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2章 变成了陌生人
    宫雨宁看着床上的男人,她咬着唇不解,明明昨晚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对她冷淡了?

    “我不走,除非我确定你没事。”宫雨宁微扬着黛眉有些霸气的说。旁

    边的聂君顾眯了眯眸,好奇道,“你不是姓李吗?怎么姓宫了?”宫

    雨宁见被拆穿,她倒是大大方方的道了一句歉,“对不起,顾先生,我骗了你,我不姓李,我姓宫。”“

    宫!少见的姓氏哦!不过,我好像记得有一个宫氏家族,非常有名,你不会就是那个家族的人吧!”聂君顾在独自的猜测着。

    贺凌初回了他一句,“她是宫家的小姐,宫雨泽的妹妹。”聂

    君顾微微瞠目,仿佛又觉得意料之中,他勾唇一笑,“难怪啊!”

    “难怪什么?”宫雨宁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难怪你长得这么漂亮,气质这么好,还这么有钱。”聂君顾嘴甜的赞美着她。宫

    雨宁被逗了一下,眯着笑眼看着床上的男人,却冷不丁的撞进一双冷淡不悦的眼,她的笑容一秒被冻住,她僵硬了几秒表情,有些无奈的看着贺凌初,“要不要再去一趟医务室。”

    “不用!你走吧!”贺凌初直接赶人。

    “凌初,宫小姐怎么得罪你了?”聂君顾在一旁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贺

    凌初的目光射向聂君顾,示意他闭嘴,聂君顾耸耸肩,只好不说了。宫雨宁感觉房间里的气氛压迫着她,有些呼吸难受,她只好朝床上的男人道,“好,你休息吧!”说

    完,她走到门口,越过聂君顾出去了,听见门砰得一声响,聂君顾不由坐到床前,盯着贺凌初,“老实交待,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和这个宫小姐产生了什么样的缘份?”“

    无聊,没什么好说的。”贺凌初疲倦的闭上眼睛。

    “你这一枪,真得为她挡的?这下,我感觉宫小姐会死心塌地的爱上你了!”聂君顾一脸羡慕的笑道。贺

    凌初的目光瞪他一眼,“你知道有句话叫死于话多吗?”贺

    凌初的冷争对别人可以,但对着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聂君顾无用,聂君顾凑到他面前问道,“你真得不喜欢这个宫小姐啊!那行啊!让给我,我追她。”贺

    凌初的手,几乎在下一秒扣住他的手腕,咬牙冷沉道,“你别去招惹她。”

    聂君顾的眼底有着试探成功的笑意,他挣开他的手道,“不追就不追,留着给你追吧!明明喜欢人家,又装着一副冷酷脸,你这样是很难追女孩的知道吗?”“

    谁说我要追她?”贺凌初低哼一声。“

    那你对她冷着脸干什么?”聂君顾说完,立即想通了,他有些无语道,“你该不会是因为她的朋友是晨旭的那位,所以,你打算对他们一样的冷酷处置吧!你担心你和宫小姐走太近,就没办法冷酷的处理你表弟的事情?”贺

    凌初的心思被看穿,有些恼火,但是,谁叫聂君顾是他从小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所以,他的心思,七七八八被他给看穿。

    的确,他没有忘记,宫雨宁一直在维护古昊,所以,他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不会做出任何一丝让步,所以,与其到时候不好处理,他现在不会和宫雨宁有更近一层的朋友关系。

    只有把她当成陌生人,这件事情,他才更好处置。就

    在这时,贺凌初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看了一眼接听,“喂,老板,昨晚上晨旭少爷和古昊通话超过一个小时,是晨旭少爷先打给古昊的。”

    贺凌初的俊颜直接阴沉似水,他挂断了电话,牙槽紧咬,整张面容显得阴郁盛怒。聂

    君顾即便没有听见电话的内容,也猜测到一定和古昊有关的,看来,上官晨旭和古昊之间的感情,还真得没有这么容易拆散。

    “凌初,冷静点,你现在还在受伤。”聂君顾出声道。

    正说着,贺凌初因为全身怒意绷紧的身躯,果然令他伤口有震裂的痛意,他伸手捂了一下肩膀,聂君顾伸手扶住他,“好了,现在别管这件事情,好好养伤是正事。”

    贺凌初微微往后躺下,闭了一下眼睛,气得咬牙,“真不让我省心。”

    宫雨宁的套房里,古昊一脸惊讶的听她说完昨晚的经历,吓得他半天说不出话来,“天哪!那些人的胆子太大了吧!竟然敢绑架你?不想活了吧!”

    宫雨宁对于昨晚的危险已经看淡了,现在,她担心的是贺凌初的伤口。“贺凌初替你挡了子弹,他人真不错。”古昊竖起母指赞叹一声。

    宫雨宁呼了一口气,朝他道,“古昊,你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对我冷酷吗?昨晚他不是这样的。”

    “呃?那昨晚他是哪样的?”古昊好奇反问。

    宫雨宁的脑海里闪过昨晚的画面,在赌厅里,他们几次相视而笑,被绑架的时候,他蹲下身给他解绳子,在柱子后面,他紧紧的护住她,在她被枪口指着的时候,他冲出来替她挡了子弹,这一切的画面,在宫雨宁的脑海里回放,可是,她面对着古昊一脸好奇的脸,她却说不出来了,“我们…”

    古昊眨着眼睛,等着下文,“你们怎么了?”

    宫雨宁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总之,我们也算经历了一场生死,他不该这么对我的。”古

    昊还是没有听见他想要听到的,说真的,他真得很想听见一些关于贺凌初的事情,因为他在他的心里,太强势冷厉,如果更多了解他一些就好了。“

    那你觉得他该怎么对你才好啊!”古昊再问。

    “至少我们会成为朋友吧!”宫雨宁撑着下巴说道。“

    雨宁姐,不是我说的,我感觉贺凌初根本不会有朋友。”古昊咬着唇道。

    “为什么?聂君顾就是他的朋友啊!”

    “聂君顾是他从小的玩伴,一起长大的,关系当然好啊!但是,你仅仅和他认识一个晚上,就想和他做朋友,可能有些困难啊!”

    宫雨泽知道,这件事情和古昊说不清楚了,可是,昨晚那种被贺凌初保护过的感觉,只有她自已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