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敢毁她的花
    第103章敢毁她的花

    不过,谁叫程小姐是他儿子的母亲呢?

    颜洋即然不用送卡片,就在电脑上选好了一种花束图片,打电话给花店送了。

    花店就在附近,而且还有现成包好的,花店的员工立即就送出来了。

    程漓月正咬着唇,仔细的对着一副构了一半的图绞尽脑汁,就在这时,唐维维又推门进来了,手里抱着一束花,兴奋的叫起来,“漓月姐,你的追求者换花样啦!不送花,送巧克力和小兔子玩具啦!好可爱哦!你看看。”

    程漓月站起身,惊愕的看着唐维维抱进来的花束,目光猛地扭头望向了对面那座雄伟大厦,眼神惊诧。

    宫夜霄送的?

    他今天那么生气,还送?还是他原定好了,然后定时送的?

    “咦!今天的这束花没有卡片呢!”唐维维把花放到她的桌上,“卡片掉了吗?应该不可能啊!送花的工作人员不会这么粗心吧!”

    程漓月也抱着花束看了一眼,没有卡片,她突然想到宫夜霄每次都会写卡片,那么这次不写,意味着,每一天送花束给她,他都是知道的,而且,还记住了,她上次说对花粉过敏的事情,所以,今天改送了这个。

    程漓月的心尖处蓦地被什么扎了一下,有些微微的泛疼。

    她抱着这束花,五味杂陈。

    一时陷入了呆怔。

    唐维维原本还垂涎着能吃一颗巧克力,看来,程漓月很在乎这束花,所以,当然是不忍心破坏掉的。

    卡曼公司楼下,一辆红色的跑车嚣张的停在了门口,车里,陆雅晴一身黑色性感洋裙迈出来,她的副驾驶座上,她的一个好姐妹也一身时尚跟着下车。

    她环着手臂看了一眼这只不过二十多层的栋楼,有些鄙视道,“这就是程漓月工作的地方啊!也太寒碜了吧!还没有我爸的一半楼那么高呢!”

    “像她这样的小员工,还能应聘到哪里去?不就是这种小公司嘛!”陆雅晴冷哼一声,摘了墨镜走向了大厅。

    身后,她的朋友也一脸高傲的跟进来,对着这栋大楼的任何东西,是各种瞧不起的表情。

    “你好,小姐,请问二位找哪家公司的?”前台小姐见状,拦了她们一下。

    陆雅睛的目光冷冷一扫,“我们找谁还要预约不成?”

    “不是的,至少可以麻烦登记一下吗?”

    “没这个必要,我是他们的客户。”陆雅晴一脸高傲道。

    前台必竟只是拿薪水职员,看着这两个一身上下名牌加身,又开着跑车进来的女孩,她还真得得罪不起,只好笑了笑不说话,由着她们走向了电梯方向。

    一进电梯,陆雅睛就按了十层卡曼珠宝设计公司所在的楼层。

    陆雅晴走进来的时候,她朝其中一个员工直接寻问,“请问程漓月的办公室在哪里?”

    “您找我们程设计师有事吗?”

    “我是她的客户。”

    “您往这条走廊过去,数到第三间办公室就是了。”女职员不敢怠慢的指引。

    陆雅晴立即勾起一抹冷笑,数着办公室,到了第三间,她隔着玻璃窗看着里面坐着的女人身影,一眼就认出了程漓月。

    她门也不敲,直接推门进去了。

    程漓月正在画图,她以为是唐维维送资料进来了,她头也未抬道,“放桌上吧!”

    然而身后却冷不丁的响起一抹冷笑,“程漓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这道声音令程漓月立即抬头,只见陆雅睛和一个陌生的女孩来者不善的站在她的办公桌面前。

    程漓月的脸色瞬间紧绷起来,眼神也散发着冷意,“请问陆小姐找我有事吗?”

    陆雅睛的目光打量着她这间小小的办公室,嘴角勾起一抹冷嘲,“我嫂子说你在这里工作,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你还真得流落到了这种惨地,成了一名小公司的小职员。”

    陆雅睛的话充满了嘲弄,鄙视,轻蔑。

    好像程漓月在她眼里,是有多么的轻贱不堪似的。

    程漓月冷哼一笑,“我靠自已的本事赚钱生活,  有什么可丢脸的,该丢脸的是你这个大小姐吧!在家里坐享其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什么好得意的?”

    陆雅睛当年就是家里的大小姐,一直向陆俊轩伸手要钱,并没有什么本事,甚至还懒得不像样。

    陆雅睛没想到程漓月一举就戮中她的痛处,她俏脸一变,咬牙怒瞪着她,“你说什么?你一个被陆家扫地出门的人,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别跟我提陆家,你们陆家的人,只会让我恶心想吐。”程漓月气愤出声。

    陆雅睛之前还不相信沈君瑶说,程漓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她算是信了,程漓月果然不是当年那个受欺负一声不吭的女人,此刻,她坐在这里,浑身还透着一种气势。

    “雅睛,和她费什么话啊!你不是说要教训她吗?你说该怎么教训吧!”她旁边的女孩一脸冷笑道。

    陆雅睛的目光突然看到她摆在桌子旁边柜子上的那束巧克力花,她立即冷嘲道,“哟!还不忘勾三搭四呢!还有人送花给你?”说完,就朝花走近了。

    程漓月正坐在办公桌面前,和花隔着一张桌子,她见陆雅睛靠近花,她的心猛然扯了一下,急喝一声,“不许碰我的花。”

    她说不许碰,那么陆雅睛正愁着找不到什么地方下手,她说不许碰的东西,那么她就偏要碰,她立即伸手抱起了这束花,扭头得意的看着气红了脸的程漓月,“这么在意这束花,哪个情人送的?”

    程漓月拳头瞬间紧握,看着她用手碰了这束花,就好像瞬间惹毛她了一样,她忙从办公桌前冲过来想要抢回来。

    陆雅睛见她在乎到这种地步,立即将花往地上一扔,随着,她一双高根鞋直接朝花束狠狠的踩了两脚,巧克力滚了出来,踩碎了几颗,还有那洁白可爱的粉色小兔子,也染上了灰色的脏污。

    程漓月的心瞬间抽疼了,莫名的,她了有一种疯狂想要撕破陆晴雅的那张嘴脸的冲动,她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