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他生病了
    第114章他生病了

    “是我自作多情,还是你逃避内心?”宫夜霄拧着眉质问。

    程漓月看着他,“…算了,不跟你聊了。”

    “程漓月,正视自已的感情,就有这么困难吗?”宫夜霄蓦地扣住她的手腕,想要逼她承认对他的一丝好感。

    程漓月的心猛然一颤,抽了抽自已的手,“你想多了。”

    “是我想多了,还是你不敢承认?你分明对我有意思,却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难道承认喜欢我,有这么丢脸吗?”宫夜霄冷嘲一声。

    程漓月羞愤的抬头看他,“你真得想多了,我昨天早上只是冲动了一些,和你想得完全不一样。”

    “那为什么因为花被踩碎了,你会动手打人?”宫夜霄继续逼问这个问题,她还没有正面回答。

    程漓月要晕了,这个问题她真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当时,她的确很愤怒陆雅睛毁掉那束花的行为,但仅仅是因为花是宫夜霄送的吗?她真得不知道。

    “很晚了,我要睡了。”程漓月说完,挣扎着手,就要回房间睡觉。

    然而她的手还没有抽出来,身子就被男人直压到了沙发上。

    程漓月想要惊呼一声,男人狂风暴雨般霸道而强势的吻,突然朝她袭卷下来。

    浓郁的男性气息,直涌她的四周,令她脑海里一片空白。

    男人对吻,似乎已经有了一套丰富的经验,即便她牙关紧咬,他也有办法撬开,最后,吞卷她的舌。

    程漓月要疯了,双手胡乱的想要推开他,这个男人疯了吗?谁允许他这么吻她了?

    然而,男人有些懊恼,伸手将她两只乱推的小手一握,一拷。

    这下,他就可以好好的吻她了。

    程漓月气死了,她的身体开始扭动,腿又开始乱踢。

    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只能让男人吻得更深,压得更紧。

    汹猛而强烈的吻,让程漓月压根没有什么抵御之力,躲不开,挣不脱,她就像是一只被困的动物,眼睁睁的被这个男人强势的囚禁着。

    心里紧绷着一根线,处于随时要绷断的地步。

    她的身子发软,明明对这个男人的吻抗拒的,可是,为什么,这会儿,她的身体却涌出了一种亢奋和悸动?

    程漓月更加要疯了,这个男人太可恶了,故意让她陷入这么狼狈和无助的地步。

    她怎么会不反感他的吻呢?她该反感u>陌。br />

    唇上,依然是男人缠绵的吻,只是没有刚才的强烈,而是变得温柔,呼吸粗重的洒在她的唇间。

    他轻轻的吮了一下她的唇瓣,松开她,微微抬高了一些头,看着她。

    程漓月这会儿也是胸口起伏,呼吸急促,她长睫乱颤的眸,看到了男人眼中令她心惊肉跳的**,她猛抽了一口冷气。

    “宫夜霄,不要让我恨你,快放开我。”她骤然冷静启口,这个男人已经狂乱不理智了,如果她不冷静,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真得不敢想像。

    “除非你承认喜欢我。”宫夜霄低沉而霸道的命令。

    “你强迫我承认喜欢你,对你来说,有意义吗?”程漓月觉得这个男人做事,都太强势了,连这种事情都要用上威胁和逼迫的手段。

    “有。”男人倒是干脆。

    程漓月已经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了,而且,又怕他再次吻下来,她将小脸一撇,“好,我承认我喜欢你,行了吗?”

    宫夜霄虽然得到了一句不甘愿的表白,但是心情还是好了不少,他松开她的手,眯着眸问,“弄疼你了吗?”

    “废话。”程漓月突然气恼反驳一声,大步回她的房间去了。

    今晚,实在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夜晚。

    然而,对于男人来说,今天,却绝对是一个失眠的夜晚,他浑身似火,却也无可奈何。

    只能回房间,冲了一遍又一遍的凉水来消火。

    程漓月在房间里,也一时难于睡着,脑海里都是刚才宫夜霄对她说得那些话,还有,他竟然主动的找到了陆雅睛了解这件事情,他为什么如此在意?真是为了她吗?

    曾经,陆俊轩对她的感情,也是甜蜜幸福,各种温柔又霸道的攻势,可最后,狠狠的捅了她一刀,令她偏体鳞伤,所以,现在,即便宫夜霄对她也不错,可,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

    她真得没办法再天真的相信一个男人对她的好,对她的爱,是真的,而不是,具有目地的。

    宫夜霄对她好是为了什么?

    想了半夜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她倒是困得睡着了。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程漓月只休一天假,所以,今天她还是必须去上班的。

    打开房门,就看见宫夜霄的房间还开着,小家伙的房门也开着,程漓月看了一眼,小家伙不在,难道在宫夜霄的房间里?

    她往房门口一看,就看见小家伙正在宫夜霄的床上躺着,而宫夜霄没有像以往一样准时起床,将小家伙搂在怀里,两父子打算继续睡着。

    “小泽,该起床上学了,怎么还赖床?”程漓月朝小家伙道。

    “爹地还没有起床呢!我陪爹地再睡一会儿觉。”说完,小家伙一搂,搂着父亲,没一会儿,闷出一句话来,“爹地,你的身体为什么这么热呀!”

    程漓月的心立即咚了一下,她不顾宫夜霄只着一条内裤躺在床上,她走过来,只见男人一双黑幽幽的眼睛盯着她,看不出情绪。

    程漓月伸手往他的额头上一探,竟然是发热的迹像,她吃了一惊,朝他道,“你等一下,我拿体温表过来。”

    程漓月拿了一个红外线体温计,只需要额头轻触就好,她在宫夜霄的额头上轻点一下,立即量出一个温度,三十九度二。

    “你发高热啊!”程漓月要吓死了,这个男人好端端的怎么发烧了?

    天知道昨晚宫夜霄淋了半个小时冷水之后,又把空调调至到二十度,还不盖被子,身体再强,也经不起他自已这般折腾,再说,自从和程漓月居住在这里,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冲冷澡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