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他担心了
    “好,我陪你拼图去。”

    坐在小家伙房间的垫子上,程漓月正好拼完了一副卡通图案,小有成就感,再看旁边,儿子拼得是更复杂的一副图,她勾唇一笑,看着儿子拼。

    突然房门被推开,一抹挺拔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帘。

    宫夜霄的气息略有些急促,他的目光一眼就扫到了坐在地上的程漓月,她高高束起的丸子头,左边的额头上贴着一块几厘米的纱布,果然受伤了。

    “怎么回事?”宫夜霄走进来,目光紧紧的盯住她额上的纱布沉声问。

    程漓月吓了一跳,他怎么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问伤口的事情?

    程漓月看向儿子,有些气恼的瞪着他,“小泽,你是不是背着我给他打电话了?”

    “妈咪,我心疼你嘛!想让爹地回来照顾你。”

    程漓月有些无语,她这一路上都说不用了,儿子还要打电话给宫夜霄,这下好了,她都不知道要不要说了。

    “琳达阿姨说,妈咪和两个坏女人打架了。”小泽抬头回答。

    程漓月更吃惊,小家伙竟然打电话给琳达寻问了,她无语之极。

    宫夜霄蹬下身,盯着她一张白玉般的脸,左右脸颊各两道爪痕还浮现着,宫夜霄剑眉拧紧,盯着她纱布下面的伤口问,“这里严重吗?”

    “缝了三针。”程漓月也不知道哪根弦不对劲,竟回答他。

    “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女人打架而已。”程漓月不想说细节。

    “什么女人?”

    “就是两个找我麻烦的女人。”

    “姓名。”宫夜霄追问下来。

    程漓月抬头看着他,有些惊讶的问,“你要干什么?”

    宫夜霄拧眉道,“让她们付出代价。”

    程漓月立即站起身,伸手拉起他的手臂出了儿子的房门,一直将他拉到了厨房旁边,她才环着手臂道,“谢谢你的关心,但这件事情,真得不用再处理了,那两个打我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

    “什么人?”宫夜霄挑眉问。

    “不管是什么人,宫夜霄,你都不要插手好吗?”程漓月恳求他,这件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你不说,那就让我自已来查清楚整件事情的经过。”宫夜霄说完,伸手虚抚到她的纱布面前,程漓月怕疼的下意识的躲了下,宫夜霄收回手,又将手落在她脸上那四道爪痕,目光凝住一抹冷戾,“不管是谁,必须付出代价。”

    程漓月怔了怔,这个男人就这么在乎她这次受伤的事情?她眨了眨眼,“你今天早上明明在生我的气,为什么还要送花到我办公室?”

    “我这次送得不是花,你又扔了?”宫夜霄的脸色立即阴沉了几分。

    “没扔,打架的时候,踩碎了。”程漓月有些心虚的垂着双目,天知道,就是他这束花引起的战争啊!

    如果陆雅晴不去碰那束花,她根本理都不想理会她。

    宫夜霄眸光又落在她的额头上,“磕到哪里造成的伤口?”

    “桌角。”

    “伤口深吗?”

    “比较深。”程漓月回答完,抬头看着他,“我要做饭了,要做你的份吗?”

    宫夜霄薄唇轻掀了一下,启口道,“今晚不做饭,去外面吃一顿,我请客。”

    程漓月诧了几秒,今天出血太多,她还是有些血气不足引起的头晕,去外面吃那也好,她点点头,“好吧!”

    叫了小家伙,一家三口又下楼了,程漓月换了一件长t恤,随意的拖一双凉鞋,散着头发,额头那一块白纱布,令她无端多了一种病态美感。

    宫夜霄好几次看她,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惊艳,这个女人好像成了一道他永远也看不腻的风景一般。

    陆宅。

    陆雅睛从门外回来,脸上因为涂了药,整张脸油腻腻的,而且,她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怪,因为她屁股那块摔得够疼的。

    “哎哟!我的天哪!你怎么搞成这样?你脸上怎么了?谁抓的?”陈霞从沙发上站起身,看着女儿这张爪痕明显的脸,吓了一大跳。

    “还能是谁,就是程漓月那个贱人。”陆雅睛这次也算是吃足苦头了,从小到大,也没有摔得这么惨过。

    陈霞正心疼的看着女儿如花似玉的脸蛋,被抓出了几条难看的血痕,她立即气得跳脚,“什么?程漓月抓伤你的?你去找她了?”

    “我和小娜去她的,谁知道程漓月这贱人就是一个疯婆子,冲上来就打我。”陆雅睛气得眼眶都发红。

    “那你打她了吗?”

    说到战绩,陆雅晴冷笑一声,“当然打了,我用力推了她一把,她额头磕到桌角了,流了一脸的血呢!”

    “那小娜呢!没帮忙?”

    “她上次才刚做的假鼻子被打歪了,还流鼻血了。”陆雅晴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竟然还有笑意,因为小娜的鼻子一整容,就比她更漂亮了。

    陈霞仔细的看着女儿的脸,“会不会留下疤痕什么的。”

    “不会,医生说只要擦几天药,红肿消下去就好了,但我想程漓月的额头肯定要缝针的。”

    “怎么好端端的打起来了?你也不多带点人,让她这么欺负你。”陈霞气苦的说,她的女儿将来可是要嫁入准豪门的,这脸蛋绝对不能出任何事情。

    “我不就看程漓月桌上有一束巧克力做的花嘛!我看程漓月那么在乎,我就狠狠的扔地上一踩,哪知道她就发疯似的朝我扑来,后面就打起来了。”陆雅睛说完,冷笑一声,“我以后绝对不会放过她的,这笔帐我迟早还要让她还回来。”

    “下次记得多带点人,让别人去对付她,你看个热闹就行了。”陈霞教育道。

    餐厅里。

    气氛不错,食物也很棒,程漓月今天打了一架,胃口都更好了。

    宫夜霄给她点了燕窝补身体,程漓月也不客气放开吃,反正,不是她请客,不吃白不吃,有些小阴暗的思想。

    “妈咪,你要吃一点我的冰激灵吗?”小家伙拿着勺子舀了一小勺递到她嘴边。

    程漓月立即含笑含住,“好吃!”

    小家伙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立即喜滋滋的走向宫夜霄面前,“爹地,你也吃一口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