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伤心的欧阳梦悦
    欧阳家族的三楼主卧室里,欧阳梦悦已经在爷爷的干涉下,四天没有出门了,她整个人无精打采的趴卧在阳台上,旁边佣人给她做了最爱吃的点心,也是一口没有偿。

    这才两个小时之后,何姨又给她端来了新得燕窝粥,然而,她看着旁边一动也未动过的点心,她叹了一口气,劝道,“二小姐,你多少吃一点吧!你再这样不吃不喝,你会生病的。”

    “何姨,我吃不下,你别让感房的人给我煮这些东西了,也是浪费。”欧阳梦悦的目光看着远处的夕阳,动也没有动。

    “可是,你总不能就这么和老爷子耗下去吧!老爷也很担心你呢!”

    “那我能怎么办呢?我的心很慌,也很乱,我很迷茫。”欧阳梦悦在何姨的面前,她没有隐瞒自已的情绪。

    何姨是从小照顾着她长大的,就像是半个母亲一样亲近。

    何姨心疼的看着她,把点心端走,把燕窝粥喝下,劝道,“多少喝一点吧!你中午就没有吃什么,我一会儿去老太爷那边看看。”

    “我爷爷怎么样?”

    “他还不是一样,心情不好,饮食也不好,他这种年纪的人,最忌心情郁结了,医生都来过几趟了,就怕你爷爷压着心思,把血压给弄高了。”

    欧阳梦悦的心里很自责,她咬了咬唇,“你告诉我爷爷,我最近会听话的,我哪里也不去,你让他别生气了好吗?”

    “好吧!我跟老爷子说说。”何姨说完,端着点心就先出去了。她把点心放到厨房里,就看见有佣人送茶给欧阳煅,她接过来送了,她走到一楼的一间茶室里,只见欧阳煅坐在那里,仿佛在沉浸着什么思绪,他的面前,放着一张黑白的相框,相框里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照片,那照片看着有些久远了,而相框里的女孩才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非常漂亮,正是欧阳梦悦去世的姑姑。

    何姨的心情不由有些酸楚,她还记得以前这位欧阳家的小姐,是一个非常多愁善感的女孩,喜欢写诗,喜欢唱歌,对爱情,更是比常人更加的执著,可她爱上一个不爱她的男人,那是一个季家的人。

    那个季家的男人最终还是抛弃了她,另娶了她人,远走国外,而她,却在他离开之后的那一夜,割腕自杀了,死在自已的房间里,周边摆满了她和那个男人相爱的照片,死得非常凄美。

    “老爷,您的茶。”何姨轻轻的打扰他的思绪,把茶放在他的身边。

    欧阳煅的目光从照片里收了回来,看着送茶的是何姨,他不由关心的问道,“小悦怎么样?今天吃了多少?”

    “二小姐中午没有吃什么,下午做了点心给她,她也没有动筷子,我刚送了一碗燕窝粥,我劝她吃一点,就不知道她会不会吃了。”何姨轻声道。

    “再这么下去, 她年纪轻轻的身体也熬不住。”欧阳煅有些生气了,“她就那么死心眼吗?非那个姓季得不嫁吗?季家的男人根本靠不住。”

    大概是刚才又思念了一番爱女,这会儿欧阳煅的心情更加的愤怒。

    “老爷,您消消气,您不也吃不下睡不着吗?二小姐也在关心您的身体呢!”何姨劝道。

    欧阳步荣从门外迈进来,他刚刚去公司处理了一番工作,神色之间透着一丝疲倦,必竟年纪上去了,他也感觉到一丝力不从心了,必竟不是壮年时的他了。欧阳煅看着儿子这副疲倦的表情,他的心里不由苦叹一声,如果再过几年,公司的所有重担就要交待小悦的手里了,到时如果她还是执意不嫁人,那么整个公司就落在她一个女孩手里了,这也是他不得不

    担心的。

    整个家业落在她的身上,担子就很重了,就算季安宁会帮忙,宫雨泽也会出手,可到底欧阳家族的重担,也不是欧阳梦悦一个女人扛得住的。

    “爸,医生来了吗?怎么说?血压没有偏高了吧!”欧阳步荣坐下来,关心的看着父亲。

    “还好,高了一点点,不碍事,步荣,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想办法让小悦从季天赐的身上把心给抽出来。”欧阳煅朝儿子说道。

    欧阳步荣现在都不敢劝说他同意这门婚事了,因为欧阳煅的身体不允许受到刺激。

    “爸,你有什么主意吗?”欧阳步荣只能遵从父亲的想法和意见。

    “我们得办一个大型点的舞会,让小悦参加,广邀一些青年才俊到场,我相信,总有比季天赐更加优秀的人选。”欧阳煅一脸坚定道。

    “爸,你确定要这么做?”

    “对,就这么做,问问小悦的意见,如果他同意的话,我们立即召集举办这个舞会。”

    “爸,小悦不会同意的。”

    “何姨,上楼把二小姐叫下来,我们一起商量事情。”欧阳煅朝何姨说道。

    何姨上楼去叫欧阳梦悦了,欧阳梦悦为了不刺激爷爷,她连吃饭都分开吃,这会儿,听到爷爷叫她,她想到,又是说和季天赐的关系,她又是一脸心事重重。

    欧阳梦悦这些天,都克制着没有打电话给季天赐,她怕自已打了电话,就会失控的哭出来,因为爷爷的态度非常反对。

    欧阳梦悦到达茶室,父亲和爷爷都在,她的脸色因为这几天几乎没有吃什么,而有些苍白憔悴,她一进来,欧阳煅的心还是疼了起来,从未见过孙女这般的没有生活斗志,好像失了魂一般。

    “爷爷,爸爸。”欧阳梦悦叫了一声,坐在了父亲的身边,她的目光不经意触到爷爷身边的白色相框,她的眼神瞬间染上一抹哀伤。

    “小悦,我和你爷爷想着,你这些天闷闷不乐,我们想给你举办一个舞会,多叫一些年轻人来陪你乐一乐怎么样?”欧阳步荣启口道。

    欧阳梦悦一听,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没有兴趣。”“小悦,你听爷爷的,走出去,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你会打开心结的,爷爷不干涉你的交际,你现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除了见季天赐,爷爷不再管你了,好不好?”欧阳煅的声音也透着一丝恳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