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庶女心计(三二)
    周帝一席话,对安平公主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她不可置信的看了周帝一眼,整个人都傻住了,“父皇,父皇……方才,说什么?”

    她定定的望着周帝,不相信那样的话会从周帝的嘴里说出来。

    那可是西疆啊,干旱饥荒争斗不休的地方,她的父皇,她最敬重的男人,竟然他把她嫁给蛮横无理的狼族胡王。

    不、这不是真的!

    这一定不是真的!

    “安平,”周帝似乎没听出她语气里的难过,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年纪已经不小了——”

    “不!父皇!”安平公主的眼泪当即夺眶而出,她跪但在地,哀求着看向周帝,“我不要嫁去西疆,不要嫁给胡王,求父皇收回成命。”

    这公然抗旨的一幕,让其余人心惊,周帝决定好的事,岂容旁人置喙?这安平公主在宫里待了这么久,莫非是呆傻了不成?

    “安平,”周帝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因为她的无礼而生气,“朕没有在问你的意见。”

    “…………”

    “能嫁给胡王为妃是你的福气,”周帝不紧不慢的说:“到时候,你不止是狼族最尊贵的女子,还是我大周的巾帼女英雄,你虽为大周的安稳做出了牺牲,但却能名垂青史,这不好吗?”

    这不好吗?

    这一点也不好。

    安平公主绝望的看着周帝,心里不断的否认着他,她不想做什么女英雄,也不想远离大周,更不想牺牲自己成全所有人。

    她惧怕至极,“这不公平。”

    “什么是公平?”周帝面色冷漠的盯住她,语气终于冷了下来,“你身来为皇族,享尽公主荣华,性子张扬,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闯下多少祸事,这难道就是公平了吗?”

    “……”

    “你的公平只于你一人,”周帝毫不犹豫的给她致命一击:“朕的公平却是为天下苍生。”

    “你既享受了皇族带给你的荣耀,便也要为此付出代价,天下没有嗟来之食,这个道理你早就懂得。”

    安平公主终于颓然下去,是了,她懂,正因为懂,她才觉得害怕。

    她的父皇,天下之君,只用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就决定了她的命运。

    她在他心中的分量该有多轻?

    这就是皇族,这就是帝王。

    他的眼里永远只有权势,只有天下,从未有过亲情和儿女,他容不得,也容不下。

    多可悲啊。

    她苦笑一声,再也没了之前的趾高气扬,心里只剩慌乱和惧怕。

    “安平,你已经长大了。”周帝看着她绝望的脸,轻叹一声,“便不要再闹小性子了。”

    周帝说完这话,转头去看蒋公公,“下月初一,安平公主要入西疆为妃,将事情吩咐下去吧。”

    他一锤定音,彻底定下了这件事,回过头来,没再看安平一眼。

    安平公主瘫软在地,灭顶之灾的感觉,席卷了她的神经。

    她终究还是成了周帝座下的牺牲品。

    就像当初,她以为自己会是他心中最得宠的公主一样,来的猝不及防。

    她曾经还幻想过,有朝一日,周帝会一纸赐婚把她嫁给楚霄,可每当她要将请求说出口时,都被他静静地挡了回去。

    她聪明睿智的父皇岂会不知她爱慕的是谁?但他从未对她有一丝的心软。

    楚霄已经是他的忠臣,他要的是更大的利益。

    而她,这个愚蠢的公主,终于为自己的天真,付出了惨烈代价。

    嫁给胡王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永远也回不到这个让她魂牵梦萦的地方,等待着她的,不是客死他乡,就是生不如死。

    惨败于大周的狼族,又怎么善待她这个和亲公主?

    “下去吧。”周帝伸手挥退了宰相府三人还有安平公主,“朕同楚将军还有些话要说。”

    “是。”宋相被宋辞搀扶着站起来,瞥了殷月一眼,便出去了,殷月犹豫了一下,搀扶着安平公主跟了过去。

    &nbs

    p;  她和安平公主都是同病相怜,一想到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公主竟然落得和亲的下场,殷月心里唏嘘不已。

    安平公主以后的日子,岂不是比自己的还难过?

