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宫老爷子整事
    第147章宫老爷子整事

    “夜霄,别怪爷爷太残忍,也别怪爷爷无情,我们家族就像一个古代帝国,为夺最高的那把椅子,殺兄殺父的也不少,你叔叔两个人安分守已到老也就罢了,我年纪已高,半个身子已经入棺材了,我担心是你,我这一老了,你父亲那边帮不了你,你只能靠自已,你对付不了那么多人。”宫老爷子有些干枯的手握住他的手,苦口婆心的说出了这么多话来,眼神里更透着期盼和瞩托。

    宫夜霄看着爷爷,一时心绪复杂,原本想要说的话,也都咽了下去。

    “爷爷,您别担心,公司交给我,你只管放心。”宫夜霄坚定的回答。

    宫老爷子点点头,十分信任的看着他,“交给你我放心。”

    “爷爷,你只管保重身体就好,任何事情,我会处理。”宫夜霄说完,看了一下时间,“公司还有一个会,我先走了。”

    “好,去吧!”宫老爷子让他离开。

    宫夜霄一走,管家便抱着一份资料过来,还把他的老花镜给递上,“老爷子,您真得不想告诉少爷吗?”

    “哎!这孩子自尊心强,而且要面子,如果给他相亲,他肯定不肯的,现在,只有让我来替他选一个合格的妻子了,选好了,就让那女孩自已来找他吧!年轻人,更特别点的相遇更有激情。”

    说完,他戴上了老花镜,拿起了第一份资料,一旁的管家说道,“这一些,全都是我收集的全球东方家族富家千金小姐的资料,选了十个女孩,老爷子您慢选。”

    “你说,我选了,她们会喜欢我家夜霄吗?”

    “老爷子,您只管选就对了,我觉得我们少爷一定会让她们喜欢的。”

    “也是,我的孙子优秀又英俊,没道理不喜欢的。“宫老爷子自信的说完,便拿起来选了。

    傍晚四点半,宫夜霄正好绕到了学校把小家伙接到了公司里,他把一个会议推到了五点,在会议上,他把小家伙也放进了会议室里,给他单独一个座位,让他自已看书。

    程漓月接到了颜洋的电话,说孩子已经接回来了,程漓月也放心了。

    她交了两份稿子,琳达十分满意,朝她竖起了母指,“漓月,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不过,我们公司的订单是越来越多了,我会分散一些让别人来设计,你加油,这个月的奖金给你翻了两倍。”

    程漓月一听加工资了,立即眼神亮了起来,“真的?”

    “真的,到时候工资到帐你就知道了。”

    程漓月不由苦叹一声,撑着小脸道,“哎,我们拼死拼活赚的钱,一年也就只够给人家有钱人当一顿早餐钱。”

    “谁得早餐这么贵?”琳达好奇的问。

    “还能是谁,宫夜霄。”程漓月哼道。

    “人家那是超级富豪,你就别埋怨了,哦!跟他生活在一起,你尽量花他的,自已的钱留着。”琳达给她指点道。

    “我想花啊!可我连他一顿早餐都请不起,我就平常买买菜什么的。”程漓月有些丧气。

    “好了,你的工资在公司里,也算多了,咱不比富豪,比平常人的生活,还是可以的。”琳达拍了拍她的肩膀,“万一你什么时候嫁给宫夜霄呢?你一下子就走上人生颠峰了。”

    程漓月顿时激灵灵的抖了一下,若是换以前,她肯定直接反驳,才不嫁,可现在,话到嘴里又咽了回去。

    嫁人这个问题,不再那么排斥了,其实程漓月想过,如果给小泽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有什么不好的?只要宫夜霄愿娶,他上次说过了,她愿嫁,他愿娶。

    她甩了甩脑袋,感觉现在想这件事情好像过早了一些。

    “琳达,你为什么不嫁人了?”

    “我享受单身,自由,不受约束。”琳达笑道。

    程漓月倒是理解她,琳达儿子大了,加上步入四十岁的年纪,人缘好,朋友多,每天也不寂慕,就这么玩到老,也是一种选择。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旁人无能干涉,也干涉不了。

    五点半,又接到了颜洋的电话,“程小姐,宫总让您到门口等,他的保镖会来送你去吃晚餐。”

    “他人呢?”

    “他还在开会。”

    “我儿子呢?”

    “小少爷也在会议厅里玩。”

    程漓月听完,不由好笑,宫夜霄这是真得打算提早培养她儿子继承他的公司吗?才三岁半啊!会不会太早了点?

    沈家,沈君瑶陪着母亲和一群富太太玩完了麻将回家,沈君瑶手气好,替沈母赚了一笔,金额都快过百万了。

    富家太太的赌局,一般人玩不起。

    沈家倒是有这个资本。

    沈母一回家,才有空问女儿,“刚才不是玩得很开心吗?怎么一回家又沉着脸了。”

    沈君瑶刚才在麻将桌上风光无限,倒忘了来找母亲的事了,此刻,她将包一扔,一张脸色透着怨气恼火道,“有个人让我烦死了。”

    “谁得罪我的宝贝女儿了?”沈母立即上前寻问。

    “陆俊的前妻程漓月,她回来了。”

    “什么?那个被扫地出门的女人又回来了?”沈母立即一脸嘲讽,语气全是瞧不起。

    沈君瑶立即委屈的扁着嘴,“就是她,她一回来就勾引俊轩,把俊轩的心都勾走了,还各种羞辱我。”

    “什么?她竟然敢这么做?她还有什么本事勾引俊轩?”沈母倒是想不通了。

    一个当年一无所有的女人,回来,不也是一无所有吗?能发达到哪里去?

    沈君瑶有些愤怒道,“妈,你是不知道,她现在成了珠宝设计师,有点能耐了,而且,还生了一个私生子。”

    “这种女人,俊轩还会搭理她干什么?”沈母觉得女婿看不上才是。

    “可问题就是,俊轩还主动的联系她了,还请她吃饭,你就不知道她在我面前有多嚣张,我才去找她,她转个身就跟俊轩告帐了。”沈君瑶说完,在母亲面前,她也不装了,内心的委屈和怨恨全露出来了。

    沈母立即心疼的搂着她,安慰道,“瑶瑶,别担心,妈妈来收拾她。”

    “妈,你要怎么做?”

    “妈妈有妈妈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