宁气质淡然,端的是翩翩淑女的姿态,很是温婉。

    三小姐殷兰甜美可爱,一双漂亮的杏眼里布满天真烂漫,半点没有被世俗浸染的模样,实属难得。

    至于四小姐殷茶她虽没有殷宁淡然,也没有殷兰甜美,可就一张精致好看的脸,就足以折煞众人。

    “这侯府还真是美人辈出。”

    有官员啧啧感叹道,“这四个女儿,哪一个拿出来都是天人之姿,这定远侯真是好福气。”

    “我瞧着这殷宁就有当家主母的风范,若不是庶出,我都想给自家儿子定下来了。”

    “殷兰也不错,干干净净的,是个能过日子的姑娘。”

    “殷茶别的不论,就是这容貌,也煞了上京万紫千红。”

    众说纷纭间,有不服气的小姑娘争辩,“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都是庶女,嫁不了什么好人,也不知带她们过来做什么。”

    众人讪讪一笑,没有接话,不过表情却微妙起来。

    带过来还能干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听到争吵的殷兰被臊的满脸通红,想要顶嘴回去,却被殷宁按住了手,“这里不是我们能说话的地方。”

    殷兰气愤的撇过头,还是咽不下心中的恶气,“将来我要嫁了贵人,一定要把这些人跪着给我认错。”

    殷宁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温茶却垂下了眼睫,让这些人跪着磕头吗?

    温茶思索间,忽然感觉到一阵灼热的注视,她抬头看去,对上了一双情意绵绵的眼睛。

    周帝座下除了镇北将军,还坐着太子,太子下方是贤王、永王、晋王、昌王这四位王爷,他们都是有封地的皇子,觥筹交错间,暗潮涌动,话题几经辗转,多次交手后,又落到了今晚的主角身上。

    太子晃动着手中的酒杯,看向楚霄,“镇北将军战功赫赫,实在令人钦佩,可孤却听闻将军府中无一房妻妾,可有此事?”

    楚霄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一眼,“的确如此。”

    这结果让几位皇子吃惊。

    “将军文武双全,气质出众,竟没有姑娘肯下嫁吗?”贤王笑着调侃道:“还是说将军眼界太高,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

    话音未落,楚霄目光冰冷的看了他一眼,原本还想笑出声的贤王被看的呆若木鸡,不敢再调笑这位盛气凌人的大将军。

    “说笑说笑,”贤王干巴巴的自圆其说:“应当是将军忧思过重,不想耽误小姑娘才对。”

    楚霄收回视线没有答话,贤王却在心里记了他一笔,这镇北王真是好大的气派,竟连他的面子也不卖,着实可恨!

    “我瞧将军是还没遇到心仪之人,”深谙男女之道的昌王笑眯眯的说:“等将军遇到那个人,应当就会成亲了。”

    “这话说的不错,”太子啧啧称赞,“将军若是愿意,孤到有个人选,不知,将军可要一观。”

    这是要送美人讨好楚霄了。

    其余几位王爷对视一眼,没有吭声。

    太子见状正要拍手,让侍卫把人带上来,斜里忽然传来一道娇俏的声音,“太子哥哥平日里还有保媒的兴致吗?”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皇后坐下一直保持沉默的安平公主,正笑靥如花的看着他们,面上是笑的,眼睛却是不笑的。

    她冷冷的盯着太子,对他的做法十分不满。

    太子不悦的和她对视一眼,不知她这时候冲出来做什么,是故意打断他的好事还是别有用心?

    几位王爷倒是兴致勃勃,这安平公主早三年是要成亲的,不知怎的,偏生到现在都没找到如意郎君,之前还觉得她对男女之情无感,现在看来,倒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太子不答话,安平公主也不生气,她媚眼如丝的看向楚霄,端着酒杯莲步款款的走向他,“将军从塞北回来,劳苦功高,安平敬你一杯。”

    这话一出,就连座上的周帝都察觉到了安平的言外之意,目光里闪过一丝斟酌。

    “多谢公主。”楚霄站起身,坦然的喝了酒,复又坐下,没多看安平一眼。

    安平公主看他无动于衷的样子,心里急得跳脚,这个呆子,她对他的心思都这么明显了,他怎么还不趁机向父皇请旨赐婚啊?他是榆木脑袋吗?

    其余几个王爷对安平这个跋扈的公主都没什么好感,看热闹似得看着两人,也不说话。

    安平柳眉倒竖,望着楚霄来了些火气,冷声质问道:“将军一年未归,就没有什么话想同我说?”

    楚霄似没听到她的话,给自己把酒杯斟满,面上平静的没起一丝动容。

    这样的平静让安平公主愤怒甚至害怕。

    她是听着镇北将军的故事长大的,十五岁及笄那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楚霄,见过楚霄真人后,这个想法更一发不可收拾。

    她曾经在夜宴上趁机对楚霄表明心意,最终却被楚霄拒绝了,她以为是因为他们之间年龄差距太大,他不想委屈她,也便多等了两年,想跟他培养培养感情,等有了感情,自然就能在一起,结果去年楚霄就出征了,现在回来也没有要娶她的意思。

    这个认知让安平公主心慌,如果楚霄不娶她,她该怎么办?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让周帝赐婚,宋辞和殷月不就是这样的吗?圣旨一下,楚霄再不愿意,也是要妥协的。

    这么想着,安平公主多了一丝底气,“楚将军这样无视我,到底是为什么?安平可曾得罪过楚将军?”

    楚霄极为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语气也是冷的:“公主想得到的答案,三年前就得到了,我对公主无话可说。”

    “你!”安平气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可她做不出流着泪质问的姿态,只能隐忍着,质问他到底是为什么。

    她有什么不好,为他放下了所有的尊严,为她丢掉了所有的矜持,他为什么不喜欢她?他凭什么不要她?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那个人。”

    楚霄用了昌王的说辞,“不是那个人,何谈为什么?”

    安平公主眼前一黑,她不相信楚霄会这么残忍,可现实却让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她浑浑噩噩的回到座位上,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精气神一般,再没了平日的趾高气扬。

    三年前,楚霄拒绝她的理由,是不合适。

    三年后,楚霄又说她不是那个人。

    他凭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