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庶女心计(完)
    周帝下葬第二天,新皇登基。

    那天照例下了大雪,新皇踩着台阶一步步走上高台,文武百官争相叩拜。

    新皇从容自若,大赦天下,免了百姓三年税收。

    所有牵涉太子谋逆一事的同党,皆免除死刑,连同家眷亲属全部流放塞北,男子做苦役,女子为军女支,以彰显新皇宽厚仁慈。

    百姓虽不知夺嫡的详尽过程,却对新皇十分推崇,一个免税收的皇帝,自然要受到拥戴的。

    定远侯府也受到了牵连,不过却没有被流放,借着三个女儿的光,殷明哲被撤去爵位,贬为庶民,至于张家、宋家这些直接参与太子谋逆的臣子,均被流放塞北。

    宋辞和宋相被押走那天,温茶在街上看到了他们。

    大公子再也没了曾经的意气风发,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模样,看的人心酸。

    他曾是太子近臣,新皇能饶了谁,也不会饶了他。

    宋辞也在人群里看到了她,他浑身都是路人丢的菜叶,而她却还是他印象里那个乖巧纯真的小姑娘。

    她干净、清澈还那样美丽。

    他和她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脸上却都没什么表情。

    她是漠然的,仿佛他们从未认识。

    而他却是庆幸的,幸而她没有嫁给他,否则他今日的下场也会落在她身上,他怎舍得让她遭这样的罪。

    如果是那样他会选择和她一起死的吧。

    宋辞心想,那样就是死,也死的干脆利落。

    可现实是,他不能死,还要用后半生去赎罪。

    这就是报应。

    他脑海里浮现出第一次看见她的场景,她胆小、惊惶,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他们坐在河边放河灯,那时,她还不像现在这般沉默,她叽叽喳喳的,又像麻雀儿,有好多愿望,他嘲笑她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可她却说,就算不灵,也没关系,她只要实现最想要实现的那个就好。

    她是那样的天真又懂事。

    最大的愿望大概是想嫁给他。

    那年灯会,她曾把愿望写到了河灯上,他看了个正着,用孔雀灯回应了她,却终究没能和她走到最后。

    也不是不能走,只是他有些嫌弃她的身份。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他太过肤浅。

    现在,终于轮到她来嫌弃他了。

    她心里应是畅快淋漓的吧。

    宋辞想着想着,笑了起来,他有些想念她围着自己叽叽喳喳的样子。

    只可惜后来,她既不爱笑,也不大爱说话了。

    唯一的一次,竟是和他决裂。

    他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却在心里说了声,后会无期。

    他们再见不了面,她大概也不会想见到他了吧。

    温茶从人群里回过头,远远的就看到来迎接自己的楚霄,她抬脚走了过去,投入了未来夫君的怀里。

    “高兴了?”楚霄摸摸她的脑袋,语焉不详的问道。

    温茶嘿嘿一笑,“高兴啊。”渣男落到这个下场,能有什么不高兴的?

    “回去吧。”楚霄牵着她的手往回走,“你三姐姐还在等你。”

    殷明哲被废爵位后,温茶和殷兰便不是什么侯府小姐了。

    温茶原以为新皇会悔婚,不会再娶殷兰,没想到常远将军常胜认了殷兰当妹妹,被新皇定为皇后人选。

    百官虽对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将军妹妹持怀疑的态度,不过碍于镇北将军的面子,并没有上折子抗议。

    温茶快步走进院子,远远的就听到殷宁和殷兰说笑的声音,两人似乎在讨论孩子的事。

    殷宁怀孕差不多五个月了,肚子早早就鼓了起来,脸也圆润了些,看起来更加温柔和气。

    温茶推开门,两人都看过来,看到温茶后,急忙招手让她过去。

    “方才小家伙踢我了,”殷宁拉着温茶的手,笑容满面的说:“他在肚子里可活泼了,你也来听听。”

    温茶侧耳过去听,听到了些动静,笑道:“我这侄儿以后恐怕又是练武奇才,。”

    “我才不要他会多少武,”殷宁摇摇头,摸着肚子,温柔的说:“我只求他平安喜乐,高高兴兴的。”

    “二姐姐说的是,”温茶极为赞同道:“高高兴兴的,比什么都重要。”

    “那可要二姐夫多挣点家底,”殷兰笑眯眯的说:“如此这般,才够败呀。”

    “不还有你吗?”温茶揶揄道,“未来的皇后娘娘只要在皇上耳边多美言几句,这些可都是小事呀!”

