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8章 庶女心计(十二)
    两人走到猜灯谜的地方时,看到了殷宁和殷兰,两人神情有些慌张,似乎才反应过来温茶走丢了。

    一旁的春蓉更是急得快哭了。

    她也不是头一次参加灯会,可弄丢主子却是头一回,温茶要是出个什么事,她也活不成。

    温茶挣开楚霄的手,快步走了过去,春蓉一眼看到她,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跑过来紧紧拉着她的手,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她说不出话来。

    温茶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了几句,就朝殷宁走过去。

    几人中,就殷宁最淡定,她没问温茶去哪儿了,目光在楚霄身上转了一圈,才捏了捏小姑娘的脸,“回来就好,一会儿,可别再走开,知道吗?”

    温茶点点头,一旁的殷兰冷笑道:“你说你怎么这么笨?逛个灯会都会丢,你说你还能做什么?”

    温茶不答话,殷兰抱怨道:“都是因为你,害得我们连灯谜都没猜几个,真是晦气。”

    “说什么晦气?”殷宁不满的看她一眼,“四妹妹既然找回来了,继续猜灯谜就是,你这么多话做什么。”

    这话就像爆竹一样,炸燃了殷兰,“她年纪小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成?二姐你不能这么偏心!”

    殷宁简直头疼,“你们都是我妹妹,我偏什么心。”

    殷兰盯着温茶,心里非常不服气,不觉得温茶身上有什么值得交好的地方,除了一张脸,温茶还有什么?

    “快猜灯谜吧。”殷宁无奈之下,只得转移话题,“你不是想要个双头灯吗?”

    殷兰瞪了温茶一眼,这才去猜灯谜去了。

    温茶摸了摸鼻子没吭声,殷宁见状,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三姐姐说话直接,坏心眼却是没有,你可别放到心里去。”

    “嗯。”温茶站到一边,取了个金鱼灯猜中谜题后,给了春蓉,让她拿着玩儿。

    殷宁见她真没在意后,怕殷兰还在闹脾气,复又跟了过去。

    “姑娘,”春蓉开心的拿着金鱼灯,压低声音问:“您方才去哪儿了啊?奴婢都快担心死了。”

    “没去哪,”温茶淡淡道:“就是去放了盏河灯。”

    “这样啊,”春蓉松了口气,道:“方才有小贼窃了三姑娘的钱袋,闹了好一出,还好您没事。”

    “嗯,”温茶可不敢告诉她,当时她和楚霄就在人群里,她朝楚霄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没看到人影后,回过头,又给自己猜了一盏棱角灯拿在手里。

    温茶对猜灯谜拔头筹没什么兴致,扭头就和春蓉一起去看舞龙灯了。

    此时,猜灯谜的地方,爆出一阵欢呼。

    似有人拔得头筹。

    温茶抬眸看过去,看到了灯楼前站着的殷月,她笑靥如花的站在一个年轻男子身边,满眼欣喜的望着白衣翩翩的男子,脸上带着难言的情意。

    那气质温和的白衣男子,正是宋辞。

    他脸上戴了面具,但温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他低头望着殷月不知在说什么,灯火阑珊下,两人靠得很近,郎才女貌不外如是。

    
    r />

    宋辞是知道殷月的,上京第一公子和第一才女都不是杜撰而出,在诗会上也有过交集,就算没有婚约,也有惺惺相惜之情。

    但在灯会上,两人心照不宣的假装不认识,心潮之下,却是暗涌浮动。

    殷月按捺住喜意,声音娇柔道:“公子才思敏捷,才华横溢,夺得头筹名副其实,小女子甘拜下风。”

    宋辞也从善如流的拱手一缉,“姑娘蕙质兰心,冰雪聪明,才叫人刮目相看。”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欣赏之情,这情谊恰似星星之火,燎燃满腔情怀。

    宋辞原本打算和她相敬如宾的心思,因她的才华,褪减了三分。

    他甚至觉得,娶这样一个姑娘也不错,至少她能理解他,不像温茶,除了闹脾气,腹中没有半点墨水。

    他迟疑了瞬间,将手中的走马灯送给了她,“高山流水遇知音,姑娘便如我的知己,这灯便赠与姑娘,姑娘莫嫌弃。”

    “怎么会嫌弃?”殷月高兴还来不及,她接过灯,眼睛比灯火还要明亮,她知道终于从温茶手里,把他夺了过来。“多谢公子。”

    “不必多礼。”宋辞回过神,望着她姣好的容颜,心里倒认了命。

    温茶再好,才华气度也比不过这知书达理的嫡女,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这般想着,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此处人多眼杂,我送姑娘出去吧。”

    “能陪我走走吗?”殷月趁势提出自己的要求,她给周围的家仆使了个颜色,楚楚可怜的说:“我身边只带了婢女,若公子能跟我一起,照拂我一二,小女子感激不尽。”

    宋辞怎会看不出她的把戏,但他也乐于跟她培养培养感情,“当然。”他微微一笑道:“能帮助姑娘,是我的荣幸。”

    两人走出人群,宋辞忽然察觉到一阵熟悉的注视,他近乎激动的回过头,隔着茫茫人海,看到了面无表情的温茶。

    他条件反射的想要走向她,却被殷月抱住了手臂,“公子,出什么事了吗?”

    少女柔软的触感让宋辞回过头来,望着她担忧的脸,他苦苦一笑,“没事。”

    站在殷月身边的他,送给殷月花灯的他,已经认命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回头呢。

    他把手从殷月怀里抽出来,“我们走吧。”

    殷月嘴角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心中的窃喜却渲染上眉梢,“好。”

    两人走了一段路,宋辞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次,他没有看到温茶。

    他们之间隔了无数个人,就像一条永远无法度过的河,过去种种,尽数被浪潮所淹。

    宋辞低头一笑,心里一片怅然。

    宋渣男和殷月搞在一起,在温茶意料之中,她心里也没什么感觉。

    她带着春蓉找到殷宁和殷兰,一起回了侯府。

    当晚,上京下了初春的最后一场雪,大雪压折梅枝的声音连绵不断,温茶半夜醒来,从柜子里取出宋辞曾经送给原主的东西,尽数剪烂,让春蓉烧成灰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