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妈咪受伤了
    第105章妈咪受伤了

    “好吧!”程漓月说完,那端倒是先挂断了。

    程漓月眨了眨眼,鼻子不由的酸酸的,好像有了某种委屈似的,可是,又说不上来,她受了谁的委屈。

    四点二十,保镖的车停在楼下,程漓月坐上车的时候,保镖还关心的问了一句,“程小姐,你额头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弄伤的。”程漓月笑回了一句。

    保镖没在多问,接着她,就去学校的方向。

    程漓月在路上又有些担心,小家伙一会儿看见她这个样子,肯定也得伤心吧!她得说个慌好好的骗骗他。

    到达学校,宫夜霄的指定车辆可以驶进学校的里面接待区,小家伙和几个相同年纪的孩子在儿童城堡里玩着。

    当他看见下车的母亲,立即奔跑过来,“妈咪…”

    小家伙眼尖的看着母亲额头上那白纱布,跑得更快了,“妈咪,你的额头受伤吗?我看看。”

    “没事,妈咪不小心撞到桌角了,只是破了一点儿皮。”

    “那你脸上的抓痕又是怎么回事,谁抓的?”小家伙眼睛雪亮,看出来她白嫩的肌肤上,那几条明显是人用手指甲抓出来的血痕。

    “妈咪不小心抓的呀!”

    小家伙立即心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没一会儿就抽噎上了。

    “不哭不哭,妈咪没事,妈咪一点儿也不疼。”程漓月的眼眶都要湿了,这会儿,她是完全心疼儿子了。

    “是谁欺负了妈咪。”小家伙抽泣着问,心疼死了。

    “没事啦!小宝乖,妈咪一点儿都不疼,明天就会好了。”说完,程漓月抱着他上车,让保镖送他们回家。

    一路上小家伙盯着妈咪的白纱布,那纱布捡得比较大块,所以,在他的眼里,伤口肯定也很大。

    程漓月反而提一些问题逗他开心,让他的情绪放松。

    可是小家伙更在乎的是妈咪的伤口。

    “爹地怎么没来接我?”

    “你爹地下午有事。”

    “那他知道妈咪你受伤的事情吗?”

    “不知道,没事的,不用告诉他。”程漓月干笑一声,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万一宫夜霄追问起来,她怎么交待?因为太在乎他送得一束花,然后撕了一场架?把自已额头磕出了一个血洞?

    家里还有菜,程漓月就直接带着小家伙回家了,程漓月今天出了一身的汁,她急需要去洗一个澡,她朝小家伙道,“小泽,你先在大厅里玩着,妈咪回房间洗一个澡好吗?”

    “嗯!”小家伙听话的点点头。

    程漓月把包放在沙发上就进房间里去了,小家伙看着妈咪进去了,他立即走到她的包面前,从里面拿出了她的手机,然后翻到了琳达的电话号码,走向了他的房间。

    很快,琳达就接起电话了,“喂,漓月,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琳达阿姨你好,我是小泽,我妈咪今天在公司出什么事情了吗?”小家伙稚嫩的声音寻问道。

    那端琳达诧了几秒,“小泽啊!没事,你妈咪没出什么事情。”

    “琳达阿姨,你快告诉我,谁欺负了我妈咪。”小家伙的声音很急切。

    琳达在那端有些迟疑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小泽…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好吗?”

    “琳达阿姨,你不告诉我,那我就只能让我爹地去你们公司查了,要是查出谁打了我妈咪,我一定要让爹地给她好看。”程雨泽稚嫩的童声显出一股气势来。

    那端琳达诧了几秒,看来这小家伙这件事情还真得上心了,她只好告诉他道,“你妈妈今天在公司的确被两个女孩欺负了,但是,你妈妈也打了她们,所以,你不用担心,你妈咪已经没事了。”

    小家伙确定是有人欺负妈咪了,他点点头道,“琳达阿姨再见。”说完挂了电话。

    紧接着,小家伙找到了父亲的电话,拔了过去。

    在宫氏集团的高层一间会议室里,宫夜霄正在聆听着一场半年度总结报告,突然,他桌面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上面是程漓月的名字。

    十分钟前,保镖已经向他报告平安送这对母子回家了,她为什么还打电话过来?

    他拿起手机,贴到耳边,没有说话,想等着对面的女人先出声。

    哪知道他刚接起,那端就传来了稚嫩的声音,“爹地。”

    “小泽?怎么了?”宫夜霄的脸色立即柔了下来,朝台上正在讲解的下属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他修长的身躯起身迈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爹地,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妈咪受伤了。”

    宫夜霄听到这里,剑眉立即一拧,“你妈咪怎么受伤了?”

    “她今天在公司里,被两个坏阿姨欺负了,打伤了额头,脸上也被抓伤了,好可怜哦!”

    “什么?”宫夜霄的俊脸微微怔愕。

    “你快回来照顾妈咪吧!”小家伙恳求道。

    “好!我立即回家。”宫夜霄坚定的回答儿子,随着他回头朝身后的颜洋道,“让他们散会。”

    说完,他便迈步走向了他的办公室。

    小家伙打完电话之后,就把手机放回了程漓月的包里,走进她的房间里,程漓月正在吹干头发,今天她的头发被扯断了好几十根,这会儿头发还有些隐隐作疼。

    程漓月吹干头发,牵着儿子出来,走向冰箱,“小泽,妈咪去做饭了,你今晚想吃什么菜?”

    “妈咪,把爹地的那份一起做吧!”

    “他不会回来吃饭的。”程漓月语气肯定的说。

    “不,我猜他一定会回来,妈咪,你就做到他的那一份吧!”

    “你那么肯定?”程漓月有些疑惑的回头看儿子。

    “嗯!我肯定。”小家伙不敢说偷打电话的事情。

    程漓月有些纠结着要不要做,她想了想道,“还是不做吧!不要浪费米了。”

    小家伙一双大眼睛眨巴了一下,爹地就在路上赶回来,他可以让妈咪等一下下米,他拉着她道,“妈咪,先不做饭,我还不饿,陪我玩一会儿好吗?”

    程漓月也不饿,就担心小家伙饿,现在他说不饿,她就先不做饭吧!等晚一点他饿了,他就会吃多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