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9章 最美的一刻
    婚礼的宾客们,都来了,宫夜霄夫妻该出去招呼客人了,顿时整个别墅里,又只有一群年轻人了,这令他的心情也更加的放松,玩笑也讲得更溜了。在即将进入宴席的车队之中,一行五辆车队非常神秘低调的驶进了专门的贵宾专属位置,保安想要上前拉开门,顿时有几个保镖非常严厉的扫他一眼,保安赶紧后退到安全的位置,只见这几名便衣保镖训

    练有素,耳中戴着耳塞,一直在低声的向什么人交流信息。

    而在确定之后,才分别打开了两驾车的车门,从第一辆车里迈出来的男人,保安看见了,瞬间惊震得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自已看见的人。

    竟然是总统夫妇,他们的身边带着一个漂亮的少女。

    另一辆车里,迈步而下另一对夫妻,战西扬夫妻,他们的手里,也牵着一个差不多年岁的少女,两个女孩立即亲热的挽着手臂,低声在谈笑着什么,一派的天真可爱。这时,有人过来迎接,席锋寒夫妻没有走正门进入,而是走了一条特别按排的通道,一路上了二楼的一间包厢桌席,从这里,可以看见下面大厅画面,但是,如不刻意站在窗前,楼下的人,是看不到上面

    的。

    两个女孩肩并着肩,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花房,只见搭建出来非常漂亮的花间礼台,如梦似幻。

    “听说新娘子很漂亮,我还没有见过呢!”楚颜朝妹妹问道。

    楚悦点点头,“对,叫季安宁,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和雨泽很登对。”

    战西扬坐在席锋寒的身边,两个人的目光都在望着他们的女儿,充满父爱的笑意。

    有了女儿的父亲,那真得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只要男孩搭个讪,都心弦一绷,非常的紧张。

    看谁家的男孩子,都不顺眼的感觉。

    吉时在十点半,伴郎团陪着准新郎宫雨泽先到达了礼台这边。

    看着礼台上站着的五道年轻帅气的身影,台下那些未婚的女孩们,个个都怦然心跳。

    欧阳步荣站在台阶入口处的心情非常的复杂,激动,不舍,又安心,好不容易认回来了一个女儿,马上就要嫁人了。

    十点二十五分钟,六辆婚车非常气势的驶来,从第一架婚车里,季安宁的身影从后座优雅迈下来,她抬头看着父亲,微笑着一步一步走上来,欧阳步荣快步下来,季安宁唤了一声,“爸。”

    欧阳步荣笑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女儿,欧阳梦悦明媚一笑,欧阳步荣欣慰不已。

    季安宁站在入场面前的台阶面前,她微微深呼吸一口气,在短暂的一分钟等待之中,她的脑海里闪过了很多交错的回忆。

    第一次遇上宫雨泽的场面,第一眼见到他的悸动,曾经痛苦的别离,再惊喜的相遇,和这个男人的点点滴滴,美好的回忆,都凝固在她的脑海里,成为了永恒。

    当听见一串神圣的音符从四周流泄而来,那是婚礼进行曲,欧阳步荣激动的轻轻拍了拍季安宁挽在他手臂上的手,“安宁,你一定要幸福。”

    “爸,我会的。”季安宁点点头,她相信,嫁给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

    宾客满堂,在充满了花香气息的礼台上,璀璨盛开的玫瑰花,宛如铺成了一条前往幸福的道路,季安宁每迈出一步,花香的芬芳便浓郁一份。此时此刻,在宾客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个美丽而幸运的新娘身上,她的头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纱,白纱在光影里,映出她精致美丽的面部轮廓,她的身影高贵而优雅,她的身姿宛如皎白的月光

    ,美得令宾客们为之摒息。

    台上,宫雨泽进行着人生里,最重要的一场宴会,他的婚礼,他的身姿挺括的站在台上,即便已经站了有一刻了,但他的身影宛如雕塑般,安静的等着他新娘。

    看着他的新娘朝他迈来的身影,他心间发出一丝淡淡的叹息,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了。

    这次他虽然也向蓝枫发出了请贴,但是,蓝枫并没有来,他回了一个电话,他愧对于他,所以,没有脸过来参加他的婚礼。

    如果不是蓝莹从中做梗,他的幸福不会来得这么迟,他和季安宁不会错失那三年。

    对于一对恋人来说,三年意味着三年的分别和痛苦,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虽然他的幸福来得比较晚,但只要他娶得女人还是她。

    他就不遗憾了。

    宫雨泽的目光,仿佛含着一汪深情的池水,真诚而期待。

    台下,程漓月的心情也很激动,她看着儿子此刻的神情,她知道,他遇上了对的人,她替儿子欣喜。

    宫夜霄的感情比较深沉,即便此刻他也很激动,他的目光里,却是比较内敛的感情表达,微扬着英俊的面容,脸上是一惯对儿子的那份自豪。

    季安宁一步一步的迈到台下,在她上台的时候,宫雨泽迎接了下来,他的轻轻的执起她的另一只手,带着她上台。

    欧阳步荣看着宫雨泽,他慎重而真心的把女儿的手交到他的手里,“雨泽,好好爱她。”

    宫雨泽的目光落在季安宁的面容上,他抿唇,“她是我的一切,这辈子,我只要她。”

    这句话,让欧阳步荣放心了,他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宫雨泽的肩膀,然后,抬头间和季天赐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微微致意之后,他迈步下台。

    季安宁的手,被一双温暖而熟悉的大掌握住,她自头纱里,便能感觉到来自他的深情目光。

    她以为自已会紧张,然而,此刻,她完全忘了台下的宾客,忘记四周的一切,她的目光里,只有他,只要看着他,她的心就会瞬间变得平静,淡定。

    牧师身穿正式的西装站在一旁,他用浑厚的声音道,“接下来,有请我们新郎新娘接受爱得宣言。”当牧师非常正式的宣读了第一遍誓言,宫雨泽望着季安宁的目光,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我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