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88章 失去耐心的云青岩
    云青岩无视祁正奕等人的眼神,直接开口说道:“你来得正好,带我去见沫榕的丈夫。”

    “呃……”

    祁正奕闻言,微微愣了一愣。先

    是意外,祁沫榕竟然没依照老太君的叮嘱,隐瞒她已为人妇的事情。其

    次是,祁沫榕连她丈夫在祁家这事,都告诉了林清衍。

    “林前辈,沫榕的丈夫中了剧毒,骊山城的资源,根本没办法救醒他。”

    “所以老太君,已经把他送去龙城,接受最好的救治了。”祁正奕反应过来后,连忙开口说道。

    祁沫榕听到这话,面色当场大变,“一个时辰之前,我丈夫还在冰原骨床上面沉睡,这才一个时辰过去,就送去龙城了?”祁

    正奕微微点头。略

    作沉吟,开口道:“事发突然,冰原骨床突然镇不住你丈夫体内的剧毒,老太君为避免你丈夫出现意外,所以马上让人送他去龙城。”顿

    了顿,祁正奕又说道:“而且为了让你丈夫得到最好的照顾,老太君还让人带上了你三个子女。”“

    毕竟,没有任何外人,会比子女更能尽心的服侍自己的父亲。”

    祁沫榕的面色一变再变!此

    时,哪怕是一头猪,都听得出来……祁家再拿她的丈夫、孩子胁迫她。

    “沫榕小姐,虽然骊山城去往龙城的路途凶险,随时都可能出现意外……”祁

    正奕旁边一个中年人,目光幽幽地看着祁沫榕说道,“不过祁家已经派了最好的侍卫随行,有他们在,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意外的出现!”

    随时都可能出现意外!

    但又能最大程度上避免意外出现!这

    两句话的潜台词,已经不言而喻了。祁

    沫榕的面色,一下子面色煞白无比,她怎么也没想到……祁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明

    明是有求于她。

    结果却演变成,用她的丈夫、孩子胁迫她。

    云青岩从始至终都没开口,直到祁沫榕面色煞白下来的时候,他才缓缓说道:“看清楚,他们的嘴脸了吗?”祁

    沫榕微微点头……面

    色除了煞白,还很难看,还很阴沉。“

    放心吧,有我在,他们不会有事的。”

    云青岩轻轻伸手拍了拍祁沫榕的肩膀,“只要他们少一根汗毛,我屠尽祁家的每一个人!”云

    青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上流露出来的杀气,让祁正奕等人重重打了一个寒颤。“

    林前辈,还……还请你冷静,沫榕的丈夫去龙城,是……是为了治疗。”祁

    正奕语气瑟瑟发抖地说道。“

    除毒还是治疗,我没兴趣了解。”云

    青岩微微摇头,神情全是淡漠地看着祁正奕,“我要交代的是,如果一刻钟之内,我见不到沫榕的丈夫跟孩子,祁家就不用再存在了。”

    云青岩说这番话的时候,身上没流露出半点冷意、杀气。

    但却让祁正奕等人,感到莫名的森冷,如麻刺骨的森冷。“

    林……林前辈,还……还请你先冷静一下!”祁正奕连忙深吸了一口气。“

    你……你也知道,以我……我在祁家的地位,根……根本没能力做这种决定!”“

    还……还请你先冷静,让……让我去把这事情上报!”

    祁正奕说完,见云青岩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不

    由又看向祁沫榕,“沫榕小姐,还……请你先让林前辈冷静下来!”

    “先不说他提出的条件,老太君几乎不可能答应,哪怕会答应,一刻钟的时间落实也不够……”“

    祁老太君是否答应我不在乎,一刻钟够不够也不关我的事,这些……是你们祁家的事情。”祁沫榕深吸了一口气道。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祁

    沫榕明明是为祁家,向云青岩说情,结果却被挟持了丈夫孩子。祁

    沫榕说着,又看向了云青岩,“清衍哥哥,接下来的事情,你看着办吧,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

    祁沫榕说到这里,刻意加重了语气,“我相信你——”云

    青岩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也没再表态,而是站在原地等待着。很

    显然,云青岩已经开始计时了!

    一刻钟后,如果见不到祁沫榕的丈夫、孩子,他真的会血洗整个祁家。

    “林前辈息怒,我……我这就去告知老太君!”

    祁正奕也知道,这时候再说什么,都会显得徒然,还不如抓紧时间前去禀告。

    祁正奕一离开,另外几个人也跟在他后面离开。

    此时的云青岩,让他们觉得莫名的可怕,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来面对云青岩。

    这就是没有一个普通人,愿意面对着一尊吃人的野兽。哪

    怕这只野兽,是被人驯服的。

    祁正奕离开,仅仅过了半刻钟,云青岩的神识,便发现了数十道身影,往这里疾飞而来。

    飞在最前面的,就是祁家的族长,祁老太君!

    祁家长老、堂主,以及所有高层,也都出动,跟在祁老太君的身后。“

    林清衍,别来无恙!”祁

    老太君还远在数千米外的时候,声音就远远传了过来。

    祁老太君,本命祁郝莲,半步道祖修为的符箓师!“

    长话短说,交出沫榕的丈夫孩子,这事暂且揭过。我们再谈龙家的事情。”云

    青岩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语气充满了淡漠。祁

    郝莲这种人,连让云青岩对她虚与委蛇的兴趣都没有。“

    林清衍,老太君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用这种姿态跟老太君说话,是不是有些不恰当了?”祁

    郝莲身后,跟着五个中年人,都是圣仙的修为。云

    青岩也认得这五个人,都是祁家的长老。此

    时开口说话的是,其中一个长老。如

    果云青岩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排名第四的长老。

    名叫祁连鹤。就

    在云青岩想说什么的时候,目光突然沉了下来。

    他突然注意到了,祁连鹤身后背着的墨色符笔。

    这把符笔,是云青岩在骊山城时,亲手锻造的符笔,一直以来,也都是云青岩的武器。

    只不过云青岩离开骊山城时,将这把笔送给了祁沫榕。仙帝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