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8章胜利自救
    贺凌初沉默了一下,还是好奇的再问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宫雨宁。”宫雨宁这次没有瞒他了。

    贺凌初听完,觉得这个名字才和她相配,他也自我介绍了一声,“我叫贺凌初。”

    “我知道,古昊告诉我了。”宫雨宁应了一句。

    贺凌初微微侧了一下首,他想,古昊对他们家族的了解也不少,她肯定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好像没有什么话要问对方了。

    安静的房间里,沉闷了一会儿,两个人独自沉浸在自已的心思里,没过几分钟房间突然像地震一样震动了起来,宫雨宁吓得心脏一抖,“怎么回事?”

    “大概是遇上比较强劲的海浪了。”贺凌初沉静的答道。

    宫雨宁的呼吸立即急促了起来,她心里素质没有那么强,又是在这样被绑着手脚的情况下,她自然的就有些害怕了起来。

    她伸手狠狠的挣扎着绳子,她一挣扎,旁边的贺凌初跟着再一次挣他手腕的绳子,沉声安慰她,“别担心,皇家游轮从未出过事故,它的设计可以对抗强海浪,不会出事的,只是一些颠簸而已。”

    宫雨宁的胸口还是紧窒得很,她深呼吸着,咬着唇,在船身一个起落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恐惧感。

    “宫雨宁,你很害怕吗?”贺凌初沉声寻问道。

    “嗯!”宫雨宁像是在咬着唇应他。

    贺凌初拧了一下眉宇,他伸手狠狠的摇了一下手腕的绳子,无奈绑得太紧了,紧得令他双手难于转动。“等一下,我好像可以摸到你的手。”宫雨宁才想起来,两个人的手都是在背后的,而用她的椅子的背后是挖空的一条,所以,只要她能再靠近贺凌初,就能碰到她的绳子,他们就可以试着互相解开对方的

    手。

    贺凌初听完,立即觉得可行,“试试。”

    说完,两个人立即用力的让彼此的椅子靠近对方,不过,这条挖空的长条,只有宫雨宁纤手可以勉强穿过去一些,大概这些人没料想到这一点,以为把他们两个人背对着背靠着,就足够的安全了。宫雨宁用力的挣扎着穿过了空处,手指钻到了贺凌初的对面,她纤细的手指立即勾住了贺凌初的手,贺凌初用最大的力量把两只手腕靠近她,终于,宫雨宁摸到了打结的那一个地方,只是她的手勒得很紧

    ,必须快点解开,否则,她的手都要废掉。

    “我摸到了,我试着解开。宫雨宁一边说, 一边抬起双腿,看见了她腿上的那一个结,她的心里就更加有数了。

    贺凌初感觉她纤细的手指在他的手背处触碰着,不时有细腻的肌肤磨擦过来,他微侧过身,拧着眉道,“如果你的手疼,就别勉强了,想其它办法。”“没事,我能行。”宫雨宁可不是什么娇弱女子,她当然能行,她咬了咬牙,继续解,解了大概四五分钟,终于,她拉开了那绑住的第一个绳结,紧接着,解第二道就更容易了,绑匪一共绑了三道,在最后一道的时候,贺凌初手腕一扯,那一道就自已撕开了,他立即俯下身,弯下腰解开腿腕上的,一秒也不担搁的走到了宫雨宁的面前,当看着她纤细的手腕上两条深深见血的勒痕,他的心脏无形被什么紧紧

    的握住了,他快速解开,宫雨宁松了一口气,在她俯下身准备给自已解开的时候,贺凌初已经蹲下身,亲自替她解开。

    宫雨宁一怔,惊讶于他的主动,而且,看着他蹲在地上,俯首给她解绳子的样子,宫雨宁那秀白的脸色,难得的闪过一抹红晕来。

    除了亲人,第一次有其它的男性蹲身在她面前。

    贺凌初解开她的绳子之后,下一秒就握住了宫雨宁的手腕,宫雨宁吓了一跳,然后,就看见自已的两条手臂被他扣到他的面前,贺凌初的目光盯着她的勒痕,眯眸问道,“疼吗?”

    当然疼啊!但是,宫雨宁不是娇滴滴的人,她逞强的摇着脑袋,“不疼啊!”

    贺凌初当然知道她说假话,这个女人还真是一个倔性子,他牵着她道,“外面至少有六个绑匪,我们想要出去,还是危险重重,我们得想一个对策。”

    “什么对策?”宫雨宁眨了眨眼道。

    贺凌初掀开窗帘,外面是一个被封死的铁网,所以,这个房间的唯一出路,就是这扇门。

    “一会儿他们若是来人,我会先放倒两个,夺走他们的枪,你会开枪吗?”贺凌初扭头看向她,内心里不敢抱着奢望,必竟像她这种大小姐,应该是平常看见枪都会尖叫的人。

    宫雨宁可不一样,她认真的点了一下头,“会,不过,我没有拿过真枪伤害过人,我是有射击枪玩的。”

    “好,如果我一会儿给你一把枪,你不要往他们身上打,你打他们的腿,肩膀,只要不打死他们就行。”贺凌初的语气凉薄,根本没有什么同情心,如果真得让他来做决定,这些人死一千次也不足惜。

    但是,他不希望让她惹上麻烦。

    “好的。”宫雨宁点点头。

    正说完,就听见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这门由于是酒吧设计的,所以,还有一个猫眼,贺凌初轻迈脚步在猫眼快速看一眼,来得竟然只是一个绑匪,大概是被吩咐过来查看他们的。

    贺凌初朝宫雨宁勾了一下手指,示意她站到他的身后,因为在开门之际,就得把这个绑匪给制住。

    宫雨宁立即站到他的身后,而绑匪已经到了门口,拿出钥匙扭动着锁孔,没一会儿,卡哒一声扭开,他推门就进来。

    然而,在他还没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他的脖子就被一只大掌用力锁住,令他发不出任何声音的情况下,贺凌初把他拖进了门内,宫雨宁把门一顶锁住了。那个绑匪惊恐的睁大眼睛,脖子处锁住的五指,力量强大到令他面红耳赤,青筋暴涨,仿佛下一秒,他的脖子就要被男人掐断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