    这样一想,殷月心里稍稍平静下来。

    她把安平公主交给宫女后,急忙跟上前方的宋辞,三人出了宫门,宋辞回过身来。

    “你走吧,”他望着狼狈不堪的殷月,语气淡淡的说:“你的东西我会让夏兰带过来,以后我们再不相干。”

    他从袖口取出准备好的和离书,十分平静的递给她,“以后,你我都自由了。”

    殷月呆呆的望着他,脸色惨白而愁苦,她知道一切都完了,她害得他丢了太子伴读一职,更让他在周帝面前招了厌,是一切的始作俑者,罪大恶极。

    可她心里隐隐还有个角落是抱着期望的,“能……不和离吗?”

    她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我可以不做你的正妻,当、当你的妾室也行,你不要赶我走……”

    “抱歉。”宋辞的眼睛一下就冷了下来,“我对你已无往日情分,府中不敢多留你,你还是去尼姑庵吧。”

    说完这话,他带着宋相,继续往前走,殷月看着他坚决挺拔的背影,哭的涕泗横流。

    “宋辞。”她静静地叫住他,心酸又无助的说:“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大的错事,就是嫁给你。”

    宋辞身形一滞。

    她继续说:“当初你要娶的是殷茶对不对?我知道,安平公主也知道,是她在陛下面前说了我的名字,是她误导陛下赐婚给你我,这一切,都是我的计谋。”

    宋辞震惊的回过头,声音都变了色,“你说什么?!”

    “我说,是我破坏了你和殷茶的姻亲,是我像个小偷一样偷走了原本属于她的爱情。”殷月眼泪簌簌而下,她哽咽着开口,“是我欺骗了你。”

    如果当初她没有擅自做这一切,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

    他会娶到自己心爱的姑娘,她也会嫁给另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他们或许没有爱情,却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的肝肠寸断。

    “为什么?”宋辞大震之后,眼睛赤红起来,看着她的目光犹如在看仇人,“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喜欢你啊。”

    她痛苦至极的说出那句话。

    因为,在茫茫人海里,我只看到了你一个人,耀眼英俊的你,吸引所有目光的你,笑起来温文尔雅的你。

    你的目光追随着人间烟火,我的目光却追随着你。

    那是她所有的少女心,是她没有一刻忘记过的影迹。

    “如果可以,我为什么要让你娶另一个人呢?”

    她轻轻的笑起来,眼睛却下起了雨,“我更想成为你的妻子,陪你白头啊,你知不知道?”

    “够了!”宋辞毫不犹豫的打断她,他气极反笑:“收起你鳄鱼的眼泪,你的表演真是拙劣至极,你以为你说这些就会让我心软吗?我告诉你,不会的,你让我感到厌恶。”

    “滚吧,”他闭上眼睛回过头,声音里有了难以遮掩的疲惫,“我以后都不想再看到你。”

    “宋辞……”

    “滚!”他厉声大喝起来:“你做了这样无耻的事,还有什么脸来求我原谅?!”

    “……”

    “我生平最讨厌玩弄心计的女人。”他冷冷的击碎她所有的侥幸,“就因为你喜欢我,你就可以破坏我的感情吗?呵!你我都不是傻子,不要再做戏了,就算没有殷茶,我也不会爱上你的,你心里很清楚。”

    因为他喜欢的,不是这样的人。

    “呵!”殷月终于冷笑出来,她望着他的背影,笑的有些绝望,“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天真无邪的姑娘,而不是我这种机关算尽的女子,我早就知道了……”

    可有时候还是有点不甘心。

    她以为他总有一天会爱上她的,可最终缺输的一败涂地。

    “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

    她转过身,朝他相反的方向走去,这一次,没有回头。

    宋辞站在原地,面容因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扭曲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