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26章 空手套白狼!
    ,更新快,,免费读!

    0626章 空手套白狼!

    地煞雷光阵云青岩布置得出来,在仙界也不算高级阵法。

    不过地煞雷光阵虽然只算是一般的阵法,但它对材料的要求却很高。

    只有集齐原振石、地源石、煞阴石……雷光石等七种罕见的矿石才能布置。

    云青岩心里,顿时动了偷石的念头。

    他想到了莫问天,如果他得到这七种矿石,就能布置‘地煞雷光阵’击杀莫问天了。

    另外,瀛洲的矮人族天皇,隐世世家瀛家的族长,也都是与他敌对的人皇。

    有了地煞雷光阵,他就能一个个收割过去了。

    此时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放眼望去,全都是密集的人点。

    初步估计,至少有数百万人。

    普遍都是看热闹的武者,其中也不乏炼丹师、炼器师,只不过人数远远不如武者。

    阵院的一千多个学员,此时也都聚集在这里。

    “你就是云青岩?”

    魏经纶带着云青岩,来到阵法大师聚集的区域后,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中年人,突然走到云青岩面前道。

    “郑远东!”云青岩却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倒不是云青岩事先调查过阵院,所以知道这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的名字。

    而是三日前,云青岩参加阵院测试时,与郑远东有过一面之缘。

    两人当时就都知道对方的名字。

    郑远东现在询问云青岩,是不是云青岩,是摆明了明知故问。

    “原来你听过我的名字,既然如此,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与我堂堂正正在阵道上较量一场?”郑远东先是故作意外,而后挑衅道。

    “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云青岩不由觉得好笑。

    他是真觉得好笑,他云青岩什么身份?如果随便一只阿猫阿狗来挑战他,他都要答应,那也太掉价了!

    “哼,连郑远东师兄的挑战都不敢答应,你凭什么越过复赛,直接参加院系赛的决赛?”

    有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走上前道,言辞间,对云青岩充满了不屑!

    “往年的总决赛,都只有复赛的前十名,才可以参加!”

    “郑远东师兄这一次,因为一个失误,止步在了第十一名,与总决赛擦肩而过。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你一个阵院的新生,居然被院长特批,直接参加总决赛!”

    “这对其他人来说,太不公平了,尤其是对复赛名次第十一名的郑远东师兄来说!”

    又有好几个年轻阵法大师,走到云青岩面前冷哼道。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云青岩看向这些年轻的阵法大师。

    “我们的意思很简单,你当着所有人面,接受郑远东师兄的挑战!”

    “如果阵道较量中,你输了的话,就把参加总决赛的名额,让给郑远东师兄!”

    这些年轻阵法大师几乎同时冷声道。

    “我输了,让出名额,可如果我赢了呢?郑远东需要付出什么?”云青岩幽幽地问道。

    “哈哈哈,你怎么可能会赢,这是一场接过没有悬念的对决!”

    “笑死人了,就你这样的货色,还妄想赢郑远东师兄!”

    “云青岩,人贵在自知之明,你这句话如果传出去,小心被人贻笑大方!”

    这些年轻的阵法大师,闻言后都忍不住冷笑起来。

    郑远东也冷笑道:“云青岩,废话少说,你就说你答不答应!”

    云青岩眉宇微微一冷,“我输的话,让出决赛名额,而你输的话,什么都不用付出,郑远东,你觉得这个世界有这样的好事吗?”

    “我不会输,也不可能会输,自然不会付出什么!”郑远东冷哼道。

    “那你就滚吧!”云青岩道。

    “你,你说什么?”郑远东神情猛地一沉。

    “我家公子让你滚!”魏经纶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拎起郑远东,将他丢了出去,

    魏经纶先是被云青岩植入人王境的魔种,而后又服下人王丹。

    好几天前,便已经从半步人王踏入了人王境。

    郑远东阵法上的造诣虽然不俗,但主修不是武道,虽然三十几岁了,但只有半步人王的修为。

    自然一个照面,就被魏经纶抛飞。

    “魏经纶,你……你竟然踏入了人王境!”郑远东从地上爬起来,不由吃惊地看向魏经纶。

    魏经纶是篡命师,又是泥菩萨的弟子,天篡学院自然很多人认识他。

    但是众人认识中的魏经纶,还只是半步人王的修为。

    吃惊过后,郑远东脸上就出现了怒火,“魏经纶,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蛮力对付高高在上的阵法大师!”

    “魏经纶,今日是我们阵院的院系赛决赛,你一个命阁的学员,也敢在这里放肆!”

    “魏经纶,还不快向郑远东师兄道歉!”

    “魏经纶,你真以为,仗着一点蛮力,就能在阵院耀武扬威?”

    魏经纶的行为,顿时惹了激怒,一群阵法大师涌了上来!

    阵法大师、炼丹师,炼器师这些职业,都有高傲心理,认为自己的职业高高在上!

    对其它职业,尤其是武者,都抱有轻视心理。

    认为武者,都是莽夫,空有一身蛮力,但却头脑简单!

    魏经纶现在,对郑远东使用蛮力,自然惹怒了一大群阵法大师!

    “魏经纶,你不是冒失之人,本身也是篡命师。给我说说具体什么情况,你为什么对郑远东出手!”

    有一个看起来年龄与魏经纶相当的青年阵法大师,走到魏经纶面前道。

    “吕天兄,事情是这样的……”

    魏经纶对这个青年阵法大师似乎认识,而且交情似乎还不错,因此心平气和地,把他为什么抛飞郑远东说了一遍。

    “郑远东想在阵道上挑战云青岩,如果云青岩输的话,就让出总赛名额。但若是郑远东输,他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被魏经纶称为‘吕天’的青年阵法大师,听魏经纶说完前因后果后,面色不由沉了下来。

    一脸冷笑地看着郑远东,“郑远东,倒是有能耐啊,还学会空手套白狼了。”

    “吕天师兄,你先听我解释,我只是觉得我不会输,也就没考虑我输后要付出什么了。”

    郑远东连忙解释道,他年龄虽然长吕天十多岁,但却称呼吕天为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