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他的帮忙
    第135章他的帮忙

    晚上九点,宫夜霄照例给小家伙洗澡,有了一个男人在家,好像氛围就是不一样了,莫名的,她的心好像也安定了不少。

    程漓月回房间完成她的画稿,现在她的房间里的桌子上,推满了她的画稿,她坐在有些凌乱的桌上,埋头工作。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

    程漓月回过神来一看时间,十点了,儿子睡了吗?

    她放下笔,起身出门,就看见儿子的房门关着,而大厅里也留有一盏灯,宫夜霄像是也回房间了。

    程漓月还是不放心的推开了儿子的房门,昏暗的小灯下,小家伙睡得又熟又沉,程漓月笑着走过去,仔细的端祥了一会儿出来。

    准备回房间再继续工作,推门刚进去,就看见她的床上不知何时躺着一抹高大的身躯,程漓月吓得呼吸一窒,宫夜霄跑进她的房间干什么?

    “还在工作?”宫夜霄枕着双手,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程漓月皱了皱眉,坐到桌前,朝床上躺着的男人道,“你可以回你房间去吗?”

    “你工作吧!我不会吵你。”宫夜霄说完,侧翻了一个身,好像准备睡觉。

    程漓月有些无语的看着他,就算他不吵她,可是他睡在她的床上干什么?

    “你回你自已的床上睡觉。”程漓月坚持赶他。

    “我最近失眠的很厉害,我发现睡在你身边,能治疗我的失眠,所以,今晚,我会睡在这里。”男人侧着身,有些闷闷的说。

    程漓月无语的看着他,他这是把她当成了治失眠的药啊!可是,介于这个男人的可恶和危险程度,程漓月是真得不敢和他同床共枕。

    “不行。”她继续坚定立场。

    “那你有本事就把我抱回我床上去。”男人耍无赖了。

    程漓月还真是拿他没办法了,只好抱着画稿出来大厅,他想要睡,就让他睡吧!反正,她今晚睡沙发。

    程漓月出来了,宫夜霄倒是没有再出来,程漓月画到了凌晨十二点,过了这个时间,她就犯困了,眼睛酸涩,握笔都没力气了,她干脆收拾了一下,从儿子的房间里拿了一条备用的小毛毯出来。

    往身上一盖,她就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宫夜霄睡在她的床上,睡了过去,只是半夜他转身伸手触向身边的时候,发现是一片空的,他才不由惊醒了过来,原来这个女人还真得没有睡床上。

    他皱了皱眉起身下床,步出房门,不出所料的,她睡在沙发上。

    蜷缩着身子,盖着儿子的卡通小被子,一张干净白晳的面容在灯光下,恬静,安祥。

    宫夜霄没好气的轻叹一声,伸手自她的腋下和膝下一搂,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程漓月惊吓得睁开了眼睛,本能的伸出了手臂抱着他的脖子,她一双睡意惺忪的眸,直直撞上男人清醒的墨眸。

    “你…你放我下来。”程漓月一边被睡意折磨,一边却掂记着自已的安全。

    宫夜霄低斥一声,“别闹。”说完,抱着她就到了她的床上,将她放下。

    程漓月急忙想要坐起身,男人大撑按住她的细肩一压,他低语出声,“睡觉,我不碰你。”

    程漓月眨了眨眼,狭长的眸子在半睡半醒之中,就像狐狸的眼眸一般,无端的泛着一丝妖艳的气息,宫夜霄的墨眸倏地黑沉之极。

    程漓月侧了一下身,她是真困死了,没力气和他闹了,即然他保证了,她就相信他。

    宫夜霄见她侧身睡着,他暗暗的吁了一口气,碰上这个女人,他的身体好像自动的起反应了。

    是不是越得不到的东西,越臊动得厉害?

    宫夜霄没有再她的床上睡了,而是回到他自已的房间,他不想再自找罪受了。

    清晨。

    今天星期六,程漓月答应带小家伙去游乐场玩,宫夜霄刚回来公司还有事情需要他处理,他就不过去了,但是会随时让派两个便衣保镖跟着她们。

    程漓月带小家伙在游乐场玩到了下午四点多才回来,亲子时光,是最放松,  最开心的,程漓月牵着儿子中午吃了顿大餐,两个人都玩得十分满足。

    星期天,宫夜霄的父母即将离开,他带着孩子过去城堡玩了一天,程漓月则没有过去。

    星期一早上。

    宫夜霄送母子两出门,把小家伙送到学校之后,宫夜霄送程漓月去公司。

    在路上,他才想起一件事情,“你要我查五年前陆家的股东名单,到底是因为什么?”

    程漓月扭头看向他,有些焦急的问道,“你查了吗?”

    “查了,一会儿我会让我助理送给你,但是,我要知道原因。”宫夜霄的目光坚定的看着她。

    程漓月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立即紧握起来,双眸也露出一抹怨恨道,“我查这个,是关于我父亲当年的车祸,我怀疑那起车祸不是意外,是人为。”

    宫夜霄是何等精明的人,他眯紧了眸道,“是不是陆俊轩告诉你的。”

    程漓月惊讶的扭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上次你们一起吃饭,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宫夜霄挑眉再问。

    程漓月点了点头,“是,我见他,主要是为了知道我父亲的事情。”

    宫夜霄拧紧剑眉,对于上次对她所说的那些狠话,他眼底闪过一抹懊恼,是他误会她了。

    而这时,程漓月的公司已经到了,她朝宫夜霄道,“你助理什么时候把资料送给我?”

    “一个小时之后。”宫夜霄应了一声。

    “谢谢。”程漓月朝他客气的说了一声,推门下车。

    宫夜霄看着她下车的身影,想要对她说一句抱歉,可素来高贵的身份,令他对道歉十分不在行,程漓月已经转身离开了。

    他收回目光,思索了几秒,拿起了桌旁的手机拔通了,“颜洋,你现在在哪?”

    “刚到公司。”颜洋的声音传来。

    “带上我让你查的那份资料,现在下楼,跟我出去一趟。”

    “好的。”

    宫夜霄踩下油门,跑车驶向了旁边的公司出门口。

    宫夜霄眉宇并没有放松,他想到陆俊轩竟然找着这种借口约她,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这个前夫想要兔子吃回头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