    殷兰脸一红,嗔怪道:“你也就指着这个捉弄我了。”

    温茶笑笑,“妹妹可是说错了?”

    殷兰面上虽笑,眼里却没有多少笑意,“以前我只当嫁个王爷便是天大的恩赐,现下竟要做皇后,却同做梦一般,到处摸不着边儿,四妹妹,你说陛下他是真心想娶我当皇后吗?”

    “这是自然,”温茶眨眨眼,“他现在是一国之君,整个大周都供他差遣,他若不愿娶,还能有人强迫不成?他既是给了你承诺,定是要兑现的。”

    殷兰稍稍安心,却又有了别的忧虑,“既是进了宫闱,却又不知该怎么生存了?”

    “这就要看三姐姐自己了。”温茶淡淡道:“不管是嫁给皇帝还是嫁入寻常百姓家,这日子都得靠自己经营,三姐姐聪慧过人,慢慢儿就懂了。”

    殷兰最是喜欢听她说这些,又不免定下心来,“既是没有旁的选择,便只好迎难而上了。”

    温茶轻轻一笑,没再搭话,低头又去听小侄子的动静。

    三月初,殷兰方一及笄就入了皇宫,帝后在宫城门前举行了大典,自此殷兰正式成了后宫之主。

    新皇登基后,政通人和,百废俱兴,首要的事情便是收回散落在外的兵权。

    所有的皇帝,不管是周帝还是新皇

    ,都需要有自己的心腹。

    当今镇北将军既是先皇近臣,便不会受到新皇重用。

    皇帝多疑,自然要重新培养一位得心应手的大吏。

    楚霄是新皇最先想要收服的人,新皇允诺他还是镇北将军,但虎符却要由皇家掌管。

    楚霄本就不是什么贪慕荣华之辈,没多久就将虎符上交君王,做了个没实权的将军。

    六月,是温茶的及笄礼。

    楚霄如当初承诺那般,携着八抬大轿来迎娶她。

    及笄之年,红妆十里,羡煞了多少上京姑娘的眼睛。

    围观的百姓都认得高头大马上的将军,纷纷送上诚挚祝福。

    此时,将军府里夕阳缱绻,院子里开了满园茶花,间或几支金葵,几丛芍药牡丹,将院子装点的如梦似幻。

    拜堂后,美貌的新娘子掀了盖头,拿着剪刀将院子里的花一枝枝剪下来,扎成一束装进白玉花瓶里,复又回到屋里,等着即将到来的新郎。

    楚霄推开屋门,看着靠在床头的小新娘,嘴角微微一勾,大步走过去,掀开了小姑娘的盖头。

    盖头下的姑娘美丽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听春蓉说,你去院子里采花了?”

    “喏——”温茶指指桌上的花瓶,献宝似得问:“我插的好看吧?”

    “好看。”楚霄看着她精致漂亮的眉眼,喉咙动了动,取下桌上的合卺酒和她同饮。

    喝过酒后,气氛有些粘稠起来,楚霄迟疑了片刻,伸手开始脱身上的红衣。

    温茶眨了眨眼睛,有点莫名紧张。

    楚霄脱下外袍后,瞥了她一眼,“在想什么?”

