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羞以见他
    宫雨宁窘得两腮都快要冒红烟了,她还是难于接受刚才发生的一切,她捂着脸就跑进房间里去了,然后把房门紧紧一关,捧着两个脸蛋,脑子里一片空白。

    天哪!她刚才是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用吻去报答这个男人?好丢脸,好尴尬,他一定会觉得她过于主动了吧!

    宫雨宁感觉自已的名声就要这么毁了。在冷静了一会儿之后,宫雨宁才想到贺凌初留在船上是为了她,这一点,真得令她打心底感动,明明在他离船的时候,两个人还是闹了不愉快的矛盾,甚至她连送都没有

    去送他,或者,给他道一个别。

    而这个男人只是仅仅看见了一个佣兵上船,就担心是对她不利的,就错过了下船的时间,毅然的留在船上保护自已。

    宫雨宁微微呼了一口气,内心充满了一股内疚感,同时,又悄悄的在想着,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仅仅是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吗?

    而且他还承认了,他没有女朋友这一点,想到自已因为他说有女朋友,内心里还有些郁闷了一天,现在,莫名的觉得心情好极了。

    宫雨宁站在阳台上,吹着海风,脑子里大胆的出现了一个想法,难道贺凌初他喜欢自已吗?有这个可能吗?

    感情这种事情,往往是当局者迷,此刻,宫雨宁真得不确定这个想法是不是对的。大厅的沙发上,贺凌初修长的手指托着性感的下巴,刚才在沙发上发生的一幕,此刻,在脑海里回味着,特别是宫雨宁那一个拥抱,那一个吻,这对他来说,仿佛是一种

    感情缺口的开端,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心里上的满足。

    他看着那紧关的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宫雨宁一直在房间里没再出来了,因为她今晚是羞于面对这个男人了。清晨,宫雨宁由于失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十点了,她睁着眼睛,立即就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瞳眸微微一瞠,将整张脸埋在枕头里,天哪!她现在不想见到贺凌

    初。

    然而,这个时候,却传来了敲门声,宫雨宁立即吓了一跳,朝门外道,“谁?”

    “是我!该起床吃早餐了。”门外贺凌初的声音传来。

    “哦!好,等一下。”宫雨宁应了一句。

    贺凌初倒是并不知道她起床了,他只是叫了早餐,便过来敲门,必竟十点多了,她总该起床吃点东西填一填肚子了。宫雨宁洗刷完,拿了一件杏色的长裙,那星光般的色泽,非常的仙气,她穿起来,走到镜子面前,长发柔顺的披垂至腰际,一张莹润白玉般的面容,五官天生的精致小巧

    ,耳垂戴了两颗钻石非常闪耀。

    宫雨宁平常大大例例的,但是,让她扮上流名媛千金,也是秒秒钟的事情,她就能展现出富家小姐的修养与气质。

    贺凌初坐在沙发上等着早餐,拿着ipad在看着新闻,就在这时,他听见主卧室的房门传来了声音,他不由抬眸,门,缓缓的拉开。

    门后面,款款迈出一抹细纤迷人的身影,贺凌初的瞳眸猛地一缩,俊颜流露几秒的呆怔失神,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稍加打扮就能让男人神魂颠倒。

    如果她认真打扮起来,那一定是美若天仙。

    果真如此。沙发上那端,那双灼热盯来的目光,令宫雨宁有些羞涩的双手不知该怎么安放了,这是她在其它的男人面前,根本没有过的无措感,只有在贺凌初的面前,她才拥有这样

    的心情。

    如果换安德鲁坐在沙发上,这般的盯着她,她肯定落落大方一笑,还要在他面前转一个圈让他看呢!

    可是,贺凌初的目光,有一种强大的魔力,定住她的身心,好像在他面前,任何的心思都变得小心,连言行举止都要收敛,生怕自已不够漂亮,在他面前暴露缺点。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一种没自信的表现。

    “这套衣服不错,很适合你。”贺凌初赞了一句。

    宫雨宁抿唇一笑,“只是衣服不错?”

    “当然人更美。”贺凌初自然还有这句话。

    宫雨宁略窘红着脸,她竟然在主动激他赞美自已,好丢脸。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门铃声,宫雨宁说道,“我去。”

    贺凌初的心弦一绷,拦了她一下,坚定道,“我去。”

    宫雨宁知道,他这是在小心保护着自已,心头有些感动,贺凌初往猫眼看了一眼,然后,他伸手拉开了。

    进来的不是送餐的服务员,而是安德鲁。

    “雨宁,你昨晚没事吧!你知道昨晚停电了吗?”安德鲁一进来,就关心的问道。

    宫雨宁的俏脸泛热,她的目光扫过安德鲁身后的贺凌初,贺凌初也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她。

    “哦!停电了吗?我不知道啊!我昨晚很早就睡着了。”宫雨宁当着某个男人的面前说慌。“难怪,我昨晚敲了你半天的门,你竟然没有开门,原来你睡着了呀!”安德鲁松了一口气,同时,他想到什么,扭头看向贺凌初,“你昨晚也睡着了?你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

    “没听见。”贺凌初也假装不知道。

    “什么?我足足敲了好一阵子,你们两个人都没有听见?”安德鲁非常惊讶。

    “呃!没听见。”宫雨宁有些心虚的别开脸回答,然后,转移着话题道,“安德鲁,你吃早餐了吗?”

    “吃过了。”

    “我们还没有,我们正在等早餐呢!”宫雨宁说道。

    “你们不是很早睡吗?怎么起得这么晚!现在也没有吃早晚?”安德鲁又好奇的打听一句。

    这下,宫雨宁的俏脸烧了起来,不经意触上贺凌初那笑意加深的眸,她扯着慌道,“我昨晚半夜又起床看电影了,所以,熬夜了。”

    好在安德鲁没有再追究这件事情,他出声道,“还有两天就到码头了,你要不要准备一下。”

    “还早,不急。”这时服务员送早餐过来了,安德鲁也不打扰了,他先下楼去逛一逛,丰盛的餐桌上,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中间的花瓶里,服务员换上了新鲜的玫瑰花,香氛淡淡的飘散在空气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