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怒意逼人
    房门外面,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

    明明有门铃的,而门外的人似乎连按门铃的耐心都没有了,直接敲门。

    “谁啊!这么没有礼貌。”古昊有些气恼的站起身,宫雨宁也望向门的方向,好奇什么人。

    古昊因为处于有些生气之中,他连猫眼也懒得看了,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般无礼捶门的人。

    他拉开门,正想骂人的话,却被门外的男人硬生生的给吓回了肚子里,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看着门外的男人,“贺先生…您有事吗?”

    宫雨宁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外走进来的高大男人,她拧了拧黛眉,他来她的房间里干什么?

    “是不是我对你的警告太轻了,让你敢背对着我继续和晨旭联系?”贺凌初的语气冷沉平静,可实则怒火暗藏。

    古昊的脸色闪过一抹慌乱心虚,他忙垂下头,不敢直视这个男人的目光。

    宫雨宁感觉贺凌初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危险,她真害怕他会突然一拳打在古昊的身上,她站起身,走到两个人的中间,看向怒兽般的男人,劝了一句,“你们有什么话好好说。”

    “我和晨旭是相爱的,你就算强行把我们拆开,也是不可能的。”古昊为了他的爱情,做出了勇敢的反击。贺凌初的目光非常冷酷的越过了宫雨宁,投射在古昊的身上,古昊吓得后退几步,而男人沉着眸往前迈了一步,处于中间的宫雨宁,几乎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杀意了,她本能的伸手抵住了他靠近古昊的身躯

    。她伸出来的一只纤白小手就这么抵碰在男人结实坚硬的胸膛上,贺凌祁的身躯绷紧了几分,低下头,看着那只撑在他胸膛的手,剑眉一拧,宫雨宁脑袋空白了一瞬,赶紧抽回了手,改用语气劝告了,“这位

    先生,请你冷静一点。”

    宫雨宁即然知道上次就骂错了他,这会儿,她倒是不敢乱得罪他了,她这会儿要是得罪了他,那岂不是让古昊在他心里的怒火又升级了吗?

    “我和他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你让开。”贺凌初对宫雨宁的影响非常不好。

    宫雨宁却不敢让,因为她真怕这个男人怒不可揭之下,对古昊一顿狠揍,古昊那削薄的身体,可挨不了这个男人几拳的,就算为了古悦,她也不能让开啊!

    她不让,男人就继续往古昊逼近,他结实健硕的身躯几乎和宫雨宁挨在一起了,宫雨宁不让,他自然也不会绕过她。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孩的脸皮够不够厚。

    古昊不由担心宫雨宁了,因为她再不让开,贺凌初就要撞到她。

    “这是我的房间,你这样乱闯进来,属于非法的,请你先出去。”宫雨宁只好想别得办法阻止这个男人揍人。

    “你要告我?”男人冷笑,不以为然。

    “如果你侵犯了我的权利,我有权告你。”宫雨宁仰起精致的面容,眼神丝毫不惧。

    “那你就告吧!我不在乎。”贺凌初冷哼一声,然后,他伸出大掌把挡路的娇小女孩扯到一旁,他继续逼向古昊,古昊一步一步往后退,脸色吓得苍白,这会儿都退到了一扇墙面了,退无可退了。

    “你…你别过来。”古昊也担心挨揍,贺凌初给他的感觉就是,他一定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

    宫雨宁看着无助又慌乱的古昊,不由义正言辞的朝贺凌初警告道,“喂,你打人我就报警。”

    然而,男人根本不把她的警告诉在眼里,反而冷冷的盯视着古昊,危险警告,“如果让我知道你再联系晨旭,你就等着承受恶果吧!”

    “你…你想怎么样?”古昊胆战心惊的问。

    贺凌初薄唇扯出一个冷笑,“你绝对不想看到的结果。”

    “好吧!要怪就怪我,是我先爱上你表弟的,你千万不要怪他,你有什么怒火就冲着我来…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誓死相爱。”古昊在这个时候,竟然勇气可嘉。

    然而,瞬间一道拳风险险的从他的侧脸括过,擦得他皮肤都疼了,而男人的拳头就击在他的耳畔位置。

    “你敢再说一个字,我就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贺凌初的怒火被烧到了临界点。

    宫雨宁真得慌了,她赶紧走到古昊的身边,拉了一下古昊,“你别说了。”说完,沉着小脸朝贺凌初道,“贺先生,请你出去。”

    贺凌初的目光咄咄逼人的盯着古昊, 那眼底仿佛有两团地狱之火在燃烧,烧得让人心慌。

    “你要敢再背着我,和晨旭聊天,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最好记住。”贺凌初落下话,转身扫过了宫雨宁,长腿迈向门口,连门也未带,就离开了。

    古昊虚脱的背靠着墙,宫雨宁走过去把门关上了,递给古昊纸巾,“把冷汗擦一擦吧!”

    “我是不是太没用了?我连我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古昊一边擦汗,一边非常丧气的说。

    宫雨宁还不能体会到,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所以,她真得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古昊。

    “别担心,开心点,有些事情,总会有转机的。”宫雨宁劝他想开点。

    “贺凌初太可恶了,没想到我和晨旭的聊天他都知道了,肯定是被拦截了。”说完,古昊的俊颜泛起羞愤的红晕。

    “那你先不要和你男朋友联系,忍一忍再说吧!”宫雨宁劝道,私人聊天被人看见,那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而且,她看古昊的脸色,肯定聊得不止是吃饭和天气这种事情。

    又是一天的海上时光渡过了,此刻, 整首巨轮都非常平稳的行驶在一望无际的海域里,傍晚亮起来的灯光,令游轮仿佛海上的一颗明珠般,夺目耀眼。

    古昊回他的房间里去了,宫雨宁在房间里绘画,她也是她的爱好之一,大概是遗传了母亲的绘画天赋吧!她对画画非常有天份,画板上,她半个小时的作品,令窗外那海天一色的美景跃然纸上。宫雨宁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常常捐画去拍买了,而拍下的钱全都捐给了慈善机构,如今,她已经捐了近二十副画作了,拍买得价格也一路跃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