    温茶歪着头,没说话。

    楚霄顿了一下,又从衣柜里又取了一件外袍穿在身上,顺带给她换了一件衣裳,看着她懵懵的样子。

    他笑着说:“走吧。”

    隔着昏黄灯火,他伸出手拉她,面色平静而淡然,“答应你的事,今晚就能实现了。”

    温茶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就被楚霄抱进了怀里,“你不是想看扬州三月,塞北大漠,海上升明月吗?我现在就带你去。”

    温茶这才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说好的解甲归田,从来就不是唬人的。

    她挣扎着,抱起桌上的白玉花瓶,要把花也一起带走。

    楚霄侧目亲了一下她的眼睛,带着她走到门前,那里早就备好了马车,里面什么都有,只需她坐进去,就能游历四方。

    温茶窝进马车,楚霄站在府前,将火折子往里一扔,火花随之而起,淹没了整座府邸,他转过身,跟着她一起离开了这座充满浮华和权欲的王城。

    禁军赶到镇北将军府时,府邸已经被烧成了灰烬,里面只找到几具骨架,似将军和夫人的骸骨。

    传闻将军府小厮值夜时打瞌睡,不小心打翻了烛灯,将整个将军府化为火海,将军和夫人睡得沉,也没能逃过一劫。

    镇北将军新婚当夜被烧死的事,引起了无数唏嘘,谁能想到一朝战神没有战死沙场,而是葬身火海,这般惊才绝艳之人,死的竟如此窝囊,实在可惜。

    然而,这些人再怎么想,也不及站在权势顶峰男人的心思复杂,他才下定决心想要除掉楚霄,将军府就发生火灾,哪有这样巧合的事?

    这不是巧合,这是一出完美的金蝉脱壳。

    新皇冷笑着推倒桌上的奏折,心里既气愤,又悄悄松了口气。

    楚霄于他有恩,按理说他不该动楚霄,可新政不需要这样不服管教的将军,他容不得他,自然要拔了这颗眼中钉。

    现在楚霄走了,到不算他忘恩负义。

    新皇轻轻叹了口气,心里说不出的怅然。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他靠在龙椅上,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殿外的皇后迟疑了一瞬,推开门,把亲手做的安神汤端了过去。

    新皇这一生是这样复杂,她这一生,又何尝不是呢?

    他们这一生都不会产生爱情,不过是两个合适的人,相互习惯罢了。

    可在这宫闱中,习惯也需要动心思的。

    七月,殷宁产下一子时,温茶和楚霄抵达了江南的一座水上小镇,两人在小镇上临水泛舟,动了以后在这儿定居的念头。

    “到时候,我们就在这儿建座小楼,”梳着夫人发髻的温茶笑眯眯的说:“楼下要种些花,品种不要太多,开的好看就好,等我们玩够了就回到这儿来养老,如果能行,还可以开个酒坊,卖些酒挣生活费。”

    楚霄闻言挑挑眉,“我还养不起你?”

    “不是这个意思,”温茶瞪了他一眼,“我是觉得这样有趣。”

    “那就依你。”楚霄放下竹竿,伸手碰了碰她的脸,“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温茶咯咯笑一声:“到时候还要养只卷尾巴的土狗,天天跟在身后,一定很快活。”

    楚霄皱起眉,沉声道:“孩儿都没有养,不准养这些。”

    “为什么?”温茶别嘴,“只是个小家伙而已。”

    “把孩儿生了再说。”楚霄揉揉她的脑袋,“以后养大了孩儿,有的是养土狗儿的机会。”

    温茶歪过脑袋没理他,转眼就被人抬起下巴亲了下来,伴随着男人低沉又缱绻的声音,“听话。”

    温茶脸一红,喏喏了几秒,没有反驳他。

    听话就听话呗,又不会少块肉。

    再后来两人又去了许多地方,看过江南三月烟雨,塞北大漠孤烟,海上日出日落,也遇见过各式各样的人,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

    到最后,停在了最初的水上小镇,修竹楼,卖水酒,养只卷尾巴土狗,相依相偎,如此一生。

    一生其实很简单,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哪里都是归处,哪里都能停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